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钟情在当年之嫁祸他人

2021/6/12 4:13:09 作者:枫林小桥 来源:晋江文学城
钟情在当年
钟情在当年
作者:枫林小桥来源:晋江文学城
八十年代中期,西南某三线企业干部姚芸梅有一个独女顾海丽,将满十五岁,读初三。海丽漂亮浪漫,成绩优秀,酷爱文艺,邂逅母亲下属——酷似三浦友和的孙浩东,孙是才分到处里的大学生。青春期的海丽单恋浩东,被母亲察觉遭到阻止。因机缘加冲动,年少的海丽以身相许。芸梅痛心疾首,海丽又为流言所伤,致中考失利,不得已上了本地一所中专。八十年代中后期的D市工业学校,校风相对宽松,顾海丽在这里结识了好友,家境困难的林晓茵,海丽主动资助好友。尽管海丽严谨自守,仍不免陷入与班长的情感纠葛。班主任兼教导主任吴珮瑜十分青睐成绩

小婵出卖陈远陌实在是情非得已,小时候她家里穷得揭不开锅,还有一个弟弟要养活,她父母不得不把她卖给陈府当下人,但凡家里情况好一点的,谁会眼巴巴的将自己的孩子签死契,给别人当佣人使唤一辈子。

好在小婵聪明伶俐,手脚情况,相貌甜美,被徐氏看中,现在身边带了几年,然后再打发她去伺候陈远陌,小婵知道自己是幸运的,二夫人,少爷都待她不薄,只要她尽心尽力的服侍,等陈远陌成亲之后,其后院里定有她的位置,可事情往往没有那么完美。

大概在去年的年末,小婵的父母找上门来,说是弟弟病重,求她帮忙筹银子治病。家里就她弟弟一个男丁,万万不能断了香火。可小婵每个月的月钱与打赏都是送回家里的,如今父母又问她要钱,她上哪儿弄钱去?!

小婵一开始还能问其他小厮丫鬟们借钱,可时间一久谁还会借给她?她有想过向徐氏求助,可又怕徐氏觉得她贪财而被厌恶,那时候徐氏的身体已经不好了。于是小婵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开始偷府里的东西向外卖,从而获得钱财替弟弟治病。可有一次她又干这事时,被马氏的人抓了个正着,小婵怕事情败露被牙婆卖出府,所以哭着求马氏放过她。而马氏却以此做要挟,要小婵为她做事。因为被马氏握有把柄,小婵只能听之任之。

如今老夫人动怒,让小婵说出指使的人是谁。

小婵全身颤抖着,真的要供出马氏吗?这个想法一冒出,就被小婵立刻否决,不可以供出马氏,马氏后台是马家,就算将其供出,照样有人保,而她自己只是个卖身契被陈府捏在手中的小丫鬟,绝不可以以卵击石!

小婵颤颤的抬起头,将屋里的环境环视了一番,不经意间她余光瞄到马氏做出一个小动作。

马氏没有看向小婵,只是她的头稍稍向左边偏斜,向那边示意一下。小婵顺着朝左边看去,在人群中站着一个清瘦挺立是身影,是二房的另一位庶子,三少爷陈远东!

小婵了解到马氏的用意,她顾不得其他,只要只得按照马氏的吩咐去做。只见小婵伸出手指,指着一脸平静权当看戏的陈远东道:“是东少爷,是东少爷指使我做的!”

陈远东乃二房的张姨娘所生,张姨娘是陈季然在地方上任时,地方官员为讨好而赠与的,那时候陈季然身边也每个人伺候着,张姨娘性子温和,懂得照顾人,陈季然宠了她一段时间,那时候张姨娘怀了身孕,生下了陈远东。

陈远陌见状,心下了然,原来马氏是想将此嫁祸给三弟。

在大楚,如果嫡子实在是扶不起的阿斗,难以继承家业,那由庶子当家做主的例子也是有的。那陈远东小小年纪不懂藏拙,万事争先,力争上游,嘴甜能够讨好长辈。在大家族里,这种庶子死得最快,作为嫡母的徐氏身体不好,顾不得这些,而马氏又身居侧位,不能出手,这才让陈远东在陈府有命活到现在。

陈远陌忘了前世陈远东的下场如何,但肯定不好。因为他咸鱼翻身,金榜题名后,陈府上下都围着他转悠,就没见着陈远东的身影了,怕是早就被马氏除掉了。

顺着小婵手指着的方向,众人都朝陈远东看去,陈远东当下就傻了眼,这……这关他什么事?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只听马氏大声说道:“远东!你为什么要指使小婵做这种事?”

