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阴阳怪谈东逃

2021/6/11 21:44:18 作者:一介书生oO 来源:黑岩网
阴阳怪谈
阴阳怪谈
作者:一介书生oO来源:黑岩网
下载客户端,查看完整作品简介。

许久,双手沾满鲜血的秦峂面色铁青,对身后各大家为首几名修士冷声说道:“各位家主,我看大家务必要倾尽全族之力,四处搜寻,剿灭沈家余孽,以绝后患!”

“秦道兄说的对!不如由我们庆安四大世家牵头组成修士大军,共同追剿沈家余孽!”

“如此甚好!”

“事不宜迟!这就命人出发!”

声势浩大的修士大军从庆安城中开动了,原本热闹的城池一下子变得冷清起来,一连多日都没有下雨,来冲刷掉满城的血腥,似乎老天也在为沈家神伤,终日阴霾。

支撑了一千多年的沈家大院还是疲惫的倒下了,砖石碎瓦中还能看到一抹深蓝色的衣袍随风吹动,永远守护着这里。

而沈家祖宗祠堂想必是被千叶真人布下了什么高明禁制,在千秋大阵运转的那刻,就被突然出现的青光包裹住了,所有的灵湖境修士都试过,但没有一人能打破禁制,只好派人盯着,就像他们之前命人盯住沈家一样。

在庆安城东部的一片密林当中,老仆王前看到银发老妇面无血色的样子,担忧的说道:“馨长老,你已经携带我们主仆二人飞行了一整个时辰了,还是停下来歇息吧。”

“是啊,馨婆婆,我们已经飞了一百多里,就先落在这处山林让你休息一下吧”,少年沈尘看到老妇竭尽全力的御剑飞行,也是于心不忍,连连说道。

银发老妇转头凝望着沈尘,眼底有些复杂,叹了口气,道:“那我们便在此停留一会,待我恢复灵力再行赶路。”

老妇指尖一点,飞剑带着三人向林中飞去,缓缓下落,刚一落地,老妇忽然感到眼前一黑,往一旁栽了下去。

“馨婆婆!”沈尘大惊,一步跃下,紧紧搀扶住老妇。

“馨长老!没事吧?”王前也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巴掌大小晶莹剔透的玉瓶,凑上前去。

老妇缓了一下,幽幽的说道:“不要担心,我并无大碍,只是急火攻心再接连带你们二人赶路,灵力透支的厉害。”

王前从玉瓶中倒出一粒黄豆大小,米白色的丹丸,送到老妇面前,道:“馨长老,快服下回灵丹,调理一下。”

老妇吞下丹丸,盘腿坐在地上,运转功法,消化药力。

只见老妇静坐如山,可从她背后细细望去,隐约能看到六道手腕粗细的浅色白烟,像小河一样,从天上流淌下来并于老妇身前汇成一片灵气浓郁的湖泊。

一点一点被她吸纳入体内,这便是修士常说的引灵入体了,只不过老妇乃是灵湖境的修士,牵引吸纳起来比那引灵境小修士强上太多。

引灵入体就是将一道又一道的灵气从天地之间吸入体内,并按照功法运转,借助灵气在丹田之中开辟灵河,灵河越宽,吸纳灵气也是越多。

同样吸纳灵气多了,又反过来进一步开拓灵河,相辅相成。

引灵境修士正是如此,不断牵引,不断修行,开辟一条又一条的灵河,再将众多灵河融汇贯通,最终形成体内灵湖,一举跨过天堑成为令人羡慕的灵湖境修士。

当然随着灵河变宽变多也不全是个好事,河流宽了、水量大了就会变得更加汹涌,更加难以控制,加大了将其融合的难度,导致无法汇成灵湖,痛失仙缘。

反之,灵河太窄太少,灵力匮乏,达不到门槛,连融合成湖的机会都没有。

看银发老妇同时吸纳六道灵气的样子,想必是开辟六条灵河之后修成的灵湖境修士了!

