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大唐之才子程处默!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1/6/12 4:01:03 作者:我没有钱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才子程处默!
大唐之才子程处默!
作者:我没有钱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唐朝贞观年间成为程处默。凭借一颗自制奶糖,竟将年仅8岁的长乐公主骗到手。一曲水调歌头,引得年仅13岁的武则天心生爱慕。上百首出自程处默之口的诗词在民间流传,一时间卢国公府门外,每日百姓云集,均想一睹程大才子风采。当官?征战?搞发明?程处默表示那些事情太累,长安城中美女云集,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当一个美男子。(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二章罗白衣

直到他们飘落在地面,江明月还在盯着那个银面具呆呆地发愣。

一片寂静,那双眼睛在她眼前亮晶晶的,透过黑夜看着她,眼神中还带着一点好笑的韵味。

他轻笑了一声,声音从面具后面传来,带着些金属音。

“你还不下来么?准备让我一直抱着?”

江明月如梦初醒,这才发现自己被他打横抱着,自己的手臂竟然还勾着他的脖子。

她连忙跳下来,离开他身边。

抬眼看去,一个身材修长的黑衣人站在自己面前。黑色衣袍,披着黑色披风,头发在头顶用黑色发带束起,长长地垂在身后,一张精致的银色面具遮住了他的脸。

他按住腰间的佩剑,回身看向马二和田三。

“两位既然是金镖门的人,想也懂得礼数。今天的事本来你们失礼在先,说句不中听的话,这两个人也是罪有应得。你们就此退去,此事做罢,如何?”

田三暴怒吼道:“你算哪根葱!在这里说三道四!我大哥和四弟性命都丢在了这里,她们也必须把命留下!”

假面人轻叹口气,无奈道:“既如此,看来还是免不了要动武了。”

田三恨声道:“你若要命,就给我滚一边去,若是多管闲事,就也把脑袋留在这里。”

说着,手中那把剑毒蛇吐信,极速向假面人刺来。

假面人并未拔剑,身形反而迎了上去,江明月一惊之间,只见那黑披风轻轻旋转,那个身影已经顺着剑来的方向闪到了田三身后,那迅猛的一剑走空。

那身法之快,让人叹为观止。

此时只要他一出手,田三必定无法躲避,就算一剑穿心,也不过分。

然而他并未拔剑,也并未出手。

可见在他的面前,这位金镖门的门人根本不屑放在眼里。

站在后面的马二眯起双眼,看得出,这个人是一位绝顶高手。而对付高手的方法,自是绝技。

翻掌之间,金光闪动,名动江湖的飞镖,射向假面人后脑。

金镖无影,一镖断魂,段无尘的金镖,虽然不是段无尘所发,也一样让人闻风丧胆。

江明月方才只是幸运才躲过了一镖,这次那金镖来得太快,她只在下意识中有所察觉。

假面人并未回头,谁也没有看到他的动作,却已经似有一线寒光倏忽飘去,耳边一声脆响,大名鼎鼎的段氏金镖突然分成两点,同时向两个方向飞去。

没有人看到他如何出手,也没有人在那样短的时间内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竟然,那枚神奇的金镖被击碎成两片。

天下竟有如此不可思议之事,江明月和跳下高楼的方菲菲,以及发出飞镖的马二都惊得目瞪口呆。

马二定睛看去,只见自己身旁的柱子上插着一根针。

一枚最最普通的缝衣针。

就是这枚缝衣针,击碎了天下无双的金镖。

谁也没有再出手,只有沉默。

马二拉了田三一把,后退几步,向假面人一抱拳,“足下高人,我等敬服,只是江明月和这魔教妖女杀我金镖门兄弟,我们必不会罢休,此仇改日再报。”

说完,他们背起孔四和龙大的尸体,快速离去。

江明月看他们远去,才走向那个假面剑客,抱拳施礼,“多谢侠士援手相助,不知尊姓大名,改日必当厚报。”

假面人回过头看着她,银色面具在月色中泛着寒光,斜飞的眼洞里,那双眼睛又荡起好笑的意味。

“你看不出我是一个不愿透露身份的人么?”