“我……我没有……”陈远东使劲摇头,“我跟二哥,四弟无冤无仇,为何要害他们?!”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三弟。”马氏的另一个儿子陈远云冷声开口道:“我记得前几天你不是还说二弟的坏话吗?说他眼睛长在头顶着,瞧不起人。你定是记恨二弟,才会如此。”言下之意就是陈远东这个庶子眼红嫡子呗。

陈远东闻言,顿时脸色难看起来,这种话他又不是第一次说了,陈远陌都没当回事,他们这些外人有什么资格指责他?!

“大哥,您想多了,三弟不是那种人,”陈远陌为其开脱道:“这些都是玩笑话,大哥请勿当真。三弟年纪小,道理都没弄明白呢,怎么会做出陷害兄弟的事。”陈远陌这么做,算是以当事人的身份,力保陈远东了。

可谁知下一刻马氏却顺着陈远陌的话道:“远陌你真是太善良了,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远东是年纪小,可不代表没人教他,我记得张姨娘跟小婵可是同乡呢,平时没少帮曾着她。”

“对对!”小婵立刻点头,昧着良心说道:“是张姨娘,是她教东少爷指使我做的!”

陈远东此刻恨不得将小婵掐死,他从未见过如此恩将仇报之人!自己娘亲的心善,见小婵是同乡,平时很照顾她,甚至逢年过节的,还给小婵的家里送点干货礼物,这贱.人怎么可以反咬一口!娘亲有哪里对不住她?!

马氏微微一笑,“听到了吗,远陌,小婵她都承认了。”

陈远东很是孝顺的,哪儿肯见得自己娘亲被人污蔑,他内心愤懑不已,却无可奈何,他红着眼睛大声说道:“跟我娘没关系!是我所为!是我想陷害二哥,没料到四弟中招!”

马氏将陈府里每个人的性子都抓得极准,她很清楚,只要将脏水往张姨娘身上泼,陈远东哪怕背上莫须有的罪名也要将其保护!

陈远陌目睹着这一切的发生,惊得说不出话来,就算重活一世,院子里的事他也不是马氏的对手,这种高门府邸的勾心斗角,男人真是斗不过女人,这马氏眼睛一转,嘴皮子一摆,立刻就能栽赃在别人身上。

有小婵的指证,陈远东的承认,这事的风波才算暂时消停下去,小婵依旧被拉入柴房关着,至于陈远东么,怕是会被陈家逐出族谱,不可能再呆在陈府了。马氏真是摸着一把臭牌也能打赢它!

******

轩漪院,马氏坐在厢房的榻上,小丫鬟乖巧的跪在她脚边捶着腿,屋里站着三五个丫鬟嬷嬷,这榻前还跪着一个,内里燃着熏香,安神清气,可屋内气氛严峻,这熏香一点作用都没起到。

原来跪在榻前的人是当时马氏派去跟随安刑他们去荷陌院的李嬷嬷,按照马氏的计划,安刑他们撞破的是陈远陌与小婵的丑事,她又怕安刑等人与陈远陌关系太好,替他隐瞒,这才派着李嬷嬷跟随,等事发之后,让李嬷嬷当做事情的发现者之一跟她报告。

可结果呢?!李嬷嬷人不见了,来报告的人是荷陌院的元宝,害她搞出这么一个大乌龙来,要不是她找个替死鬼,怕是陈远明要被陈家厌弃了!

