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地球人与异界人的争锋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1/6/12 4:46:30 作者:东山丘贝 来源:飞卢小说网
地球人与异界人的争锋
地球人与异界人的争锋
作者:东山丘贝来源:飞卢小说网
灵气复苏,地球天道苏醒,万界重现,诸天争锋,地球天道为了不被其他诸天天道吞噬,开启了地球人穿越成长的故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邵杨有些抓狂,心想这不可能啊,他明明和戴尔教授通过邮件,于是他不解地说:“什么?可是…可是您不是威廉.阿蒙森.戴尔先生吗?密大的地质学教授?德克斯特教授不是说…”。

“德克斯特?”听到这个名字,戴尔的表情一下子复杂起来,“安布罗斯.德克斯特?”

“嗯,是啊,就是他…他还写了一封推荐信呢,请您稍等下…”

邵杨连忙从行李箱里翻出信函,递给戴尔,他注意到,戴尔接过信函时,手指有些轻微的颤抖。

就在戴尔教授读信的时候,邵杨也在思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显然,这里不是什么校园的入口,而是一家隐蔽的餐厅,或者之类的地方,也就是说,德克斯特教授之所以留下错误的地址,是希望他与戴尔教授在这里碰面?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做?戴尔教授说没收到过邮件又是怎么回事,自己不会是被人耍了吧?

“邵杨。”戴尔读完了信,语气凝重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呃,教授,您应该想起来了吧。”邵杨不是很确定地说。

戴尔没有回答,而是叹了口气,低声道:“希望有效果…”,只见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条挂坠,细细的链子上坠着暗金色的五芒星阵,正中间是一颗闭合的眼球。

“集中注意力,看中间。”戴尔举起挂坠,让眼球的部分与邵杨的视线平齐。

即使不用戴尔吩咐,邵杨的注意力也自然地被挂坠吸引了过去,就在他好奇地观察眼球周围的纹路时,戴尔稍稍转动了挂坠,低声咏唱:

“恶物不可侵——”

一瞬间,邵杨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五芒星的边角像是煮软的面条一样,开始诡异地扭曲、变形,中间的眼球缓缓睁开,射出夺目的光芒。邵杨被那光一照,只觉脑子热乎乎的,像是脑中有什么东西被熔断了一样,接着他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失去了意识。

————

再次醒来时,邵杨发现自己正靠在舒适柔软的坐垫上,(这里是…车里…?),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四肢却无比沉重。

“你醒了。”戴尔的声音在他前方响起。

“教授…我…这是…怎么…”邵杨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先把这个喝了,注意,要慢慢地喝。”戴尔教授递给邵杨一个玻璃口杯,里面盛着浅浅一层闪着亮光的琥珀色液体。

邵杨半信半疑地接过杯子,小心地抿了一口,温暖香甜的液体丝绸一般轻柔地滑入他的喉咙,他仿佛陷入了软绵绵的云中,全身的疲惫和忧虑消失得一干二净,邵杨迫不及待地握住杯子,刚想要一饮而尽,但又想起戴尔的吩咐,便缓缓地把剩余的液体饮下。

饮料消除了身体沉重感,邵杨的头脑也清醒起来,他有那么多的问题想问,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开口。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不必着急,我会尽量回答的。”戴尔和缓地说。

邵杨想了一会儿,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地问:“戴尔教授…请问,我喝的这是什么?”。

“黄金蜂蜜酒,少量饮用可以消除疲惫,放松精神。”戴尔一边说,一边顺手把杯子拿走:“但不能多喝,它有麻痹神经的作用,还有上瘾的可能。”

(乖乖,还会上瘾,该不会是什么违禁品吧?)

邵杨一听有些傻眼。

“不必担心,你刚才喝的已经稀释了五百倍,只需要几个小时便可完全代谢,未稀释的黄金蜂蜜酒是星间旅行的必备品,你现在还接触不到。”戴尔似乎看出了他的不安,解释道。

(星间旅行?我是不是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词?)

邵杨有些纠结,他不想闹出因为自己英语不好而错怪他人的笑话,虽说戴尔教授的行为已经让他觉得很古怪了。邵杨暂且压下心中的疑惑,接着问:“教授,请问…刚才我怎么会晕倒,那个挂坠又是什么?”