江明月眨眨眼睛,面具下的那双眼睛充满笑意地看着她,使她说不出话来。

假面人又轻轻笑了一声,“好了,天不早了,就此告辞,后会有期。”

话音刚落,他身形已凌空飞起,黑披风带起一片疾风,转眼消失在重楼之间。

江明月呆呆看着他离去,一时失神。

身后的方菲菲冲上来抱住了她的手臂,“姐姐,那个哥哥好帅哦,简直太厉害了,连那个大家都怕的飞镖都不放在眼里。他救了你,还一直对你笑呢,一定是喜欢你啊。”

江明月拉开她的手,“不要叫我姐姐吧,你比我大好几岁呢。”

“什么!我只有十岁,你总有十七八了。姐姐不要生气了,我知道,你这次回琉璃居是因为那个罗白衣要去下聘了,你爹娘叫你回去的。可是你想,你又没见过那个罗白衣,怎么知道喜不喜欢他?我看方才这个哥哥就不错,你倒不如嫁给他吧。”

江明月知道她心智有问题,不与她当真,而且毕竟是魔教的人,不宜深交,但她又毕竟帮了自己,又不便得罪,便讪笑了一下,回身走向酒店。

方菲菲一把拉住她,跳到她跟前,开心笑道:“姐姐,我离开百花教,离开师父,遇到了许多人,这些人都没什么趣哦,只是你不同,姐姐你知道吗?你和别人有不一样的气质,所以我才喜欢你,那些坏人欺负你,我才会帮你的。”

江明月好奇一笑,“怎么,我与别人有什么不同呢?”

方菲菲皱起脸想了想,“反正不同。你知道吗?我这次离开师父,是为了那把失落多年的神剑的。天罡地煞两把剑你应该知道吧?当年的天下第一剑客凌云峰暴死,还不是因为他拿着那把天罡剑不放吗?他死了以后两把剑都失去了音讯,已经十八年了。江湖中人一直在寻找神剑,我们百花教也不例外。刚才金镖门那四个人,人称金镖四兄弟,他们在江湖行走,其实也是在寻找神剑的。姐姐,我一看到你,就知道你和那两把神剑一定有什么关系。”

上古神剑天罡地煞,在这个江湖人尽皆知,这两把剑是上古神人长乐未央所铸,可以双剑合璧为乾坤。谁掌握了神剑,就可以拥有上古神人的神力,可以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一统江湖,天下无敌。多年来已经成为江湖中人最高的追求。

当年有一个天下闻名的剑客名叫凌云峰,人称天下第一剑客,在剑术登顶的同时,找到了天罡剑。

此人性格孤高至极,几乎没什么人见过他,只知道他和他的妻子共同隐居,不问江湖中事。

谁知后来突然传出凌云峰暴死的消息,他的妻子也不知去向。传说曾发生过众多武林高手为夺取天罡剑,围攻杀死凌云峰的事件,但具体的谁也不清楚。

江明月虽然也知道这些事,但神剑与她的距离好似天和地的距离,她从没有关心过。

听着方菲菲乱七八糟的胡话,她的思路早已跑远,几天后,因为父亲与罗沐剑一见如故的友情,她就要与一个从没有见过面的人定亲了。

方菲菲看了看她沉思的样子,笑着道:“姐姐,我要走啦!师父还交给我许多事呢?以后我一定还会来找你的啊!”

说完,她抱了一下江明月的胳膊,一个纵身,又飞跃上那座高楼,身影一晃,便无影无踪了。

几天后,琉璃居焕然一新,小巧精致的院落经过装点清扫,显得喜气洋洋。琉璃居主人江云天和夫人谢兰忙前忙后,指导着家人们收拾准备。

今天是沐剑山庄前来下聘的日子。

江云天武功平平,夫人谢兰更是不会武功,所以他们为了把唯一的女儿培养成武林高手,让她拜在碧云山玄机观碧云女剑客门下。几年前,江云天外出游玩偶遇沐剑山庄庄主罗沐剑,一见如故,相聚甚欢,便定下了儿女亲家。前不久,罗沐剑来信道子女成年,希望早日完婚,择定今日派儿子亲自前来下聘,双方也好见见面。江云天自是欢喜,才给女儿去信命她归来。