马氏瞄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李嬷嬷,漫不经心的问道:“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李嬷嬷的额头都是汗水,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她与安刑那俩少爷一起进了陈远陌的院子,推开门见到跟小婵在床上厮混的人陈远明后,她也是惊呆了,立马退出去前往灵堂想去给马氏报信。当她走过长廊下楼梯时,见一台阶上掉了二两银子,有银子不捡那才有鬼,李嬷嬷瞅着四周没人,便走过去弯腰捡银子,可谁知脚底一滑摔了过去。

李嬷嬷年纪本就大了,这便闪了腰,崴了脚,一时间痛得走不了路,恰巧这时也了解到荷陌院情况的元宝经过,看架势也是想去给主子报告的。李嬷嬷便将他招呼了来,嘱咐他为了陈家颜面,别到处声张,悄悄告知马氏,让马氏处理。所以跑去通知马氏的人是元宝。

李嬷嬷知道有些话不能讲,她将捡银子的事隐瞒,只说自己闪腰崴脚,但是已经嘱咐元宝了,马氏闻言,真是有气没处撒,很得将桌子上的热茶杯狠狠朝李嬷嬷砸下,李嬷嬷烫得尖叫不已,却又不敢逃离,只得在那里受着。

此时,厢房的帘子被拉开,马氏的另外两个孩子陈远云与陈玉竹缓缓的走了过来。

陈玉竹可是马氏的心肝宝贝,别看她年纪小,才十四岁,已经是个美人胚子了,怕是以后倾国倾城名满大楚。陈玉竹被马氏和她的哥哥们保护得很好,天真无邪,无忧无虑。马氏对陈玉竹的期望很高,等她被扶上正室之位,那玉竹就是嫡女了,她定会为玉竹谋份好亲事,搞不好还能成为未来的皇后呢!

陈玉竹见屋子里的场景,吓了一跳,怯怯的躲在陈远云的身后,就像受惊的小兔子一般,“大哥……”

“玉竹,没出什么事,就是不小心茶洒了,”马氏笑着向陈玉竹招招手,道:“到母亲这里来。”说着,她丢给李嬷嬷一个眼色,让她识相点。

李嬷嬷哪有不知的道理,她连滚带爬的站起身,“是老奴不小心,冲撞了马姨娘,多谢马姨娘不跟老奴计较,老奴……”

“好了好了,下去吧。”马氏不耐烦的摆摆手。李嬷嬷见马氏算是不追究了,这才松了口气,连忙退下。

屋子里的人都离开后,陈玉竹坐在马氏身边,红着眼圈说道:“娘,你去看看四哥吧?他在房里乱砸东西,问他话他也不说,真怕他出什么事。”

对那个猪脑子儿子,马氏气都不打一处来,现在根本不想理会,她忍下心里的厌恶,轻柔的拨了拨陈玉竹的留海,笑着说道:“远明那边没事了,过几天他自己会好,倒是玉竹你啊,半个月后就是太后的寿宴,老夫人会带你着入宫,规矩都学得怎么样了?可不能给娘丢脸啊。”

“妹妹冰雪聪明,早就将规矩学得通透,”陈远云笑着走上前去,“妹妹本就是国色天香的美人儿,这回入宫,定能艳压群芳。”

“真讨厌,被你们恭维的,当心我不去了!”陈玉竹娇羞的红了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英雄联盟之未来之眼在线阅读第8章

    本以为有了别家在卖,他们会是受些影响的,任谁也没想到不到正午就卖光了。其实,有了众人的猎奇心理,狼牙土豆以风卷残云的速度便卖了精光也不奇怪。这中间,折耳根使出了奇效。味道清冽醇厚,去了油腻便只是唇齿留香。虽有人吃不惯,却是不影响它带来的惊艳口感,一时之间折耳根也跟着名声大噪,想来不多久,会成为百姓饭

  • 三国之鬼谋在线阅读第一章

    “辰墨然你小子是不是没去上课?”夕阳的光线照耀在院中,把大片土地染成橘红。门外人说话那人走进院落,盯着墙角阴影下依然气定神闲的少年,眼珠一转,装模做样拿捏起腔调:“关于你今天旷课,刘先生有事想和你好好谈谈。”可对面的少年一脸的似笑非笑,静静地看他表演。“好吧。忘了你今天没堂课。“无所遁形,门外人干脆

