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神话三国之召唤万将在线阅读第7节

2021/6/12 3:18:34 作者:陈不凡 来源:飞卢小说网
神话三国之召唤万将
神话三国之召唤万将
作者:陈不凡来源:飞卢小说网
灾年降临,主脑【女娲】降临地球。从此带着诸多位面降临于此,三国、西游、封神、玄幻、接踵而至。陈凡是重生者,而有着前世数十年记忆的他,发现自己竟然带回神级尊宝【玉玺和氏璧】它唯一的功能便是召唤万物!神器相助,借着前世经验,一步步的抢夺机缘,各种捡宝,各种抢搜刮!你说你的武将,天下第一?吕布去会会他吧。你说你的勇士,力拔千斤?项羽去陪他玩玩。你说你的文士,无以伦比?诸葛孔明请进来。你说你的后宫佳丽三千?........吾,既然重活一世,那就要收最勇猛之将,当那统御数亿人的帝王.....(本故事及人物

正室里,被引入殿中的井国王子,倒称得上“一表人才”。

大概是因为上次阿好敷衍地用“某人太柔弱”拒绝了井人的求亲,这次井国派来的“王史”,是一位颇符合时人审美的健壮男人。

他头发浓密,脸庞方正,肩宽背阔,耳垂上缀着两颗硕大的金耳饰,腰上佩着卷首的铜刀,就差没把“我身体强壮生育力很//强又很富裕”写在脸上了。

想必井国内部也是经过好一轮筛选,才找出这么个合适的王子来。

但也许是因为太过自信自己能被看上,从阿好踏入正室开始,对方的目光就一直太过“炙热”,甚至还对她的脸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更是令阿好心中反感。

若是可以,阿好真想振臂一呼,召来整个宫室里的鸮鸟们,啄瞎他的眼睛。

可惜隐隐作痛的头皮和额角告诉她,这种事只能在心里想想。

如果不能让他主动求去,以后这样的会面只会越来越多,难道她要每天顶着这么个脑袋来见他吗?

可要是用干脆利落的方式拒绝他,动辄又会上升到国与国之间的矛盾,变成他们庞国无理的证明。

谁知道井方是不是用这种方式来挑事的?

“尊贵的庞女好,您上次对鄙国传达的意见,让井侯无比重视,于是井侯此次特遣我等再次前来,带来我国珍贵的粮种,也带来我国对庞的敬意。”

井国陪同的副使领着众人向王女行礼,而后倨傲地介绍起身边的男子。

“这次我国派来的王史是井侯的侄子,名为‘阜’,是我国有名的勇士。他三岁能开弓,十岁能御车,十五岁时便已经在都城内罕有敌手,连王都都知晓他的武勇之名……”

副使得意洋洋地介绍着这位王子,像是在炫耀自家种/马多么优秀的贩夫,好似他这样就没有了让人退货的理由。

对方也挺直了背肌,高昂起下巴,希望王女去能欣赏”他的身材与相貌。

如果是昨天见到这位王子,也许阿好还有那么点兴趣多看两眼,可今天她刚刚见过那个叫昭的筑人,再见这种脚步虚浮的“花架子”,就连看都懒得看。

想到筑昭,阿好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狭促的念头,心头一乐。

阿好的容色原本就绝艳,长相又瑰丽殊异,只是从一进门时就板着个脸,加上盛装华服,让人没什么真实感,美则美矣,却仿佛神像;

现在,她心念微闪,嘴角噙笑,霎时间仿佛被祭祀的女神走下了神坛,直勾得这位井方的王子心旌摇曳,恨不得立刻自荐枕席,同结两/性(姓)之好。

这么油腻如实质的目光,让阿好最后一点顾虑也没了。

她看了那位“阜”一眼,突然对着身边伺候的小臣招了招手,在他耳边轻声吩咐了几句。

“去找刚刚送去鸮卫的那个筑人‘昭’,让他换上鸮卫的衣服,立刻来正室侍卫。”