江明月待在自己闺房中,丫鬟秋水为她梳妆打扮,在她的一再要求下,秋水才没有把事先准备好的金钗珠翠披挂上,她仍然穿着清素的衣装,头上只用一支玉簪装饰。

秋水一面梳理她的头发,一面道:“小姐,你在玄机观一住半年,想是都忘记秋水了吧。你看,你的房间秋水一直帮你打扫着呢。这下好了,今天下聘,很快就要择定婚期,小姐成了亲,就不要再去玄机观了吧。”

江明月轻轻锁了眉,叹了一口气。

秋水歪着头看她,笑道:“小姐不开心?一定是因为没见过姑爷,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吧?早就听说了,姑爷是一个有名的美男子呢,而且据说他知书识礼,是个才子呐。他是不会武功,不过小姐想啊,他不会武功,过了门,才不会欺负小姐呢,你说是不是?”

江明月夺过梳子,看了她一眼,“你这丫头,越发话多了。”

她自己梳着头发,脑中很混乱。她一向是个听话的女孩,父亲订的婚事,本无法反对,但就要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还是很不舒服。

而且,头脑中为什么突然闪过了一张银色的面具呢?还有一双闪亮的眼睛?

外面一阵喧闹,秋水道:“小姐,一定是姑爷来了,咱们出去看看。”

江明月跟着秋水,出门转过游廊,来到一处竹荫掩映的凉亭,从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大门外面。

沐剑山庄的家丁抬着花红酒礼,已经进了大门,一辆宽大华贵的马车在大门前停下,穿着整齐的书童从车上跳下来,把梯子放下。

车帘打开,一位年轻公子走出来。

难怪大家都说他是美男子,确实俊雅不凡。

玉冠束发,锦袍加身,容颜清雅,风度翩翩。

他手中展开一把诗扇,姿态优雅地走下马车。

秋水在江明月身边低声惊叹,“哇!姑爷长得真好看啊,怪不得说是位有名的美男子呢。小姐,和你是天生一对呢。”

江明月看着他一步一步走下马车,心想他这个速度,如果平时一直这样,岂不要急死人?

正在这样想,那优雅的最后一步没有踩中阶梯,而是一脚踩空了。

那个修长的身影突然栽倒下来,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脸朝下摔在了地上。

秋水的眼睛差一点掉了出来。

“少爷!少爷!”那个书童连声叫着,冲上去扶他,最后这位公子在家人和书童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玉冠松开,头发蓬乱,锦袍满是尘土,脸也弄脏了,那把诗扇也跌出老远。

书童捧着扇子递给他,一面拍着他身上的土,“少爷,您的扇子。您没摔坏吧?”

罗白衣没好气的夺过扇子,自己扶着头上的玉冠不让它掉下来。

江明月看他这个样子,忍不住偷偷笑出来。刚才那个美男子一瞬间变了个模样,俊雅不再,风度无存。

这时江云天和夫人谢兰已经从里面接出来,见此情景,忙呵斥下人道:“混账东西们,还站着看,还不扶姑爷去梳洗!”一面安抚道:“白衣,没有摔坏吧?”

罗白衣还很懂礼数地拱手行礼,“小婿拜见岳父大人,岳母大人。小婿不慎,失礼了,请岳父岳母容谅。”

江云天忙扶起他,“好好好,贤婿没有受伤就好,快去梳洗一下。”

罗白衣刚要转身,忽听院门外有人大叫:“江云天!马上把你宝贝女儿给我交出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红烧三国在线阅读第六节

    王英极顾名声,她不愿意让大家知道自己虐待小女儿,所以对小女儿的欺压都是背着人的。原主前世一直到死,大家都不知道王英的真实面目。那么今天,就由她帮原主揭露出这个毒妇慈母的假面具吧!念央眼里迅速的闪过冷光,她缩着脖子,一副吓坏了的样子,牙齿拼命地咬住下唇,强忍的泪水一直在眼圈里打转,“妈,难道我说错了吗

  • 我,凭本事借的钱之第四章

    当冉萌把青春公寓的大门用钥匙打开后,一人自然的从她手中接过唐冬了的行李箱,冉萌便顺手指着这人介绍道:“喏,这就是潘强。”“你好,我叫唐冬了。”唐冬了微笑着向潘强伸出手。而潘强先是摇头笑了笑,接着也伸出了自己的手和唐冬了握了一下,之后便开口道:“美女,哪个年代的人啊,穿越过来的吧,这么打招呼!”“那我

