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魔兽重生之范克里夫第九章

2021/6/12 2:58:50 作者:Mr半山 来源:17K小说网
魔兽重生之范克里夫
魔兽重生之范克里夫
作者:Mr半山来源:17K小说网
有人穿越去了未来,有人穿越回到过去,有人穿越改变世界,有人穿越封王拜相,有人穿越坐拥美人无数...有一个倒霉蛋,他穿越到了游戏里成了一个NPC,一个守关BOSS,还是任人蹂躏那种...

吃过午饭,奶奶让江易带唐培艺去后花园逛一逛,说是饭后消消食。

江易小时候在院子里种过树,当年的小树苗如今长得枝繁叶茂,郁郁葱葱,但那时陪他在身边的爸妈分开了,他以前遛的松狮犬也早就死掉了。

想起过往,江易的心情有点沉重,他也无心赏花散步。唐培艺倒是精神奕奕,他转了一圈后,忽然提起裙摆,蹲下了身子。

江易低头一看,发现唐培艺竟蹲在地上看蚂蚁。

一群黑乎乎的蚂蚁,一个跟着一个,紧密地聚在一起爬行,看得江易头皮发麻,浑身也起了鸡皮疙瘩。

他讨厌虫子,也有点密集恐惧症,立马往后退了几步:“唐培艺!你没事看什么蚂蚁啊,恶不恶心?”

唐培艺的脸上却没露出一丝嫌恶害怕的神情,两只黑亮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反倒看得津津有味。

“它们总是成群结队的出现,团结一致,身边也好像永远有同伴陪着,这样一点都不会孤单,真好。”

唐培艺的声音此时听起来很轻很软,如同天上的云,若隐若现,飘忽不定。

江易从唐培艺的语气听出了几分羡慕,关于同伴间的团结,他想起妈妈以前也说过类似的话。

不过是将他搂在怀里,手里捧着童话书,给他讲述美好的睡前故事。故事里的主角也通常是鸭子兔子小鹿等动物,反正都比蚂蚁可爱多了。

“你莫非喜欢蚂蚁?”江易问。

“嗯。”

唐培艺刚点头,江易就又感到一阵发麻,之后他实在受不了,匆匆拉走了唐培艺。

江家奶奶平常一个人住着大房子,没子孙在身边陪她说话聊天,就想多留江易与唐培艺一会儿,让他们喝过下午茶再走。

唐培艺不到二十岁,个头更是不及快要一米九的江易,所以在奶奶眼里,他就跟爱吃爱玩的小孩子一般。

奶奶问唐培艺喜欢吃什么零食?这样等他下次来的时候,也好让张阿姨提前买回来,在家里备着一些零食。

旁边的江易一脸淡漠,话也少,心想根本就没有下次了。

唐培艺起先不好意思开口,但在奶奶的几番追问下,他才道:“核桃,听说吃了可以变聪明。”

江易听后心里暗笑,想着这小傻逼的确需要好好补脑了。

奶奶一拍大腿,说巧了!现在家里正好有一些核桃,便喊江易拿出来用手剥开,多剥点核桃仁喂唐培艺吃。

江易:……

该死!唐培艺为什么要喜欢吃这么麻烦的零食啊!

尽管内心一遍遍地骂着,可当着奶奶的面,江易还是个乖孙子,只能苦笑着剥核桃,剥到后来手都酸了。

当天晚上,江易和唐培艺向奶奶辞别,随后总算回到了他自己的复式公寓。

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江易一回家就瘫在了沙发上。人在痛苦烦心的时候,往往都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江易就感觉这两天过得超漫长,搞得他身心俱疲。

好像自从遇见了唐培艺,他的烦恼就层出不穷,简直快把他折磨死了。

唐培艺脱下了高跟鞋,赤脚踩在地板上,他可不敢随意坐下躺下,瘦弱的小身板反而挺得直直的,双手也交握着放在身前。

他乖巧地站在江易面前,像在随时听候江易的下一个命令。

“江先生,这件事应该结束了,那我是不是也该走了?”