戴尔从口袋里取出挂坠,邵杨惊讶地发现上面的眼球已经闭合,五芒星也恢复了正常的形状。

“这是改良版的旧印。”戴尔简洁地说:“你可以理解为护身符。”

“旧印,护身符?”邵杨开始怀疑自己的英语白考了,为什么一个地质学教授会一本正经地说出“旧印”“护身符”这样的词?

“我想你可能是受到了某种暗示,包括那些你收到的邮件,都是暗示的一部分。所以我试着借助旧印释放了一个极乐术,它可以驱散一些常规的心灵影响,副作用是受术者会在一定时间内失去行动能力,甚至是昏迷。当然,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到了学校你还要去卡特那里做彻底的检查。”

邵杨越听越糊涂了,当代英语是已经彻底革新了吗,还是现在学术界正流行中世纪的俚语?

“这个旧印你收好。”戴尔突然说。

“什么?!”邵杨吃了一惊,有点懵地接过戴尔递过来的挂坠。

“戴在脖子上就可以,以前的旧印只能保护周围几英寸的皮肤,但阿米蒂奇做了一些改进,把保护范围扩大到了一英尺左右,他还附上了一些可以自动激发的保护术,大大提升了旧印的实用程度。”戴尔像是电视广告里的推销员一样介绍着这个做工精没的挂坠。

“不行,教授,这个我不能要…”邵杨想把挂坠还回去,但戴尔没有收下的意思,他无奈又怀有歉意地笑了笑,说:“不必推脱,这是我以指导老师的身份给你的礼物。”

“礼物?”邵杨呆呆地问。

“你必须要脱离原有的普通生活,进入这个混沌的世界,我希望这枚旧印能够帮你规避一些危险——当然,你也不能过度依赖它,毕竟它只对一些下级的眷属比较有效。”戴尔说。

(啥啥啥,他到底在说什么?)

邵杨觉得自己的英语不可能差到这种地步,戴尔教授说的每个词他都能听懂,但连起来后,他话语中的含义却令他费解。

(混沌的世界?危险?眷属?喂喂这到底在玩什么啊,就连动漫社的那些人也不会这么说话了吧!还是说…他…)

邵杨小心地瞥了戴尔一眼,他出国前就听说过,外国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宗教组织,经常说些神神叨叨的话,还会在大街上逮个人就传教,他心想不是吧,这都能让我赶上?

“看来你真的对我们的世界一无所知。”

戴尔见了邵杨的样子,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不由叹了口气。

“呃,戴尔教授,我其实是个…无神论者,而且我也不是什么都不懂,我至少知道我们的世界是个两极略扁,赤道略鼓的不规则…”邵杨话还没说完,戴尔便挥挥手打断了他: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是一名无神论者,一直致力于用科学的方法去解释我们接触到的…那些东西,当然,这也是密大真正的研究方向。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个世界不像是表面那么简单,有一些潜伏在表层之下,黑暗之中的东西,而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是地球上少有的,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对那些不可名状之物有深入研究的高等学府。”

(呃,这不还是故弄玄虚的那一套吗,戴尔教授该不会是…大龄中二吧?)

邵杨忍住了掩面的冲动。

“希望你听了不要害怕,邵杨,我们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真正研究的东西,其实是——”

戴尔十分郑重而严肃地说道。

(得,估计不是魔法就是屠龙…),邵杨在心里吐槽。

“——邪神。”

————

“邪,邪神!?”

听到如此荒谬的词汇,邵杨实在忍不住了,大声喊了出来。

“啊,请不要误会,不是宗教意义上的那种,虽然也有一些隐秘的教团崇拜祂们,但其实我们并不清楚祂们对人类的态度是善还是恶,以目前的资料来看,最有可能的是——没有态度,人类对祂们而言只是微渺的存在,就像是蚂蚁对人类一样,当然,这种比喻并不十分恰当,毕竟还有人专门研究蚂蚁,对吧?