  • 玄幻:自动提升满级在线阅读第二节

    吃完晚饭,又洗了澡,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苏合点了一只蜡烛,坐在书案前悠闲的翻着书看。看了半个时辰的书,他琢磨着时间差不多了,从旁找来一小截蜡烛,点亮了放进灯笼里。吹灭了书案上的蜡烛,突然变得漆黑一片的屋子里就只有灯笼在发光了。只是这截小蜡烛是苏合之前用剩下的,火光微微弱弱,只能照亮灯笼周围一小片,还

  • 网游之拳通天下第一章在线阅读

    “冰糖葫芦嘞——晶莹剔透酸甜又清香嘞——”“上好的护身玉佩——只要五颗银晶就能保您平安富贵——”“哎哟公子您瞧这灵宝的上好光芒,这实在是最低价了……”“正品水系封魔戒——驭灵者即可使用——”这里是贸易街,是吴国京城——团圆城里通往冒险者之家的三条街道之一,而这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就是从路两旁小商小贩那里

  • 网络一线牵之第八章

    “我也没问你啊,你那么急干什么?”讲话的语气滑滑的,嘴里像是灌了油。“闭嘴。”车辆驶过昏暗的路段,蒋小落看不清他的神情,只听到他清晰有力地吐字。齐兴识趣地闭上了嘴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东边天际线上凉起了一道明黄,彩霞的万丈光芒洒向这片冰封一夜的大地。齐兴又开口了,“我说,大明星,你昨晚去哪里了?我来

  • 陌路天堂第1章在线阅读

    姚彤偷了根鹅腿。这是她从一整只胭脂鹅上扯下来的。轻车熟路地溜出后厨,姚彤足尖蹬地,犹如燕雀似的腾跃而起,稳稳地坐于屋檐之上。穿着绣花鞋的足尖,掠过墙角那枝迎春花的梢头,惹得花瓣簌簌而动――转瞬,便落了一地碎金。脚下,橘红色的瓦片粼粼如波。而眼前,铺陈开的满城明灯,则辉煌如陨坠的繁星。姚彤眺望远方,一

  • 空间之农女无双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同学聚会青春是一场永志的劫数。【3G书城】也许你的青春并不伟大,甚至有些渺小。但它对我们每个人而言都很重要,因为,一瞬间,我们就会在风中长大……而起风了,将会是我们永远回不到的过去。很多人很多事,都只能……回味。而且,再找不到完美的理由,和当年暗恋的对象共进晚餐。所以,同学聚会产生了。这天,林

  • 电子竞技没有直播第九章在线阅读

    看来今晚只能歇在此处了。这河神庙本不算大,加个贡台之后更显狭窄,四个人进去又加个火堆,再无几多空隙。这密林中水汽很甚,树木参天,浓雾不散,天空更显阴郁。十三看着鬼气森森的树林,不敢一个人去解手,非要怀明陪他。怀明不由恼他:“大白天的怕什么呢,瞧你怂的,真给咱们公子丢人。”虽骂着,但也陪他去了。这时梁

  • 猎人世界的墓园在线阅读第四章

    1白天,杨凡由于要忙于收花检验,几乎无暇思考自己个人的事情,只有等到晚上躺上床上独自睡觉时,才有机会放飞思绪的翅膀任其无拘无束地翱翔。眼看还有两天就要正式开庭了,虽说杨凡已经预先知道法院对自己的判决结果,但一想到从今而后将独自面对的漫漫刑期,个中滋味实令他难以下咽。追溯自己大半人生之路,杨凡真有往事

  • 万界之位面城管之小天地(6)

    边伟军和文秀消失了几个月以后又回来了,最大的变化就是这个家突然就没那么拮据了,边伟军甚至还抽的起中华烟,每天的伙食都好了不少,文秀还给边席俊买了很多新衣服,给艾涟换了一个更百搭的书包。更有甚者,边席俊初中还没毕业,就拥有了一台智能手机。虽然说不上无忧无虑,但是艾涟的小学生活很快就过去了。拍毕业照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