越想,阿好越觉得有趣。“叫他好好拾掇拾掇,别在使者面前失礼。”

那小臣虽然不知道好生生地,为什么要让一个新人来正室这么重要的地方侍卫安全,可出于对王女绝对服从,还是立刻领令而去了。

于是在接下来等候筑昭的时间里,阿好便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这位王子抛过来的话头,无聊到想打哈欠。

啧,不仅长得油腻轻浮,言语比长相还令人乏味。

***

从大室里出来,子昭被小臣带着去领了一些随身用物,给了他一块刻着“鸮纹”的牙牌,而后指引了他鸮卫的卫寮位置。

等他拿着那枚牙牌去鸮卫领了职、入了册,就算是正式“入职”了。

傅言作为子昭的“随身物品”,自然也要跟着他一起。

之前子昭去觐见王女,却迟迟没见他出来,傅言在广场外焦急如焚,十分担忧他的身份被暴露出来。

等眼见着他被小臣好好的领出来,傅言才算是松了口气,迫不及待地迎上前。

再见傅言,子昭也不由得有些庆幸。

刚刚宫室里那种情况,如果傅言也在其中,鉴于他自报的奴隶身份,少不得也得经过一番盘查,平添许多波折。

“怎么?可是有哪里不对?”

傅言一看子昭这表情,就知道刚刚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之前个能举鼎的力士……”

子昭三言两语说了刚刚发生的事情,叹息道:“我以为躲入庞地,就会躲开别人的刺杀,可怎么也没想到,一来又遇到这种事。”

虽然刺杀的对象不是自己,但以他的性格,也很难视而不见。

那位王女甚至不去追究这刺客的指使者是谁,那必定是知道了真凶也无法追责的对象,对付这样的敌人,也只能被动防御。

子昭太明白这样的感受了,就如跗骨之蛆,又难缠又麻烦,但凡有一丝松懈就有性命之忧,实在是让人恶心的不行。

“我自称是您的奴隶,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

傅言感慨地说,“一个人想要隐藏自己的出身太难了。就如同您在乡野间生活这么久,旁人却一眼还是能看出您的不凡来一样,哪怕我再怎么努力去改变自己,过去的时间还是会给我留下各种痕迹。宫中多能人,总有能人会察觉我的隐瞒。”

“而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取得庞人的信任,如果我一开始就在这种小事上被人怀疑,只后便更难立足。反正我本来就是奴隶,被人轻贱也习惯了,要是为了这点小节影响到您的安危,那实在是得不偿失。”

他解释着自己为什么声称是子昭的奴隶,又不愿跟着他进入大室。

“而且,比起您来,我的武力简直如同地上的渣滓,要是在大室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您也许能凭借自身的武勇逃出生天,带上我就等于带上个累赘,与其那样,还不如我在外接应,随机应变的好。”

“我也隐约猜到了,所以没有勉强你。”

子昭并没有因为他不愿和自己一起同去宫室而觉得被冒犯,也并不觉得他是个贪生怕死之人。

正如傅言所说,他的出身给他烙下了太为深刻的言行印记。

如果傅言是他平起平坐的友人,根本不必与他解释这么多;

如果他是他真正的奴隶,哪怕他连进大室的资格也没有,只要他下令,就算血溅当场,他爬也得爬进去,完全不必解释。

唯有现在这样,奴不奴,主不主,友不友,才要这样小心翼翼地对待他。

就算自己没问,傅言也总是将自己行事的理由解释的清清楚楚,这态度既恭敬,又带着几分隐约的讨好,示意自己“很有用”,是一种将自己放在“工具”位置上的态度。

说到底,还是不敢完全信任自己罢了。

对此,子昭心中有些难过。

但他也很清楚,随着他身份的转变,周边之人这样的变化也会越来越多,错的不是别人,而是已经自由散漫惯了的自己。

羊会在羊群中寻找朋友,狼只会在羊群寻找猎物。

也许羊会毕恭毕敬地献上自己作为狼的食物,却绝不会代表它相信一只狼会把它当成朋友。

同理,狼要想在羊群里寻找到同行的知己,只会被双方都当做异类。

“如此说来,应该改变态度的是我才对……”