其实邪神只是个称呼,你可以把邪神想象成某种超出想象的,强大的…自然力量。自建立以来,密大一直在收集和研究这些邪神及其眷属的相关知识,这门学科过去附加在中世纪形而上学的门下,如今已经独立出来,我们称它为——克苏鲁神话。”戴尔解释道。

邵杨已经无力吐槽了,他觉得戴尔教授恐怕是疯了,或者过度沉迷于幻想世界了,他忽然感到了后悔和害怕,这不会是德克斯特和戴尔两人一同布置下的圈套吧,把他一个炎国的毛头小子骗到了大洋另一端的偏僻小城镇里,不知道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是传销还是什么更糟的东西。

“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对不对?”戴尔注视着他。

“呃,您误会了,我没有不相信…”邵杨有些紧张地说,心头盘算着该怎么回答才显得不敷衍,不会刺激到他。

“我想,我们可以找到一些证据来证明。”戴尔耐心地说,“比如,你是坐飞机从炎国到这里的吧?”

“嗯,是啊,我先是到了纽约,然后再转到普罗维登斯…”邵杨回答着,打算先应付过去,再找机会联络大使馆寻求帮助。

“你到纽约的航班该不会是…”戴尔说出了一个航班号。

邵杨其实已经不记得航班号是多少了,他从口袋里摸出登机牌看了看,没错,和戴尔教授说的一样。

“果然…”戴尔叹息着,点开了手机上的一个新闻页面,展示给邵杨看:

“突发新闻:XXX航班于X日X时失联,正全力搜救中…”

“太平洋中心发现疑似飞机遗骸,打捞工作进行中…”

“已确认死亡人员名单:………”

“不,这…这不可能啊…”邵杨的理智无法接受这件事,自己昨天刚坐的飞机,怎么可能发生空难?!

“死了很多人…恐怕是近十年最严重的空难。”戴尔的语气很沉重,“但他们调查不出什么,因为这是来自祂的恶意,恐怕,也是对我们的警告。”

“不对,您不明白,这根本不可能!”邵杨激动地说:“我也坐了那趟航班,如果飞机失事了,我怎么可能会坐在这里,我…我怎么可能还活着?!”

“是啊,我想你并不是活尸,也不是灵体,而是活生生的人类。”戴尔缓缓说道:“公布的名单上没有邵杨这个名字,但你的确是坐了这一趟航班,你的登机牌就是证明。所以我有一个猜测,祂让你活了下来,并且抹去了你曾经登上飞机的痕迹,然而,这恐怕是暂时的。”

“什么意思…”邵杨还没从空难的消息中回过神来。

“你最好看下这个。”戴尔把信函递给邵杨——这正是德克斯特的推荐信,邵杨有些颤抖着展开信纸:

“致

威廉.阿蒙森.戴尔

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理工学院

在炎国游历时,我发现了这个有趣的小伙子,他名叫邵杨,在我看来,他有成为一名传奇调查员的宝贵潜能,为了不使邵杨的天赋蒙尘,希望贵校能慷慨地提供一个特殊入学名额,以便他能得到一个学习和深造的机会。

谨致问候

奈亚拉托提普

附:他喜欢地质学,我想如果戴尔教授能担任他的指导老师是再好不过了。”

然而,令邵杨震惊的不仅是这信的内容,就在他看到最后一行时,信纸上的文字突然像蝌蚪一样游动起来,不一会儿组成了新的字句:

“致

邵杨

邵杨同学,如果你看到了这些文字,意味着你已经和戴尔教授有过交流,但你不会轻易地相信他所说的话,不是吗?为此,我让信的文字发生了变化,希望对你认清当前的处境有所帮助,不过,这些多出的内容不能向任何人谈起,包括戴尔。

至少在此时,你可以完全相信戴尔说的话,事实上,越早相信越好。不用担心你的父母和朋友,他们受到的迷惑已经消失,只会以为你是正常地前去密大留学(要知道表面上密大的确是所顶尖的大学),乘坐的也是另一架安全的航班,不过你最好还是再和他们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我并不想强迫你,但在你成长之前,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是最安全的地方,希望你能做出理智的选择。我相信你可以在密大发掘自己的潜力,成为一名杰出的调查员,请好好享受你的校园生活,并灵活运用你学到的知识。如果你能顺利地生存到毕业的时刻,我们将再次相见,我很期待那一刻的到来。

祝你好运

奈亚拉托提普

附:你很快就会学到我的各种称谓,奈亚拉托提普是你们最常用的一个,又或者,你更熟悉初次见面时我所用的名字:安布罗斯.德克斯特。另外,你的银行卡里有充足的金额,以供大学期间的费用和日常的花销,这是我对你的小小补偿,请勿随意声张。”

邵杨再看的时候,信上的字句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他心乱如麻,胡乱把信塞进信封里,一抬眼又看到戴尔的目光,便情不自禁地问出了心里第一个想到的问题:

“奈亚拉托提普…是谁…是什么?”

