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锦鲤少女撞鬼日常之阴冷校草(1)

2021/6/11 22:26:44 作者:七月阿梨 来源:晋江文学城
锦鲤少女撞鬼日常
锦鲤少女撞鬼日常
作者:七月阿梨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预收—《人人都爱啵啵虎》边啵啵穿越了,成了星际星球第一只小老虎!奶凶奶凶的小老虎拥有强大异能,会喷火,还能飞,超级霸气有没有!霸气的小老虎一上战场就把强大的虫族烧的哭爹喊娘,惨到不行。小老虎因此收获了一群星星眼小弟,被一众迷弟迷妹宠上了天。某日,闲逛的小老虎遇见了一位威风凛凛的元帅。面对气场强大的元帅,小老虎面露凶光对着元帅咧嘴:看本王凶残的血盆大口,就说你怕了没?!绒毛控的元帅:好可爱的小家伙,本将军想把你抱起来亲亲抱抱举高高!小老虎:......T^T,你给本大王等着,等本大王长大了,哼

江甜追上蒋飞,死命抱住他的腰往外拖。两人磨蹭着,周围瞬间安静了。

“杜少,人姑娘似乎不喜欢你啊。”酒吧里有昨天打蒋飞的人在,大家都知道那点事。

杜尧脸上挂不住,站起来要走过去,被人拦了下来。包厢里走出一个人,梳着大油头,西装革履的。人堆立刻让出条路,把打头的位置让出来。

“龙哥,怎么亲自来了?”杜尧见他,也不敢造次。

“怕你出什么事,没法跟你爸交代。”

江甜明显感觉蒋飞身体僵了一下,她打量四周,发现酒吧似乎是包了场子,没人,也没音乐。

这就是个套,也就蒋飞明知道还往里跳。

龙哥看着他们,笑笑,“杜尧,小孩子闹闹就算了,感情的事别强求。”

刚才江甜抱着蒋飞,谁看不出来怎么回事。

杜尧强压着火,“甜甜,你过来。”

这算怎么回事么!

江甜没动。

“你他妈过来不过来!”

别说见过蒋飞把杜尧摁在地上摩擦时,这货的怂样了,就按他这为人,江甜除了鄙视,还真没别的。

龙哥不想让事情闹大,“杜尧,向你爸学学,别为了个女人丢身份。”说着看了眼蒋飞。

蒋飞始终没说什么,淡淡的从兜里掏出包烟,取出一支咬嘴里,悠悠道:“有事快说。”

论装逼,江甜只服蒋飞。

龙哥摆摆手,“小孩子过家家,姑娘不跟你就算了吧。”

在杜尧的心里,江甜之前就是个骚浪贱,能劈腿跟他,就能把腿再劈回去。但当着龙哥的面,也不好发作。

龙哥发话:“你俩走吧。”

得嘞!龙哥龙哥!正义一哥!

江甜狂喜,可杜尧怎可罢休。

“不行不行,女人的事先不说,我今天找他来是为了钱的!蒋飞欠我钱,必须要还!”

咋从感情纠纷变经济纠纷了?!!

杜尧笑,“她妈的棺材钱是我家出的,你们说他该还不该?”

周围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想还有这档子事。

蒋飞走到一边靠着墙,目光深寒,“你们商量好,怎么搞。”

看来是真的了,怪不得他会来。

江甜莫名心里发涩,走到蒋飞身边,陪他站着。

“欠多少,还就得了。”龙哥拍拍杜尧肩膀,“嗯?给我个面子。”

江甜听到蒋飞轻笑,抬头看他。一米八出头的个子,架子大,没多少肉,清瘦一个。下巴弧线冷冽,单眼皮看起来很薄情,垂下的时候有点内双,又有些温柔。

她不是颜狗,看多了却也觉得这人是好看的,心里总觉得异样。

杜尧跟龙哥掰扯的声音传了过来。

“八千!买墓地的钱,就市郊山上的小陵园,最差的位置都买不起。”

“我们家出的,他凭什么不还,没长利息已经很好了......别啊,龙哥你出算怎么回事?这不行......谁拿的谁还,她死了就她儿子还......”