现在没有外人,也不必演戏,唐培艺对江易说话时,又成了尊称。先前在江家听了很多遍“哥哥”,这时候江易竟有些不习惯。

江易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注意到了唐培艺的双脚。唐培艺天生肤白,脚背上的青筋也看得清清楚楚,此时脚趾泛红,脚后跟也被鞋子磨红了。

穿了两天的高跟鞋,即使鞋跟低,唐培艺也依然不太适应,脚还是伤了。

“唐培艺,坐下。”

江易道,然后他将家里的医药箱拿了过来,递给唐培艺一瓶碘伏水,一盒棉签和创可贴。

“你自己把脚处理一下,不然等会儿流血了,会把我家的地板弄脏。”江易不咸不淡道,眼中也是一片幽沉,看不出多大的情绪。

“天都黑了,现在这么晚,你要走?你一个人准备去哪儿过夜?”

“……”唐培艺张了张嘴,却答不上来。

“你还是先在我这儿住两天吧,放心,除了我,没人敢赶你。”

唐培艺先是一愣,然后笑了。

他眉眼弯弯,笑着说“谢谢”的时候,看得江易有些发怔,比起在脸上涂抹一堆化妆品,用精致闪亮的妆容修饰,唐培艺此刻的面容更加真实迷人,也更有吸引力。

盛夏时节,还是大学生的江易当然也在放假。等暑假过后,到了大三下学期,他就几乎没什么课了,要去外面找实习单位。

闲在家里的晚上,江易一般都是上号打游戏。哪阵子流行什么,他就玩什么,从小时候的魔兽世界,英雄联盟,剑三,到守望先锋和王者荣耀等等,江易最近晚上天天吃鸡。

江易玩游戏很厉害,一向是人民币玩家,不仅如此,他的操作也娴熟,走位风骚,单身二十几年的手速很惊人。

这晚他吃了几局鸡后,放下手机,瞄了一眼旁边折叠床上的唐培艺。

江易有时候觉得唐培艺过得不像当下的年轻人,最大的特点是,他不太玩手机,三年前的旧手机跟个宝贝似的藏着掖着,生怕被人抢了去。

此时,唐培艺盘着双腿坐在床上,床上放了两本书,他的手里也捧着一本书。

他在看书,手里是高三年级的语文教科书,至于腿边放着的两本,分别是数学和英语课本。

江易一阵无语……

这要是换了别的男生,江易肯定得骂一句“装逼”,然后把人赶出自己的房间,因为他讨厌和虚伪的人待在一块儿。

又没有暑假作业,谁特么在放假时候,还抱着数语外装乖乖生!况且唐培艺之前不是说他已经毕业了嘛。

江易想不通,不过唐培艺本身就奇奇怪怪的,比如他喜欢蚂蚁,爱吃很硬的核桃,他穿裙子扮女人的时候,不仅戴假发,化妆,还会垫胸垫。

江易越是和他多相处一天,就越是琢磨不透。

“唐培艺,既然你高中毕业了,那之后要上大学了吧,你大学在哪里啊?”

唐培艺滞了一下,摇头道:“我没大学念。”

“为什么?是没考上吗?”

“我成绩不好,偏科很严重。”

“有多严重?难不成你语文能考全班第一,数学却是倒数第一吗?”

江易只不过随口一说,谁料唐培艺点头了,他还傻笑着说:“好厉害!江先生一下子就猜对了。”

江易:“……”

“你英语水平怎么样?”江易又问,唐培艺说是一般般,不过他平常会练习一些常用语,多是服务性质的。

服务性质是什么意思?江易又没听明白,唐培艺便举了几个例子,说了几句英文,嘴里也一直喊着“sir”。

江易来了兴趣,觉着好玩,也用英文和唐培艺模拟着交流了几句,后来他夸唐培艺明明说得还可以,口语能力不错!