灵湖境修士对于现在的沈家,每一个都是至关重要无比珍贵的存在,在刚刚沈明修死后,算上老妇在内,也不过只剩下两位了。

而另外那位早在五年前,也就是从沈尘父母失踪的那时开始,便被沈明修暗中派出,一路颠簸,跨越大半个中州,前往遥远的东海岸重建沈家,随时准备接应逃难过去的沈氏族人。

之所以选在东海岸,一个是足够远,远离庆安城仇敌眼线,另一个是这里乃是沈家老祖千叶真人的发家之地,也是为了图个吉利。

银发老妇名叫沈明馨,与族长沈明修乃是堂兄妹的关系,也是目前沈家唯一能调动的灵湖境修士了。

昨日听到大兄妄想同归于尽的举动,老妇是一百个不同意,执意要顶替沈明修去操控大阵,替他而死。

奈何沈明修心意已决,状若癫狂,早已私下里炼化了千秋大阵的阵盘,除他之外,无人可以再控制阵法。

沈明馨无可奈何,这才流着泪水答应,并与沈家最忠心耿耿的老仆王前共同护送沈尘,前往东海,重建沈家。

服下回灵丹没过多久,沈明馨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呼吸也变得平缓有力,看来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老仆王前略一咂舌,惊讶道:“灵湖境修士吸纳灵气的速度当真比寻常引灵境修士快上十倍也是不止。”

王前本是乡野猎户的儿子,原来应该平凡的度过一生,这辈子都和修士扯不上边。

可是他儿时遭遇大难,父母双亡,侥幸被路过的沈明修、沈明馨等人救下,带回庆安城沈家收留,从此成为一个杂役仆人。

可能也是老天可怜他的身世,在为沈明修端茶倒水伺候起居时,被眼光毒辣的沈明修察觉到了一丝微乎其微的灵气,萦绕在王前身边。

那丝灵气弱到普通的修士根本发现不了,也就是沈明修修为高深,在灵湖境中远超同辈,才有此等眼力。

等到沈明修仔细查探了一番后,摇了摇头,闭上眼睛不再说话,随手丢给他一本粗浅的修行法门,便让王前退下了。

王前当时年龄虽小,但也是个机灵的孩子。

他看到那本随手抛来的功法,还是猜到了自己应该也有机会成为和沈明修一样的大仙人,驾驭仙剑飞来飞去,风光无比。

当即又是叩头道谢,心中欢喜溢于言表,将那本封皮有些破烂的《火蛇术》小心翼翼的揣到怀里,生怕再让书本受到任何损伤。

至于沈明修失望的表情,他虽然看在眼里,但并不放在心上,想来家主应该是看自己天资愚笨,以后不会有什么成就吧,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能从虎妖爪下活下来,现在又有的吃有的住,还有机会学习仙法,已经好的不得了了。

王前满脑子都是幻想自己以后的潇洒模样,两只小手在空中比划着,模仿那天沈明修御剑飞行的姿态,傻乎乎的咧嘴笑着,快走出屋门,身子一趔趄,差点被门槛绊到,摔他个脸朝天狗吃屎,待站稳之后,又是蹦跶着离开了大院。

听着王前渐渐走远,一直沉默不语的沈明修突然睁开眼睛,望着他离开的方向,愣愣出神。

好像曾经也有一个孩子就在这座院子里,满心欢喜的从父亲手中接过人生中第一本修炼功法,那天他笑的比王前还灿烂,走的样子也更加的得意忘形,好是欢快…

“呼”,老妇吐出一口浊气,从地上站了起来,道:“我已经完全恢复了,王前、小尘我们即刻再出发吧,尽快将你们送到安全的地方安置下来,之后我再赶回去接应一下其他逃出的族人。”