“奈亚拉托提普,阿撒托斯的使者,蠕行之混沌,三柱神之一,祂有许多化身,安布罗斯.德克斯特只是其中之一——一名二战时期的物理学家。奈亚拉托提普是少数经常与人类互动的神祗,不幸的是,这些互动往往是恶意的,阿米蒂奇认为祂的一大嗜好就是欺骗,诱惑人类,欣赏他们陷入疯狂和绝望中的样子。”戴尔沉声说:“虽然不知道原因,但祂盯上你了,如果不按祂的要求做,恐怕会招致某种祸患,比如说——你可能会重新出现在空难的死亡名单上,好在祂的这个要求不是很高。”

(开玩笑吧?我被…一尊邪神盯上了…而且他还强行要求我去一所研究邪神的学校读书?!不去读书的话,我就会…就会招来祸患…甚至是死去?这…这是在开玩笑吧!这绝对是假的!骗人的!)

邵杨的内心激荡着,不知怎么,他又想起了那个噩梦,那个他不愿回忆起的那幅图景。

(对,这不是真的,如果飞机真的出了事故,那么那个…怪物…那个邪神不也是真的了?那世界应该已经完蛋了才对!所以不可能是真的!)

“这个证据可能还不够有说服力?”戴尔皱起眉头。

“不,我只是…”邵杨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了,一方面,他的本能在全力抗拒着戴尔的说辞,另一方面,他所经历的种种怪像又企图在他坚如磐石的三观上凿出缝隙,飞机上的噩梦,神奇的琥珀色饮料,扭曲的挂坠,空难的消息…他突然有种感觉,自己的世界正在无可挽回地发生变化,一点点变得离奇,古怪,疯狂。

(我可能还在做梦…那个叫旧印的东西,应该是某种魔术道具吧…至于那封信的变化…可能是什么药物,啊啊,我不该乱喝东西的…还有那些新闻…是伪造的吧…对,只是为了让我相信而已…)

邵杨费力地想要让这一切能得到常规的解释,但他又隐约觉得,如果仅仅是为了欺骗自己,是不是有些太费周章了?他不知所措地瞥了一眼戴尔,说道:

“但是…但是教授,这不可能是真的…因为如果邪神真的存在,过去我们怎么可能一直没有发现呢?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些事情呀!我是说,这是瞒不住的吧?”

戴尔苦笑了一下,说:

“正如某位普罗维登斯的绅士所言,这大概是世界上最仁慈的事情——人类的思维无法把已知的事物联系起来,我们居住在一座名为无知的平静的小岛上,对于岛外浩瀚无垠的幽暗,我们永远都无法窥伺它的全貌。

回到你的疑问,我之前也说过,大部分邪神对人类没有态度,这意味着祂们与我们很少有什么直接的交流,不过,祂们随便一个小小的行动,便会对我们造成无法估量的影响。但还记得那个比喻吗?如果人类摧毁了一个蚁穴,你认为蚂蚁会因此认识到人类的存在吗?它们不会,我们也不会,我们是无法以理性将正在发生的事情与祂们联系起来的,至少,很难做到。至于眷属以及神话生物造成的事件,唉,那些可怜的当事人大部分都…撑不下来,只要少许的掩盖,这些事件终会被人们淡忘。”

他看到邵杨的表情,连忙补充道:“当然,这样的事情也不多见,无论是邪神,还是神话生物的活动,都是极为罕见的,毕竟邪神也不是随处可见的土豆。如果不是主动去接触,绝大部分人的生活都会是普通而安全的。所以自人类文明伊始,邪神只是在历史中留下了星点的痕迹,更多的则是被宗教,神话,传说等等所掩盖,从来没有被大众所熟知。”

邵杨觉得他无法忽视戴尔教授话里的含义,心说这不就是类似信则灵不信则无的变种说法么,于是他又问道:“抱歉,戴尔教授,也就是说,如果不是我们主动去探寻,那么那些邪神…那些怪物,就可以当作是不存在的,对吧?”