过了会儿,龙哥过来。

“蒋飞吧,杜尧不懂事,不过......你们那点事也总归要解决,我看你这样......应该是没钱吧。”

蒋飞叼着根没点的烟,嗯了一声。

“那这样吧,我们酒吧常玩的游戏,扑克牌比大小。给你个机会,比一局,你赢了债抵消。”

赌博哇!

蒋飞把烟拿掉夹在手里,“行。”

这就答应了?这是哪门子没脑子的反派!

江甜伸手挡在蒋飞身前,问:“龙先生,要是他输了呢?”

龙哥脸抽脸一下,后面小弟道:“姑娘,我们龙哥不姓龙。”

诶......

“李少龙。”龙哥笑道,“输了再多八万。”

八万?!去你七舅老爷的这是什么沙雕规则!

江甜生怕蒋飞嘴里又轻飘飘的吐出个“行”字,赶紧说:“他们骗你的,圈套啊,输了你欠八万,不对,是八万八!到时候怎么还?”

蒋飞难得认同她,道:“我没钱还。”

“这就对了!”

蒋飞:“要是输了来你们酒吧打工抵债,行不?”

江甜:“.............”大哥你神仙逻辑啊。

龙哥略思索,“可以,底薪一千。”

江甜瞪了蒋飞一眼,“符合全市最低工资吗?”

龙哥抿唇,笑着摸摸耳朵,“可以靠卖酒提成,我们这有的是来找乐子的女人。”

这怎么越听越不对,好像蒋飞马上就要出来卖似的。

江甜咬咬牙,在旁小声说:“你别赌,我替你还钱。”

蒋飞眸光一怔,转瞬即逝,推开她,“我跟你们堵,让她先走。”顿顿又补充,“看着烦。”

说完往包厢里走。

龙哥看着这俩人嘀嘀咕咕的,问江甜:“你是她女朋友?”

“..........”

“你喜欢他?”

“..............”摇头。

“那怎么总想管着他?”

能说系统让的吗?

扪心自问,江甜也不知道,但这人就在眼前,不管是什么原因,她此刻就是不想看这个连母亲墓地都买不起的人,为了替逝去的人还债而坠入万丈深渊。

“我贱吧。”江甜笑笑。

龙哥挑挑眉,“丫头,我阅人无数,这种男生不一般的。你瞧他身上那股子劲儿,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这才多大,以后得了?”他拖长尾音,“别靠太近了。”

用你说吗,这位爷抱着我跳楼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唱ktv呢!江甜装作惊讶的点头,人一扭也进了包厢。

杜尧见她进来,脸拉的跟长白山一样,“行啊!甜甜,有本事,说翻脸就翻脸是吧!”

江甜坐到一边,她又没什么武力值,就不做无谓的口舌之争了。

“我给你的铂金项链呢?你他妈还我!”

啊......昨晚上用它给蒋飞买牛板筋吃了。

“一码归一码。”龙哥随后进来,坐在两人中间,卷起袖子,“今天先把你俩的事了了。”

江甜不死心,刚想再劝,蒋飞把嘴里的烟塞她嘴里,“叼着,闭嘴。”

“唔......”

江甜皱眉,觉得口感有些不对......十二岁那年,她曾背着家人偷偷的抽过小半年的烟,这绝对不是正常烟的质感。

况且,蒋飞一直都没点燃过。

她看过去,对方眉眼还是一贯的眉眼疏冷,没有任何异样。

“速战速决吧!”杜尧看到这俩人动手动脚,觉得自己要炸了。

周围人随意聊着,喝酒看戏,这种事在酒吧很常见。

龙哥一发话,都停了话。

“简单点,一张比大小,三局两胜制。”龙哥问,“你俩自己抽还是我发牌?”

