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种田:西游之我是红孩儿之填饱肚子(8)

2021/6/12 2:50:10 作者:紫松少年 来源:17K小说网
种田:西游之我是红孩儿
种田:西游之我是红孩儿
作者:紫松少年来源:17K小说网
二十一世纪研究生李红海,坠涯重生,摇身一变,成为西游红孩儿。利用逆天重生红孩儿系统在调皮的同时不忘种田,发展科技实力。从此开始了称霸西游的道路……孙悟空大喊:“妖怪哪里走!吃俺老孙一棒!”结果上千架机关枪对准了他的猴头……观世音菩萨道:“红孩儿,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莫要挣扎了!跟我回去当善财童子吧!”结果数百架激光炮瞄准了她……如来佛祖念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孽障休要猖狂,我就将你压于五指山下!”结果数十架等离子炮蓄势待发……

寒意渐浅,东方红光初现,远方护龙山庄孤独寂寞地立在群山之间,本该炊烟袅袅的山庄,如今已无生机,白慕宸静静地坐在洞口望着那荒凉的山庄,手边的长剑靠在石壁上,远远瞧过去,我竟不觉得有些心疼。

我坐在白慕宸身边,将手中的果子递给他,道:“你这里也没有什么吃的,只寻到这些果子,将就着吃吧。”

白慕宸看了一眼我手中的果子,又抬眼迎上我的目光,突然眸光中闪过一丝像是兴奋的情绪。

“芷言,你……记起我了?”

我赶紧解释道:“你别误会,我关心你只是因为你将我从皇宫里救出来,可没有其他的意思。”

白慕宸有几分失落,但还是含着笑,看着我发髻间的簪子,道:“这个簪子是你曾经最是喜爱的首饰,你说许多簪子太过夸张,太过招摇,不符合你谦虚内敛的性子。”

额?

感觉我倒是能说出这种厚颜无耻的话的主儿,谦虚内敛,呵呵,我的标配。

我将果子硬塞到白慕宸手里,不耐烦地道:“好啦好啦,拒绝接受你的回忆杀,吃果子吃果子。”

我别过脸看着洞外,懒得理他,同时也在逃避,虽然不晓得我究竟要逃避什么,但总是不喜爱听他回忆他与他妻子的故事。

“话说,你家里人都被关进了大牢,你该如何救他们出来?闯大牢?”

我好奇地托着腮问道。

“自然不可。”

“那怎么办?总不至于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斩首……吧。等等,我知道了,你要劫法场,对不对?可是,劫法场也很困难的,而且要救的人越多,风险系数越大,困难系数越高,你一个人,成吗?”

我极为怀疑地打量着白慕宸,他总是武功高超,可要在法场上救那么多的人,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白慕宸冲我笑了笑,道:“不是还有你吗?”

“我?”

指望我救人?

这白慕宸疯了吧,就我这弱鸡的样子,我救人?呵呵,天大的笑话。

“放心,我并非一人前往,护龙山庄可不仅仅依靠朝廷,更是有江湖为后盾,有江湖相助,救下我家人应不算极难之事。”

“真的?”

“嗯。”

想来也对,护龙山庄听上去就很牛掰的样子,怎么能靠朝廷呢,向来是伴君如伴虎,有江湖想帮也是情理之中。

“三日之后便是行刑之时,据说是太子殿下监斩,届时我会与诸位高手前去劫法场,你便留在此处,若是成功,我会带家人来此处,若是失败……”

说到“失败”,白慕宸眼底流过一抹悲伤,他情不自禁地抬手想要碰我的脸颊,却在半空中停顿下来,收回手,并垂眸一笑,道:“若……”

“你不会失败的。”

我接过他的话,既然这么难以说出,为何还要说,反正就算他失败,我也不会有性命之忧,最最要紧的是,一场梦而已,大不了以血腥暴力结束,又有什么呢。

“芷言,我……”

“好啦,白慕宸,我告诉你,你若真是没本事,劫法场失败了,那我一定在你妻子的衣冠冢旁为你也同样做一个衣冠冢,让你俩来世再做夫妻,如何?”