沈家族人一百出头,少则二三人、多则五六人一组,趁庆安城大乱之时,分别从各个城口向东逃窜。

第一个目的地正是庆安城东方一千两百里的又一座大城——怀广城,也是沈尘三人现在要去的地方。

三人就这样飞飞停停,一日功夫已经走出了差不多三百里地,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

沈明馨在密林深处找到了一片遮风挡雨,地面干燥的好地方,招呼少年坐下,生起火堆。

柴火一阵劈啪作响,温暖的火光倒映在沈尘还有些稚嫩的脸上,这一天对他这个少年来说发生了太多事情。

沈尘随手添几把枯枝落叶加入火堆,他从肆意摇摆的火焰当中好像看见了几道身影。

有父亲在教导他练剑,有母亲在替他拭去汗水,有大伯在挠他痒痒,有明全长老咽下最后一口气,还有一个身穿破旧深蓝衣袍的癫狂男子。

心中阴霾就像无边的漫漫黑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将天空铺满,还时不时刮起一阵凌冽的寒风,将那鲜活少年变得死气沉沉,给原本无忧无虑的年纪加上了千斤重担。

“小公子,你看我逮到了什么!”老仆王前的声音从少年耳边传来,将他从失神中唤醒。

王前笑呵呵的举起两条一尺多长的大鱼,腰间还别着一个鸡头,他满脸的皱纹挤成一团,连眼睛都看不到了,活像是行走的肉包子。

沈尘“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站起身来想要接过王前手中的大鱼,可那大鱼全身光滑,一个不注意就从少年手中滑出,掉在地上。

引得三人一阵大笑,一股少年人本该有的活力光芒,从沈尘身上散发出来,那是由内而外发自内心的快乐,将黑夜,将阴霾在这一刻通通照的透亮。

王前不愧是猎户的儿子,捕鱼抓鸡的技巧一点都没有生疏,就连清理烤制都是熟练的很。

酥脆的烤鱼,喷香流油的烤鸡,还有那轻松的笑声,让三人忘却了今日的悲伤,放下了明日的烦恼。

夜已深,少年与老仆已是沉沉的睡去,沈尘嘴角还有着一抹笑意,看来做了一个不错的美梦。

老妇沈明馨盘腿坐在火堆前,修为早已臻至灵湖境的她就是数日不睡都没有关系。

她偶尔起身添几根柴木,为少年盖一盖褪到半腰的衣物,又继续打坐吐纳,静待着第一缕阳光的升起。

这一夜似乎格外漫长,天空渐渐下起了小雨,老妇眉头一皱,抬头望天,伸手掐动指节,打出一道法诀。

一道薄薄的水幕将三人包裹,不让雨水侵袭半分。

凝聚水幕虽然耗费灵力不大,但需施法之人一直分出心神维持,时间久了对灵力与心神都是一种负担。

小雨淅淅沥沥下了一夜,终于在天明之际,停了下来。

老妇这才收去水幕,捏起一枚丹丸吞服下去,抓紧时间恢复灵力,一会又是新的一天,又要连续赶路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开局夺舍红云摸骨

    我正纳闷,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从病房里走出来,她看起来七十多岁的年纪,精神奕奕,看起来很硬朗。那几人略带焦急地问道:“请问袁依依大夫在吗?求求她救救我爹!”老奶奶看了一样木板床上的老人,安抚道:“你们别着急,我孙女出去给人看诊了,马上就会回来了。”这老太太的声音像是砂纸磨的一样难听,我不由得多看了几

  • 无上时空仙尊之第四章(4)

    她三两步走过来,问:“出什么事了?”白小纯的经纪人认识苏仪,顿时露出有些熟稔的笑容来:“是这样,小纯她嗓子肿了。我和总策划商量着取消她唱歌的环节。”“嗓子怎么肿了?”苏仪关心的问道,“这可不是小事。”白小纯的经纪人有些尴尬,很多事情看破不说破是一种智慧。苏仪是个聪明人,偏偏让她有些下不来脸。白小纯的