杜尧慌乱的看了龙哥一眼,“你发吧,抽着麻烦。”

龙哥看蒋飞。

“随便。”

江甜无语凝噎的叼着根烟。

龙哥洗牌没有期待的港片中的炫技桥段,用的最简单常见那种——左手拿一叠拍,右手从下往上抽着的洗法。

洗完放桌上,问:“先给谁发?”

蒋飞:“随便。”

他是不是不会说这两个字以外的词?!

龙哥把最上面两张牌推出来,“要不你俩自己选?”貌似还挺公平的。

蒋飞随便拿了一张,翻开:10点。

杜尧:7点。

杜尧痛心疾首,端起桌上的酒灌下一杯,上头的脸红彤彤的,“再来!”

接下来俩把,还是蒋飞先挑,却无一不例外的抽到了1点。

杜尧松松赢了。

周围人拍拍手,起哄。

“哟,杜少运气就是好,轻轻松松倒赚啊!”

“龙哥从来都是最公正的,洗牌大家也都看着呢,这没什么异议吧?”

“谁敢有,愿赌服输,小朋友签欠条吧。”

江甜烟吓掉了,“等等,不对!”

“怎么?想耍赖?!那今天这个门你们都别想出了!”

蒋飞捡起地上的烟,旁边有人递个火过来,“兄弟,抽口缓缓吧。”

蒋飞把烟踹兜里,“没心情。”

周围轰然大笑。

眼看纸笔都拿过来了,杜尧得瑟的喝了好几杯,歪在沙发上。他今天本想揍了蒋飞再侮辱他一番的,龙哥插了一脚,起先他还不爽,现在看,这才更有意思呢。

烟酒混着的气息飘荡在包厢里,江甜捏了捏拳头,扬声道:“敢不敢再比一局?”

杜尧哈哈笑:“就知道你他妈爱钱!不用比,睡一觉给你一万!”

龙哥深吸气,把脸转向一边。

江甜:“我是帮蒋飞比,输了再加八万,赢了一笔勾销。”

包厢里的人们来了劲,终于有点乐子。这种赌徒见多了,越输越想再玩,结果输的更多。

“敢吗?!”

“你他妈还别激我!”杜尧坐起来,“比就比!龙哥,你还发牌。”

江甜莞尔一笑,手娇滴滴的按住桌上的牌,“尧哥,你赢不了我。”

杜尧吃吃看着那抹娇媚姿态,问:“......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呀?”

噗嗤——

“啊哈哈哈姑娘你别搞笑了,现在不玩还来得及。”

“就是啊,还是高中生吧,女孩别参合男人的事......”

江甜截断他们的话,“不信你们可以试试啊,杜尧,你随便在纸上写一个字,我不看就知道你写的什么。敢不敢试试,若我赢了,蒋飞的债一笔购销。”

蒋飞第一次认真的看江甜,是在此刻。

颓废又油腻的男人堆里,她坚定又漂亮的微扬着下巴。就算以前半真半假的接触中,也从未见过她这样的一面。

无法形容,就是一种心安的感觉。

就像此刻江甜在桌下悄悄用脚去勾他的脚,又小声道:“别怕,蒋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宋:开局收复燕云十六州之谁?抢先救美

    夜店门外,几个小混混围住了满脸醉意跌跌撞撞的云韵。“云总,怎么一个人出来买醉啊?”“是不是没男人抚慰啊,哥几个可以代劳啊。”“嘿嘿,哥咱几个保证云总嗨到云端。”云韵虽然醉了,但到底是明劲圆满的高手,被几个小混混围住体内劲气一转酒醒了三分。看着这几个小混混,云韵俏脸很冷:“知道我是谁,你们还敢这么跟我

  • [综武侠]武功盖世第二章

    林府深处,一座极为富丽大气的院落中,贾敏看着镜中的自己微微失神。镜中的女子约莫三十五六岁的年纪,穿着蜜合色对襟褂子,葱黄掐金裙子,青丝盘起,梳成简单的随月髻,别着一支赤金扁簪,再无花翠,一张比梨花还白的素颜,眉黛远山,眼颦秋水,妆容清雅却不失贵气,可眉目间却总能看出几分憔悴来。抿了抿鬓角,看着镜中的