我抛给他一个眼神,任他体会,婆婆妈妈,不就是死嘛,在医院里见多了生死离别,便早就看的比旁人开了些。

“好。”

半晌,白慕宸扬唇一笑,点头回复道。

“我饿了,想吃好吃的了。”

我摸着干瘪瘪的肚子,耷拉着眉毛委屈地道,“白慕宸,你一天活着,你就得负责我一天,我可不想被活活饿死。”

白慕宸噗嗤一笑,起身,向我伸手,道:“走。”

“去哪儿?”

我闪烁着眸子,好奇地道,毕竟如今城中尽是通缉他的告示,他要是有点脑子,就不会直愣愣地带我去城里寻觅吃的。

当然,我还是太过幼稚,我低估了白慕宸的手段,他不仅武功高,而且易得一手好容,分分钟将自己搞成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而我则是一个灰头土脸的假小子,上了街像是父子。

街头很是繁华,食物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经久不散,极为诱人。

我小跑到一个包子铺,指着热气腾腾的包子道:“老板,给我来四个包子,不对,来八个。”

“芷言……”

白慕宸想要阻止,我一个白眼飞过去,道:“大哥,付钱!”

看着白慕宸无奈摇头,我很是得意,小子,吃你个包子还倒小气起来,哼,一个都不给你吃。

我跟在白慕宸身后,大口朵颐地吃着怀里的包子,这美味的包子绝对比得上北京庆丰、天津狗不理。

很快,8个包子进肚,可算是告别了饥饿,迎接了新生。

“到了。”

白慕宸突然止住步子,抬头看着匾额道。

到了?到哪儿了?

我嘴里嚼着包子,抬眼看去。

——忘川酒楼。

我去,酒楼?

我愤怒地瞪着白慕宸,臭小子,为什么不早说??

看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我却只能盯着白慕宸悠闲自在地享受,肚子被包子撑破了,早已不能装下这些肉肉。

“我恨你。”

我沉着脸死死盯着白慕宸,压抑不住的怒火。

“早就阻止你,你不听。来,吃些鸡肉。”

白慕宸夹了块肥肥的鸡肉递给我,我更是白眼道:“滚!”

“老板!”

我直起身子,大喊道。

“做什么?”

白慕宸不解地看着我。

“吃饱了吗?”

我扶着下巴象征性地关心道,白慕宸还没来得及回复,我很快道,“好,吃饱了就好。老板,打包!”

寒意渐浅,东方红光初现,远方护龙山庄孤独寂寞地立在群山之间,本该炊烟袅袅的山庄,如今已无生机,白慕宸静静地坐在洞口望着那荒凉的山庄,手边的长剑靠在石壁上,远远瞧过去,我竟不觉得有些心疼。

我坐在白慕宸身边,将手中的果子递给他,道:“你这里也没有什么吃的,只寻到这些果子,将就着吃吧。”

白慕宸看了一眼我手中的果子,又抬眼迎上我的目光,突然眸光中闪过一丝像是兴奋的情绪。

“芷言,你……记起我了?”

我赶紧解释道:“你别误会,我关心你只是因为你将我从皇宫里救出来,可没有其他的意思。”

白慕宸有几分失落,但还是含着笑,看着我发髻间的簪子,道:“这个簪子是你曾经最是喜爱的首饰,你说许多簪子太过夸张,太过招摇,不符合你谦虚内敛的性子。”

额?

感觉我倒是能说出这种厚颜无耻的话的主儿,谦虚内敛,呵呵,我的标配。

我将果子硬塞到白慕宸手里,不耐烦地道:“好啦好啦,拒绝接受你的回忆杀,吃果子吃果子。”

我别过脸看着洞外,懒得理他,同时也在逃避,虽然不晓得我究竟要逃避什么,但总是不喜爱听他回忆他与他妻子的故事。

“话说,你家里人都被关进了大牢,你该如何救他们出来?闯大牢?”

我好奇地托着腮问道。

“自然不可。”

“那怎么办?总不至于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斩首……吧。等等,我知道了,你要劫法场,对不对?可是,劫法场也很困难的,而且要救的人越多,风险系数越大,困难系数越高,你一个人,成吗?”

我极为怀疑地打量着白慕宸,他总是武功高超,可要在法场上救那么多的人,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白慕宸冲我笑了笑,道:“不是还有你吗?”

“我?”

指望我救人?

这白慕宸疯了吧,就我这弱鸡的样子,我救人?呵呵,天大的笑话。

“放心,我并非一人前往,护龙山庄可不仅仅依靠朝廷,更是有江湖为后盾,有江湖相助,救下我家人应不算极难之事。”

“真的?”