江易还说,按照唐培艺这水准,他完全可以去外面当服务员。无论是在餐饮店,服装店里打工,还是做酒吧的服务生,为老外们端茶倒酒都行,反正伺候和服务客人是绝对没问题了。

唐培艺淡淡地“嗯”了一声,兴致却忽然低落。听出了他的情绪不对,江易愣了愣,意识到刚才也许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江易想转移话题,唐培艺这时翻开了他自己的英语课本,说他后面的几篇课文都没心思学,导致一些单词也不认识,没法完整地读完一篇文章。

唐培艺指着课本中的最后一篇文章,抬头望向江易:“江先生都大三了,肯定比我懂很多,也一定认得这些单词,您能把这篇课文读一遍给我听吗?”

江易接过书,他的大学四六级早就过了,考个雅思随时都能出国留学,只是他不想去。今晚让他念一篇高中的英语课文而已,根本就是小case一桩。

每次江易念英文的时候,不仅口音地道流利,与他平常不冷不热的说话方式也不同,他的声线与气息会柔和许多。

当念到着重强调,或者感情色彩浓重的句子时,江易的尾音下沉或上扬,磁性中又有几分撩人的意味。

江易读完后,唐培艺呆愣愣的有点意犹未尽,慢了半拍后,他才大力鼓掌,感叹着江易刚才的读书声特别好听,还夸他是学霸。

去了江家大宅一趟,唐培艺在江易以前的房间内,见到了很多他的奖状与奖杯,什么“三好学生” ,“优秀班干”等等,江易也获得了不少活动比赛的第一和第二名,最差也是第三名。

一般人说起自己过去的荣耀和光辉史,或多或少都有些自豪,江易却平淡如水,甚至还摇了头:“那些没什么,不过是用钱砸出来的。”

唐培艺不以为然:“可我还觉得江先生很聪明。”

江易突然笑了,却是无奈的苦笑:“有的学霸是天资聪颖,有的则靠自己后天努力,还有的可能是被人硬逼的,就像我这样。

小时候他们不许我随便交朋友,学校里有一堆老师盯着我,到了节假日,额外的辅导课程也排得满满的,各种补习班和兴趣班,他们逼我看书做题,学画画练书法,逼着我一步步长大,成为一个所谓‘聪明’的孩子。”

唐培艺听了后沉默许久,原来江易的童年并不像他先前以为的那样美好。

“江先生对不起,让您想起不开心的事了。”

江易挥挥手:“其实习惯了就好,只要我学习成绩好,他们会愿意带我出去玩,去很多地方,和他们在一起我也是高兴的,但后来没人管我了,他们都走了……”

唐培艺猜到江易话里的“他们”,应该是指他的父母。之后江易没再多提“他们”,只说他自己现在过得超级自由,自己的事可以自己做主。

唐培艺的眼里泛着光亮,望着江易的眼神里多出了很多崇拜:“江先生,您真的是个很厉害,超棒的人!”

江易有些受不住他如此直白火热的目光,心想今晚唐培艺的嘴巴是抹了蜜糖吗?怎么变得这么甜?一晚上都数不清夸了他多少句了。

唐培艺忽然掏出手机,一脸期待道:“江先生,我很喜欢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您能不能念给我听一听?”

江易眉梢一抖:“你……你要干嘛?该不会是要录下来吧?”

“嗯嗯,我想录下来珍藏,可以吗?”

江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他要奶昔三分甜第八章

    8.“杨彦这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打算要投资了是吗!”万雪柔完全压抑不住怒火,一声吼的所有眼睛都看过来,经济人觉得她丢脸想要拉她进卫生间,万雪柔却根本不管不顾,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她这边哭哭啼啼的诉完苦,那边只是冷静的丢下一句“这部电影投入巨大,我不会为了谁随意冒险”便挂了电话。万雪柔气的浑身发抖,

  • 咖啡店老板Rosetta•Cozart(一)

    她曾无数次祈祷这个梦不再醒来,尽管它是如此忧伤。梦里,她的名字叫做Rosetta•Cozart。十九世纪后期,普法战争和普奥战争相继爆发,意大利王国借此机会谋得统一,然而王朝战争的告结,并不意味着安宁的生活的到来,饱经异国侵略和战火摧残的意大利人民没能就此解脱,而是陷入新一轮由资本主义和封建残余带来