子昭陷入了深思。

“否则对其他人而言,我太过自然的态度,对彼此反倒是祸非福。”

好在子昭毕竟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虽然为这样的领悟惆怅了片刻,但很快又重新打起了精神,提醒自己如今该关注的是如何想办法借由庞回到王都,而不是交朋友。

于是傅言惊异的发现到,这位一直宽厚待他的“贵人”,突然不再刻意与他并肩而行,也不再叮嘱什么,反倒把自己手中领着的杂物都递与了他,任由自己像是个普通的奴仆那样抱着东西在后跟随。

傅言不知道是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打动了这位“贵人”。

但不可否认的,对方突然改变的态度反倒让他更加放松,毕竟强装出来的“自在”是假的自在,一个人时时刻刻演戏是很累的。

所以他捧着重物跟在子昭身后的脚步,反倒更轻快了。

两人凭借那枚鸮卫的牙牌被领到了鸮卫的卫寮,门口值守的门卫没想到这新来的鸮卫来的这么快,愣了一下才飞快地进去报讯。

庞算得上是“大国”,举国可用的“国军”有三千人,但大多是各卿、师、官长领着的族军,族人便是士卒,族长则是官员和将领,战时跟随统帅作战,抵御外敌。

而真正能由柳侯和王女指挥的,只有“王卫”和“鸮卫”两支军队。

“王卫”因为庞成为诸侯的缘故改名“柳卫”,由国主的名称命名,统帅官名卫师,这任的卫师是柳侯的弟弟怀桑,有兵卒千人。

而“鸮卫”是王女好十四岁时建立的,听闻是柳侯庆贺女儿初次来/潮成人后赠与她的成年礼,编制五百人,但因为王女觉得养起来太费钱,现今只有两百余人。

虽然只有两百余人,但这些鸮卫里有被各族族长选入侍奉王女的家中继承人,有天赋异禀而被选拔擢用的奇人异士,也有为了转换门庭而弃国来投的他国强人,就连门口站岗的门卫,说不得都是出身什么王亲贵宗家里。

鸮卫中有男有女,有贵有贱,唯有一点相同,便是都是心高气傲的年轻人。

这么一堆出身不同、性格不同,能力却都一样强的年轻人被聚集在一起,能不打起来都是幸事,更别说愿意听命于人了。

但凡是个性格弱一点、身份差一点的人,平日里连喊都喊不动这些人。

所以这支“鸮卫”是由王女亲自统领的,负责日常训练的则是王卫卫师怀桑的长女“羽”。

她的父亲是柳侯之弟,母亲是庞国大族覃氏宗女,从小就接受保护王女的训练,无论是身份还是能力,都能服众。

没一会儿,一个身着戎装的高挑女子出现在卫寮门前,见到子昭二人,爽朗地笑着出来迎接。

“我是听说今天王女招揽到了一个厉害的人物,却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

通常即使得到任用,也得回去安排一些俗事,大多第二天才来卫寮,没有这么快就来的。

“我是筑人,在庞国没有亲友,回去还要去找住的地方,索性直接厚颜来了卫寮。”

子昭知道有些事情瞒不住,索性大大方法地表现出来。

“好歹今晚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

目光从这日后要同事一段时间的“上司”身上扫过,子昭心中一乐。

除了年纪大了点,这个“女羽”的长相气质,都与他之前想象的庞国王女十分相符,无论是行事干脆的飒爽风姿还是肌肉匀称的高挑身材,都是预言中那种战无不胜的庞国女战神该有的样子。

“哈哈,你想的不错,别的不说,鸮卫的卫寮绝对在军中住处中一等一的宽敞。”