“嗯。”

想来也对,护龙山庄听上去就很牛掰的样子,怎么能靠朝廷呢,向来是伴君如伴虎,有江湖想帮也是情理之中。

“三日之后便是行刑之时,据说是太子殿下监斩,届时我会与诸位高手前去劫法场,你便留在此处,若是成功,我会带家人来此处,若是失败……”

说到“失败”,白慕宸眼底流过一抹悲伤,他情不自禁地抬手想要碰我的脸颊,却在半空中停顿下来,收回手,并垂眸一笑,道:“若……”

“你不会失败的。”

我接过他的话,既然这么难以说出,为何还要说,反正就算他失败,我也不会有性命之忧,最最要紧的是,一场梦而已,大不了以血腥暴力结束,又有什么呢。

“芷言,我……”

“好啦,白慕宸,我告诉你,你若真是没本事,劫法场失败了,那我一定在你妻子的衣冠冢旁为你也同样做一个衣冠冢,让你俩来世再做夫妻,如何?”

我抛给他一个眼神,任他体会,婆婆妈妈,不就是死嘛,在医院里见多了生死离别,便早就看的比旁人开了些。

“好。”

半晌,白慕宸扬唇一笑,点头回复道。

“我饿了,想吃好吃的了。”

我摸着干瘪瘪的肚子,耷拉着眉毛委屈地道,“白慕宸,你一天活着,你就得负责我一天,我可不想被活活饿死。”

白慕宸噗嗤一笑,起身,向我伸手,道:“走。”

“去哪儿?”

我闪烁着眸子,好奇地道,毕竟如今城中尽是通缉他的告示,他要是有点脑子,就不会直愣愣地带我去城里寻觅吃的。

当然,我还是太过幼稚,我低估了白慕宸的手段,他不仅武功高,而且易得一手好容,分分钟将自己搞成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而我则是一个灰头土脸的假小子,上了街像是父子。

街头很是繁华,食物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经久不散,极为诱人。

我小跑到一个包子铺,指着热气腾腾的包子道:“老板,给我来四个包子,不对,来八个。”

“芷言……”

白慕宸想要阻止,我一个白眼飞过去,道:“大哥,付钱!”

看着白慕宸无奈摇头,我很是得意,小子,吃你个包子还倒小气起来,哼,一个都不给你吃。

我跟在白慕宸身后,大口朵颐地吃着怀里的包子,这美味的包子绝对比得上北京庆丰、天津狗不理。

很快,8个包子进肚,可算是告别了饥饿,迎接了新生。

“到了。”

白慕宸突然止住步子,抬头看着匾额道。

到了?到哪儿了?

我嘴里嚼着包子,抬眼看去。

——忘川酒楼。

我去,酒楼?

我愤怒地瞪着白慕宸,臭小子,为什么不早说??

看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我却只能盯着白慕宸悠闲自在地享受,肚子被包子撑破了,早已不能装下这些肉肉。

“我恨你。”

我沉着脸死死盯着白慕宸,压抑不住的怒火。

“早就阻止你,你不听。来,吃些鸡肉。”

白慕宸夹了块肥肥的鸡肉递给我,我更是白眼道:“滚!”

“老板!”

我直起身子,大喊道。

“做什么?”

白慕宸不解地看着我。

“吃饱了吗?”

我扶着下巴象征性地关心道,白慕宸还没来得及回复,我很快道,“好,吃饱了就好。老板,打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夜凶迷第五章

    超市离小区并不远。走个几分钟就能到达。回去的路上,陆芩走在前,提着一个小购物袋,莫森林跟在身后,提着一个大的购物袋。冬日的午后。阳光暖暖地洒下来。两人的影子叠在一起。“刚才谢谢你了。”陆芩想了想,还是说了声谢。后面的脚步声依旧,但陆芩没听到男人的回答,于是下意识转头,恰好与男人的视线对上。“应该的,

  • 谁是奸夫森林中的偶遇

    阿尔巴尼亚的森林,这个季节天黑的很早,森林里已经没有了人类活动的声音。不过艾瑞克所在的地方,即使是阿尔巴尼亚的老猎手也不敢轻易的到来。在当地的传说中,这块巨大的石头来源于魔鬼,只有魔鬼才有这种力气把这块石头从遥远的地方搬进森林,森林旁的村庄酒馆经常流传着这种故事,更让这块岩石神秘感愈发浓重的是,没有