  • 掌中壶天第1章在线阅读

    北方,四方镇,镇北头是专供有钱人家买卖奴隶的奴市。秦素瑶带着儿子宝儿在人群里挤来挤去,愣是一个都没看上。“娘亲,这里全是丑八怪,宝儿不想让这些丑八怪到咱家去”宝儿嫩声嫩气地抱怨。素瑶赶紧把食指放到嘴边示意:“嘘,小点声,别让人听到。”宝儿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表示知道了。这时,面前的奴隶展示台上,奴隶贩

  • 前世今生漫步云端在线阅读第十章

    叶言和喻明杰之间的微妙气氛只是一个瞬间,很快叶言侧开目光,“它只是暂时被我重创了,很快就会恢复,我们必须马上离开。”他说话的功夫将小清搀扶起来,“又见面了,宁小姐。”小清心情也是特别复杂,她抹了一把眼泪,握住叶言的手哽咽着说,“叶小哥,什么都不用说了,你下半辈子的发带我都包了。”叶言微笑看着罗丝也从

  • 婴劫在线阅读第五节

    “命运总是这么的奇妙,在给予你礼物的时候,总喜欢给你开一个小小的玩笑。”世界上总有许多科学解释不了的事,异能者就是其中之一,第一个异能者是谁,又是怎么出现的,可能科学研究再多也无济于事。而现在所能知道的事实是在这个地球上有许许多多的异能者,他们的异能者或者强大到能搬山抬河,杀人于无形,或者弱小到只能

  • 飘雪乱情之星缘柏

    不多时,一个脸上有着伤痕的中年男子带着两名守卫出来了。很明显这个中年男子便是城主府中的一个执事。中年男子实力也达到了下后灵境巅峰,甚至在气势上超过了梦无尘,应该不久就能够突破到中后灵境。中年男子看到梦无尘之后,原本冷漠的神情有了一丝随和,笑着开口道:“阁下是要参加狩猎星缘柏的。”梦无尘看着中年男子因

  • 我有无限宝藏塔之他不穿衣服(7)

    “你们,要走哪儿去啊?”那声音冰冷,高高响起。倏忽一阵疾风,那蛇身腾起,一张女人的脸猛然出现在二人面前!神兽在前,妄动无异于找死。祝一晚钉在原地,沉眉冷目,死死护住怀中的小崽。阿卿亦神经紧绷,默默握紧了手中的三尺寒长剑。烛龙人首,皮肤淡红,那是一张清冷的女人脸,眼眸狭长,素淡如工笔画。她冷冷地看着二

  • 奇犽,不要逃!之借打火机(5)

    在鸿德已经上了大半个月班了,席蕊也逐渐习惯了鸿德的工作节奏。她发现,鸿德集团对员工的要求很高。大家都是认真做事,几乎没有划水的人。相应的,薪资福利也是行业里数一数二。席蕊在面试的时候就表达了自己的意愿,也如愿以偿的进到了设计中心的商业二小组。初生牛犊不怕虎,虽说她目前只是初级设计师,但她敢于提出的自

  • [魔道祖师]蓝三公子不会自己本身就有问题吧?

    太京有传言,李宰辅唯一的女儿李予是个痴傻之人,至今已有十九岁了,却无人肯娶。不过传言始终只是传言,是否真实有待商榷。但是就在昨日,皇上许了李宰辅要给李予指婚,而就在今天,便下了两道圣旨,一道送进了李府,一道送进了五王府。传旨的公公来时,李予正在她的书房里捣鼓着瓶瓶罐罐。“主子,传旨的太监来了。”是莫

  • 魔女的心脏很惨的一天

    呵,我于大佬虚过谁......徐主任:“说吧,这几天一个两个不上课去干什么了。”......徐主任:“小顾我不担心,他是一个知分寸的孩子,倒是你楚文清,一天到晚尽惹事,这才开学几天,你算是办公室的常客了吧......哎,谁先说?”顾霆晟:“......”于然见顾霆晟没有先开口便说道:“徐主任前因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