  • 叹剑在线阅读第三章

    “嬴哥,我这么叫你吧,你看行不”郑天想了半天才尴尬的说道。“可以”嬴政微微一笑道。“那个...赢哥,我叫郑天,你叫我小天就行了,你来这里的目的我已经知道了,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就由我来负责做你的导游”“既然已经到了此处,那么当然一切都听你的了,小天”嬴政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打量起四周的建筑来。好吧,果

  • 为了钱途去修仙在线阅读第五章

    吆西,决定了!目标是考上雄英好好打相泽消太一拳!话说那个叫绿谷出久的怎么还在被骂啊……还是帮他一下吧。“啊,打扰一下。”明日香拍了拍绿谷身前的英雄,“我和他还有点事,可以先走吗?”“啊好的,可以。”“谢谢。”明日香把本子递给绿谷,“一起走吧。”“是!”绿谷一下子就振奋了,接过本子跟在明日香身后。“美

  • 开局成了邪神大佬入世历练

    伍逍遥凝望了一会老道士,突然,对他跪下了!咚~咚~咚,“老头子你要保重身体”伍逍遥跪在老道士面前,磕头了三个响头,然后红着眼说道。他知道老头子是认真的。“呜呜呜”小白抱着伍逍遥的裤脚叫道,小白大概也知道要和他离别了“好了,孩子,好好照顾自己,教你的东西千万不要落下,来拿着,这块玉佩是当初佩戴在你身上

  • 浅陌の蝶之舞(东邦 网王)之女警李小青

    李小青正漫步走在一个偏僻的巷子里,她的身份不足为外人所知,甚至如果知道会引来许多麻烦。因为...她是警察!三个月前,在一个酒吧里死去了一位女性,此后又再次死了两位,死者皆因身体血液枯竭而死,脖子上的动脉,出现了两个血洞,让人不禁想起吸血鬼来,为了防止再次出现受害者,警方挑选了五位身手矫健的女警察,进

  • 穿书后我在八零当神医在线阅读第七章

    天机阁这个古老到不知从何说起,且最为神秘的势力。没有人知道它的根基在何处,也没有人见过其展现实力,但是每逢至尊大帝现世都会拜访天机阁。在天机阁没有种族之分,据说不论是人类兽族还是幻妖,甚至连异人和妖兽都可以成为天机阁的成员。而每隔十年一届的英才联会成了世人眼中天机阁选举成员的唯一时刻。每次起源世界有

  • 『综文野』我为幸福所伤金府命案

    地藏菩萨又名地藏王为地狱之佛,教化众生,救渡一切地狱之灵。地藏菩萨有一坐骑,名谛听,善听人心,陪伴地藏王已有万年,受佛法熏陶,耳濡目染,终有一天变化成凡人形体。地藏菩萨见状道“这实属天意,我身在地狱不便管人间之事,此时正值释迦摩尼佛灭度,新的弥勒佛尚未降生,六界大乱,人间疾苦,你既已成人形,你可替我

  • 网游之神域剑魄第一章在线阅读

    有马贵将把公寓钥匙放在玄关的矮柜上,回身注视这曾短暂属于他的居所。这是一间简陋狭小的单身公寓,不到十坪,堪堪满足一个人的日常起居。除去厕所之后的空间更是小得可怜,单人床、矮桌以及衣柜差不多将整个房间挤得满满当当,站在玄关就可以一览无余所有的光景,甚至不用转动眼球。三个月前他来到这里,带着库因克、任务

  • 至尊仙路:渡缘之第四章(4)

    4.“但他没想到的是,死人也许没死。”小天狼星伸出闲着的一只手,在斯内普脖子后边轻轻的捏了捏,“告诉我马尔福都在策划些什么,西弗勒斯。”“他的计划……。”斯内普从他的胳膊间把自己抽离出来,斯莱特林挨着格兰芬多,在窄窄的床上勉强地躺了下来,“这可真是该死的暖和,布莱克。”“不用谢。”小天狼星咆哮般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