  • 玄幻:开局鬼剑士技能全满在线阅读第6章

    “阿格尼先生还没睡吗?”埼玉问道。“我在想一些问题,埼玉先生你对最近频繁出现的怪人怎么看。”阿格尼问道。以前也有怪人,可是最近的怪人开始有点频繁了。终于要来了吗?“我认为怪人不是偶然的事件。”埼玉道。“哦?”“我感觉怪人的出现不是偶尔发生的事件,而是个开始。”“埼玉先生有什么见解?”阿格尼来了兴趣。

  • 灭灵大帝此屁上头

    梁国今年的春日来得早了些,阳光透过阁楼细小的缝隙漏进柳安青的眼睛,她一时间受不住这么明亮的光,只得伸出有些苍白的手指挡住这点点碎金。被关在这年久失修的小阁楼里已经三天了,今天竟是难得的晴天。揉揉自己空空如也的肚子,柳安青十分后悔自己那天晚上为何要多吃一口厨房里的剩饭。回想起那夜月明星稀,她蹲在灶台前

  • 我成了小说反派魔教教主暴露

    “你确定这样没问题?”接受过莫轻语的制裁后,夏宇才想起正事,诺灵在夏宇腿上施展法术,造出伤口的幻象,但夏宇还是有点担心所以才这么问道。没办法!诺凡哥哥你应该知道我不擅长这一类的,只有姐姐会,能弄成这样应该可以糊弄过去了。夏宇听此只想说一句,我知道个啥啊!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叮咚!门铃声响

  • 乱世佳魔王在线阅读第三节

    吃过早饭的森茉莉同中原中也一起出了门。守门的两个组员见状立刻换上高度警备模式。“你俩自己回去。我亲自送茉莉回总部的医疗组。”自发给森茉莉提包的中原中也把没收的手机还了回去,一抬头便是两个组员又一次见了鬼的表情。“中,中原大人。您要亲自送茉莉小姐回总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的组员用看“勇者”的眼神看

  • 生存记录书之闭关修炼,七彩小蛇【求收藏】(8)

    柳树村村子的后山修炼场里,一道小小的身影,正五心向天的盘坐在了一块巨大的青石之上,闭目沉修。这个小小的身影,正是江浩。江浩正在修炼柳仙子传授给他的先天功法。大荒世界之中,功法的等级,由低到高,由高到低,一般分为:天地玄黄,四阶十二级,天级功法之上,则是先天功法。先天功法,在大荒世界之中来说,已经是最

  • 侯府后院是非多直播

    江少岷手机里用来打发时间的游戏,只有一个——开心消消乐。躺床上玩了一会儿,勉强爬了几格藤蔓后,他突然坐了起来。我是不是傻啊?这哪儿啊?这沈津房间啊!大好的机会摆在面前,我怎么能光顾着睡觉呢?江少岷心里又懊恼又兴奋,恨不得给自己脑袋来两下。这事儿往细里追究,虽然有点不道德,但是,刺激啊!江少岷摸了摸下

  • 铠甲之逢魔时王在线阅读第五节

    “谢谢。”谢悠接过完好无损的小兔子,带着哭腔瓮声瓮气的道了声谢。傅廷琛品过味来,忍不住磨着牙,被小姑娘套路了不能骂不能打,还得好言好语的哄着,这辈子还没这么憋屈过!见她不再掉泪,一副遭了风霜的蔫样儿,心又开始痒了,手臂搭在椅子靠背上,眉目微扬,“下次见了我最好躲着走......”眼泪立马又跟珠串儿似

  • 安魂曲之半夜烧水声那辆跑车的主人

    “苏驰大人,请您留步~!”一场位于东京的汽车漂移锦标赛刚刚落下帷幕,选手们把奖杯奖牌收下后边从一旁的专属通道鱼贯而出,准备去犒劳一下自己这些天被漂移掏空了的身体。在众多男性选手中有一名女选手,她看起来相当年轻而美丽,而且意气风发,毕竟她刚刚夺得了锦标赛的冠军,显然这将成为她职业生涯的又一项荣誉。也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