羽看着子昭的头顶位置,对他笑着眨了眨眼,“毕竟你这么高,但凡屋子小点,脚都伸不开吧。”

一提到这个,子昭和傅言都想到赶路时在路上住过的各种逼仄地方,一时脸上就都有了笑意。

能三言两语就让别人有了好感,这位鸮卫的副将果然是个人物。

“当头儿的不是个蠢货,贵人在庞军中躲避的日子至少好过了一半。”

傅言心中庆幸着。

羽见他们都放松下来,便一边笑着介绍着鸮卫的情况,一边领他们在卫寮中闲逛,安排他们在卫寮中的住处。

鸮卫中大部分卫士在庞国都有自己的居所,除非当值之日,平时并不在卫寮中居住,所以八人一间的房间里大部分空空荡荡,子昭逃命的路上连牛棚都住过,自然不会挑剔,随便选了间干净宽敞的屋舍便放下了自己的东西,命傅言留在屋中收拾。

见他选好了自己的住处,羽便领着这个新来的鸮卫,去卫寮的主堂认识几位鸮卫的行长。

鸮卫是正规军,有五百人编制,负责管理卫兵的是五位“行长”。

除了一位负责后勤的行长,其余四位行长都是出身庞国大族的宗卿之后,即使是王女好也对他们很尊敬。

军中以“行伍”而分,鸮卫虽人数不满三百,但那是王女不想养闲人,只要她愿意,这几位行长随时就能从族兵中凑足各自行中所需的百人之数,由“行长”变为“百夫长”,数量根本不是问题。

待羽将子昭带来时,鸮卫中几个行长已经在等候着了。

人这么齐,连羽都没想到,愣了一下后,惊疑道:“你们今天倒是齐得很,居然都在。”

难不成他们是在等这个新来的鸮卫吗?

一个普通的鸮卫,就算长得人高马大,也不至于所有行长都来“抢”他入行吧?

“你是什么来历,名头这么大?”

羽小声地问身侧的子昭。

“你就是那个筑昭?来的正好!”

见他们进来,不知是谁厉喝了一声。

“快把衣服脱了!”

子昭也在军中历练过。

他知道在军中历来有打压新人威风的习惯,老兵和将领一来就给新兵一个教训是常有的事情。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庞国给新兵的教训会是这样的?!

“诸位行长,某的衣冠是否哪里不整?”

子昭看了眼自己的衣着,直觉还算得体,一脸懵然。

再听副将羽的询问,他眼中的茫然之色更甚。

自己名头大不大他不知道,现在他头很大倒是真的。

这些行长一来就让脱衣服是什么道理?难道这是军中什么新的羞辱人的方法?

“你哪里都不整!!”

堂中的一位青年倚墙抱臂而立,闻言不耐烦地催促。

“你,赶紧给我把衣服都脱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迷路[终极三国同人]在线阅读第7节

    梦千落带着两个丫鬟适时地走了进去,薛姨娘一脸的震惊。梦千落,你到底想怎样!都已经被人抓到现行了,自己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没什么,就是想把当年薛姨娘告诉千落的话,和薛姨娘说一遍。姨娘,从今天起,你要乖乖的,不要做什么让千落不开心的事情。说话做事都要谨慎,不该你做的事别做,不该你说的话别说!否则,你吃的

  • 科幻:在降维打击之后崛起在线阅读眠龙勿扰

    萨拉查·斯莱特林仍然记得老斯莱特林从古印度回来的那个下午。他给自己的孩子送了一条小蛇作为礼物。在这之前,自老斯莱特林离开当时怀孕的斯莱特林夫人已经十年了。老斯莱特林年轻时,狂放不羁,喜欢各种新奇事物,到世界各地去游历。在非洲,他捕猎过狮子,去金字塔里盗墓;在海洋上,他坐过幽灵船,见过巨大的海怪;在欧