戴尔教授点了点头。

“那么…那么我们…密斯卡托尼克大学为什么还要去招惹那些东西,我们不去研究不就好了?这…这不是作死吗?”邵杨忍不住问。

戴尔教授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沉声说:“有很多原因,岛屿之外的幽暗,对于一些人有着无法抵抗的诱惑力,所以他们会选择扬帆远洋——即使这航行最终会招来祸患。但也不是没有回报——他们从黑暗中带回了禁忌的知识,但这之中的一些人,在见过那些…存在之后,已经难以保存自己的理性了,他们的心智发生了扭曲,开始对那些存在有了某种信仰。

我之前应该说过,有着信仰邪神的教团,为了达成一些目的,他们会主动与邪神联络,甚至是——召唤,这意味着,即使我们不去做,也总是有一些疯子喜欢…用你的话来说,喜欢作死,而我们需要去阻止他们,在他们酿成大祸之前。不仅如此,那些神话生物和邪神的眷属,即使少见,但也是确实存在的,我们有责任尽可能地保护普通人免受它们的侵害,为了做到这些,相关的知识不可或缺。

所以,对于克苏鲁神话,理性的研究是必要的,为了使人类更好地生存下去,总是需要有人深入黑暗,带回光芒,这便是我们调查员的使命。”

(说了这么多,调查员不是和教团一样,也是喜欢作死的嘛…只是目的有点区别而已…不对不对,我怎么给他绕进去了,这些东西是不可能存在的!)

“你还是不相信。”戴尔教授看着邵杨的样子,叹息道:“也好,信念坚定对调查员来说是个实用的优点,不过,你还是早一点接受比较好,不然…”

(不然什么,他…他是见说不过了就要动手吗?)

邵杨一下子绷紧身体,警惕起来。

“既然极乐术你不信…我想想,还有什么非加害型的,动静大点的法术可以证明…”戴尔自言自语道,而邵杨则悄悄去拧把手,想打开车门溜走,但他遗憾地发现车门已经锁死了。

“有一个直接的办法…可是…算了,他迟早要经历的,毕竟是特殊入学…”戴尔似乎终于做出了决断,他转过头对邵杨硕:“我想,直接让你亲身体验一些东西比较好,你也不用紧张,到时候如果你还是不愿意相信,就把我说的这些话当做一个疯子的呓语,通通忘掉吧。之后我可以安排你在地质系学习,无论如何,密大的地质系都是世界顶尖的。”

邵杨点点头,说:“但是教授,我没有不相信啦,真的…”,但他心里想的却是:(我要是信了就有鬼嘞,等会儿找机会我就开溜,唉,复读就复读吧,下次再也不去什么咨询会了…)戴尔见状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启动了车子。

车子慢慢驶离河岸,邵杨忽然有了种预感,那个他所熟悉的,温和而光明的秩序世界正在飞速地远去,而一个全新的,冰冷而黑暗的混沌世界正在露出獠牙,就要把他一口吞没。他压下了心中不详的预感,问道:

“教授,请问我们这是去哪?”

戴尔的回答和邵杨的猜测如出一辙:

“密斯卡托尼克大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柯南之我是大魔王第6章在线阅读

    “这个,还有那个我都要,你快去买。”萧玲在那吩咐道,可是嘴里却一直没停下。萧毅不满的喃喃道:“怎么能吃,我看以后谁会要你。”“啍,要你管啊!”萧毅虽然心疼自己的零花钱,但还是去了,谁让他嘴贱呢。等萧毅走远了,萧玲小声说了一句:“不是还有你吗。”不久,萧毅便回来了,说到:“n,你要的东西”这时传来了不