  • 午夜有鬼之十二宗罪在线阅读第八章

    沄央呆呆地站着,好像还没回过神来一般。先前韩璋说过,龙珠可以治愈春黛的顽疾,他为此把四海龙宫都跑了个遍,但人家说龙珠对他们而言乃是生命相依的存在,怎么可能给他!他问过韩璋,取下龙珠虽不致命,但是对方会十分痛苦,他原本是想慢慢讨好无忧,说服她自愿交出龙珠的,谁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他想质问

  • 斗罗之武魂是式神图鉴在线阅读第7章

    一大一小走出房间,下楼时,餐馆已经没什么客人了,桌面上倒是摆了好些丰盛的早餐。听到脚步,夏奶奶抬头打了个招呼:“悦悦,来吃早饭,待会儿再去送粽子,哟,阿萨格来了。”她上前几步,把这大胖小子抱了起来。事实上,夏家众人对阿萨格的出现没有感到意外,在得知那扇门一直没关上时,他们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不然怎么

  • 神灵的游戏[无限]第6章在线阅读

    许快枪带着我出了大洞又跑了几十步后就躲在了后街一辆报废汽车的后面,我往四周一瞄发现队里的其它人也都躲在附近其它的掩体后面。我看了看前面的街道实在是有些空旷,要是再往前跑就是给后边的人当靶子。不一会儿我就听见从破洞那边扔过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发出“铿锵锵”的声音,只听队长喊了一声:“快

  • 定天戮纽约奇遇记(2)

    相当令我惊讶的是,花京院竟然和我们同坐一班飞机,那就是说他的目的地也是美国,说不定是去找承太郎的,然后到时候他就会和承太郎一起到杜王町来……想想画面好像也不错。只是总觉得乔鲁诺好像哪里不太对劲,我们两个进入商务舱的独立小房间之后,他才放松了一直紧绷得像是一触即发的状态,只是靠坐在座位上看着和窗外也不

  • 尸而不僵(综)之尘埃落定(9)

    谷水青觉得浑身都有些酸痛,尤其是胳膊和腿,像是被棒子打了。在客栈时谷水青拉着温宁做了一些研究。谷水青发现她和温宁之间的确有着说不清的联系。谷水青和温宁接触,温宁确是能够恢复味觉,但是吃的东西咽下后却不会如常人般进入脏器,而是以不知道什么样的方式代谢出体外,直接消失了。谷水青在和温宁接触的时候,只要温

  • 六芒变在线阅读第3节

    林湫秋很迷惑。她虽然每一次任务完成后都会被主系统给清理了书中的记忆。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她总会偷摸摸做些小动作,给自己提个醒。在清理记忆后,循着她留下的线索,找到她穿过的那本书。林湫秋确定,三本系列文她都仔仔细细看过,文中并没有写过跟林洛湫相恋的人到底是谁。况且林洛湫自小便是养在深闺的大小姐,拥有

  • 反派师尊是我孩他爹之柳府现状

    “……所以这是早有预谋,要柳家灭门还要我活着受辱。”“怎么会这样……”绿珠听着柳若岚的分析,越来越害怕,柳家从未与人结仇,是谁这么狠毒,还让小姐这样的好主子生不如死。“要调查所有跟柳家或者跟我有关的人,对于我的人际关系你知道多少?”绿珠全盘托出,所有跟柳家接触过的人物,包括柳若岚的诸多追求者跟情敌,

  • 同居这件小事第一章在线阅读

    正午,大秦国,黄清城,城主府。正午的阳光从天空的正上方投射下来,穿过茂密繁盛的枝叶在地上打出了一个又一个光斑。年近四十的吕府长子吕昊刚踩在这些光斑上,愁容满面的穿过了长廊,来到了自己居住的院落,停了下来。“唉,这可怎么办呢!”他叹了口气,重重的跺了一下脚,朝着位于院落侧面,建筑风格极其奢侈的,与整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