  • 玄幻:开局成了帝皇侠在线阅读第5节

    秦秦秦璋?秦舒然感觉自己的头发都要竖了起来了。结合刚刚这妖叫自己主人的情况,秦舒然丝毫不怀疑他的秦这个姓氏到底是来自哪里。姬辰危险的看着他:“为什么姓秦?”秦璋理所当然的回答:“璋是主人的血点化的,自然跟主人一个姓氏。”姬辰冷笑:“你怎么知道然然姓秦!”竖耳倾听,姬辰问的当然也就是秦舒然想要知道的。

  • 老太太修仙传[穿书]之有“味道”的男同学(5)

    星期二的早上,陈一帆照例让司机把车停在一条小路上,他从那下车,走一段路到学校。同学们大多骑车,他不愿意让人看到他有专车接送,显得自己与众不同,那太高调。他是个低调的人,起码主观上是,尽管客观上他在这所学校里一直是相当高调的存在。学霸,男神,校草,都是他的标签。其实陈一帆也想骑车,但不现实。他家住在开

  • 圣墟魔神在线阅读得想办法混进去

    “啊……哦……”古九躺在床上,全身都无法动弹,时不时骨头还发出响声“别动”“哦”古九静静的躺在床上,他不知道自己身体是啥样的,好生憋屈在这期间孙策和周瑜来看过他,孙策和周瑜当时都表达了歉意,古九也没怎么介意就这样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了,距离那个时间也是越来越快了,古九已经可以下床了,看着自己的身体恢复的

  • [综]大神们的朋友圈阵法

    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给司机报了一个地址之后,秦风就闭目养神起来。不知过了多久,秦风睁开眼,见得车已经停在了一个城中村村口的牌坊下,秦风给了钱下了车。进了城中村,秦风走走停停,看着周围这些熟悉的景物,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上一世的记忆中,这里过不久就会发生一件大事,足以影响这里许多人的后半生。但是秦风来

  • 修仙从宗主开始第四章在线阅读

    他的目光在闻雪朝身上停顿了片刻,还未等闻雪朝回过神来,便马上移开了。大太监阮公公宣读完靖阳帝的口谕,吩咐身后的小太监们将新的案几和籍册搬进上书院。打点好一切,阮公公向初来乍到的五皇子恭敬道:“殿下有事就随时唤咱家,陛下和昭仪娘娘挂记着呢。”五皇子身着一袭玄黑色的外袍,俊秀的五官棱角分明,身上散发着超

  • 九五浪子在线阅读第一章

    在浓雾环绕的山谷之中。“寻灵子,你已经走投无路了,把印交出来,我们看在还你也是受到异宝蛊惑之下最多把你羁押到刑堂,你最多被判三十年监禁,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哪怕你师父曾经为门派做出过再卓越的贡献,也保不住你。“两位穿着橘黄布袍的男子在飞速的追击之中一边劈开拦路的怪藤一边朝着山林尽

  • 我融合了欢喜第五章在线阅读

    白灵月脑海里浮现一张祸国殃民的脸,他?“他人呢?”灵力测试结果她还不知道,,那人答应教她修炼的,不会反悔了吧。逍遥笑笑:“他说有点事,应该是为了你吧,别担心,他明天早上应该就能回来。”,白灵月抽了抽嘴角,谁担心他了,,“你还有什么其他的事吗?”,,逍遥愣了几秒,,这姑娘还真,,都不客气一下,这脾气倒

  • 我心无畏第三章

    宇智波风息压根就不清楚广津柳浪是怎么想的。但站在他身后的太宰治,明显是自己要保护且必须发展成朋友的对象。而眼前这位,虽然看上去很和蔼、但是身上血腥味很重,甚至是带着一群黑帮小弟过来仿佛砸场子一般。孰轻孰重,该选择谁,傻子都懂。宇智波风息呼吸一顿,抬起手做了个对立之印。“那么,我要上了。”原本还想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