  • 逆天路之驱魔之录在线阅读第6章

    在他进入左边的道路之后,街上的人群便大幅度的减少了下来。祁封珩并没有顾及,而是奋力的向前跑去,周围的景色也逐渐由一开始时不时有人来往的街道变成了无人的野外荒地。他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展现在眼前的是空无一人的荒郊野外,既没有光明法师的出现,也看不到半个人影。祁封珩:“……”上北下南左西右东果然不是真的。

  • 娱乐之无限升级系统第六章在线阅读

    来到报名所在的体育馆后,齐桓便帮着姚飞一起着手招生的事情,不过下午的人数似乎不减上午,想到早上妹妹告诉自己,学院只在上午招生,心下疑惑,便问道“学长,我听我妹说学院只在上午招生,怎么下午还在招。”姚飞笑了笑“哦,上午是面向外部招生,下午则是进行一次校内部的在招生。”“校内部的在招生?”“哈哈,你之前

  • 彼岸花开似水流年在线阅读第8节

    天上……他不知道又是从什么地方听来的,人没有了的话,要去天上。床头的灯光照亮着男孩子的脸,显得越发的消瘦,她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颊,“你是不是不想养我了?上次说好长大要养我的,这么快就反悔了?看来,不止是男人的话不能信,连男孩子的话也不能信。”“我会以后会养你的,我不去天上,会一直陪着你的。”“这才乖

  • 桃花夫人之辟邪剑谱到手(6)

    林镇南听了,心里已经是信了几分。此时李超又说道:“只是很可惜,这本武功秘籍有一个重大的缺陷,导致林远图没有下定决心,因而只传授你们剑法,却没有传授你们心法。”“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林镇南也有些发愣。怪不得以前林远图闯下赫赫威名,但是林镇南也练过剑法,但如今自己还只是三流武者就足以证明这剑谱名不副实

  • 神说世界异界篇之天琊与斩龙,双剑合璧(9)

    翌日,张小凡他们一行五人一同去了空桑山。本来昨天吃饭吃的好好的,可是那个身穿水碧衣衫的少女,她居然借着寐鱼之事嘲讽青云门,当下五人便生气了,若不是顾及她是个女的,而且又并未太过分,两边早就打起来了。青灵和青木倒是看的津津有味,他们虽然不知绿衣少女这一帮人是什么身份,可是敢公然蔑视青云的,这用脚趾头也

  • 失格门第九章

    唐蜜借着华雪鸣的手起身站直,抬头对她笑。她这才注意到,华雪鸣的身高刚刚好,微微抬眼就可以对视。那双眼睛里带一点绿色的光,看起来可真漂亮啊。“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唐蜜试着往前走,走了两步脚腕一歪,又差点摔倒。华雪鸣伸手扶住她的胳膊,然后手臂弯成一个环,虚虚的拢住她的腰,跟着往任务地点走。“就几分钟。”

  • 大明王侯第9章在线阅读

    除了交流关于基因突变方面的问题,并把拥有这种超能力的人统称为变种人外,我们还一起合作治愈病人,我俩丰富的经验和精微的精神掌控,治愈了不少的病人,这彻底的打响了我们的名气,有很多家世显赫的人来找我们,像舒缓精神压力,驱除害怕恐惧等负面情绪。为照顾好这些身份高贵的病人,我和查尔斯需要定时的到病房详细的询

  • 怀了霸道总裁的崽后第7章在线阅读

    而令程锦没有想到的是,今日在她家门口与陈晓兰的争论的那一幕,以及她三言两语将一向胡搅蛮缠的陈晓兰惹哭了一路回去的壮举,在不到半日的时间里,便已经在这小小的陈家村传遍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陈晓兰一路骂骂咧咧回去,村里的人奇异于一项沉默寡言几乎是隐形人的程锦为何在这几日变化如此之大,然而,大多数人

  • 长女当家之轻轻贴近你的耳朵

    两个太后怀疑五娘跟韩山河有牵连,楚寒幕也觉得有些蹊跷。不过他也让福正查了一回,这一查倒是真的查出一些关系来。原来这五娘竟然是前朝罪臣之女,不过她家入罪却不是楚寒幕这一朝获罪的,而是被韩山河的父皇治罪的。五娘早年就姿容出众被留在宫中做宫女,因着五娘的爹早年在韩山河的祖父跟前当过差,五娘入了宫就被带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