  • 万界之王在线阅读第3章

    云安手持长剑,脸颊微红,眸子却明亮。一袭红衣更衬得她英气勃勃,她抓紧剑鞘,丢掉手中的酒壶,拽住戏莲,气汹汹的向如意酒楼走去。“小二,把你这里的酒,都摆上来!”云安说着昂首阔步向二楼走去。“小姐,小姐。”戏莲努力想要拦住自家郡主,奈何自家郡主怎是她能拦住的。“这这这……”小二也有些摸不清头脑。“这什么

  • 北纬30度之哀隆古国在线阅读第八章

    夏知知绝望时,小夏正在跟方管家学插花,外面的风雨没有飘进她的世界。方管家似乎立志要将小夏培养成一个淑女,品茶、插花、礼仪,小夏的功课渐渐多起来。她本就笨拙,学起来格外吃力,一朵朵娇艳的花被她插成了墙角没人打理的野花,毫无美感意境可言。小夏不知道哪里不对,她觉得这样就很好看,但方管家总是不满意。她亲自

  • 三国∶将帅无双在线阅读茅庐清出始为民(上)

    在国家版图中,平山县是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小县城,真的,连个点都不会有。昆仑群山四周散布者大大小小好几个县市,平山永远都是不耻最后的那一位,县城也是小的可怜,由拱山和平流两个区组成,当地人自嘲:出门上车眨个眼,城市已在身后边。虽有夸张,但基本属实,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县城范围虽小,该有的县级城市机构配

  • 困兽在线阅读第9节

    “伊鲁卡老师,这次是我赢了吧!”只见那个偷袭鸣人却伤到了佐助的“油女志乃”挤开木然发呆的同学,兴奋的冲入场中,样貌一阵变化,不是鸣人,又会是谁?伊鲁卡心中暗暗一惊,鸣人刚刚的变身术,竟然连自己都没有察觉。他是什么时候变化成油女志乃的?这份对查克拉的掌控力,已经达到中忍的水平了。而且,刚才那个诡异的分

  • 最强英雄之王之谈心(6)

    翌日,白真因着伤,醒的着实是迟了些。一睁眼就瞅见折颜坐在桌边看他,桌上放着药碗,带起一屋子的苦味儿。折颜饶有兴味的看着真真瞬间垮下来的俏脸,毫不留情地把药碗递了过去。白真待要开口讨个饶,又想起两人这是在吵架,只好皱紧眉头做出一幅视死如归的样子接过碗,一口喝了下去,被苦地眼泪汪汪。忽见,折颜把手探过来

  • 斗罗同人之重生第二章在线阅读

    闻言,男子略有深意的看了少女一眼,不过二十三岁的年纪,有这般心性倒也难得。看着焦急的老人,男子沉声说道:“你可知你孙女是何病症?”老人闻言,微微一愣,不解这话是什么意思,这病是她与生俱来的,这些年来遍寻名医,他们也均只是说是先天疾病,至于究竟是什么病,那她还确实不知道。男子见老人不说话,便看向苏绾,

  • 混沌天地炉第5章在线阅读

    储物戒的空间不大,只有大概10立方米的样子,但东西可不少。其中最让李鸿心动的便是那一堆的灵石。他用意念大概扫过,在他的感知里有两种灵石,其中一种应该是下品灵石,那另外一种灵力浓度要高很多的应该就是中品灵石吧。毕竟天王留下秘境时好像要去打一场恶战,好东西肯定都留在身上了,而不会放在秘境里。即便如此李鸿

  • 宇宙空间立方在线阅读第十章

    “或许有机会,活人身上有三盏阳火,分别位于两肩和头顶。阳火全部熄灭,人就死了,但是如果头顶的阳火还在,那么只需要有人帮忙用阳气催动,或者等待一些时间,养活就会自然恢复。”白晓萱说。“那我阳气旺盛,岂不是可以帮他们重燃阳火?”我问。“虽然是这样,但是他们魂魄不齐,你很难帮他们复原,即使复原,也会很快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