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SD同人——空色未来之狼叼了

2021/6/12 5:01:41 作者:井汐 来源:晋江文学城
SD同人——空色未来
SD同人——空色未来
作者:井汐来源:晋江文学城
闷骚牧叔VS冷漠少女双向暗恋微博:@唐纳德井小汐更多完结同人请见我的专栏_

“胡说,张家村何时进狼了。”村长呵斥一声,那人讪讪的低下头去,没敢再说,但嘴里却还是在低声嘀咕着。“不是狼给叼走了,那张余果去了哪儿。”

在场寂静,那人声音虽低,但众人还是听到了,包括村长,包九六括周婶子。

周婶子脸色陡地惨白,被村长扶着的身体更是发软着要倒下,嘴里念念有词。“这可如何是好,我昨日不该走的。”

村长脸色难看不已,昨日的情形,他是知道的。妻子回家来说了,他自然是知道她为何没有留在这边陪着余果,更何况,这事真正说要来陪着余果的应该是余果的血脉亲人才是,可他们昨日却是什么都没说,仿佛忘记了余果这孩子的存在。

“平日里看着人模人样的,没想到心这么狠毒,将一个孩子放在这里睡,自己倒是回去睡得舒坦。”李翠花没想一早醒来,余果那死丫头竟然消失不见了,此刻她是又急又恼。

要是余果没找到,等那些人过来看不到人,可如何是好?她的银子!!

恼恨周婶子心狠昨夜没有留下来陪着余果,要是周婶子昨夜在这里住,余果那丫头也许就不会.被狼叼走了?想到此,李翠花浑身都是一抖,眼中闪过一丝惊恐,忍不住的转头看向四周,总觉得周身有些冷。

该死的,都怪周婶子,要不是她,余果怎么会不见了。

众人闻言全都看向周婶子,或疑惑或谴责的目光让周婶子气得脸上青红不已。“我狠毒?余果可是你的亲孙女,也没见你昨日要来陪陪她呢?”

李翠花脸上顿时一僵,不过她很快便恢复了寻常,感受到四周众人原本谴责的看向周婶子的目光转向她身上来,气恼不已挥手大声说道:“昨日的情形大家都见着了,那死丫头对我这个亲奶奶还没有对你这个外人亲呢。”

“你”周婶子咬牙,却也只能狠狠地瞪着李翠花。

“好了,都别吵,大家先去四处找找,去山里看看。”村长阴沉着脸沉喝了一声。

“还要去山里呀?”

人群里顿时窃窃私语起来,有些胆小的连忙抓紧自家男人的衣袖,那可是有狼呢,他们每晚听到的狼嚎声,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要是去了山里,遇上狼,那可是跑都不跑掉。

看着众人眼中的闪躲,村长脸色更加难看,但是他也知道大家的顾虑,不说山里有狼,单单他们张家村被山里野兽袭击甚至打死的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下,如果硬要大家去山里找余果,恐怕.

“去山里怎么了?那可是一条人命啊,我苦命的余果啊,爹不在了,娘也死了,现在还不知在何处伤心害怕呢。”李翠华闻言顿时不满了,用力拍了下大腿便坐在了地上,仰头干嚎了起来。话里话外的全都是对乡亲们的指责,众人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李婶子说得轻巧,既然如此,那你家善忠也一起去吧。”

有人不好意思反驳,也有人敢站出来的,说话的正是村长的大儿媳赵丽娟,人称善强家的。她家男人是村长家的,如果要大家上山去找余果,他们必然要以身作则的去个人的,她自然也是怕那山上有狼的,此刻听着李翠花这般言语,她便心里不舒坦了。

李翠花闻言脸上一僵,声音戛然而止,仿佛是被什么掐住了脖子一般没了声音。她家善忠也要去?那,那可不行.

“赵丽娟你什么意思?见不得我家好是不。”李翠花没说什么,李巧英却是忍不住跳出来了,她可不要自己那个去山里,山里可是有狼的。

“哟呵,我如何就是见不得你家好了,这不是在想办法去找你家余果嘛。”赵丽娟见李巧英跳脚,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倒是不着急了,双手抱胸斜睨了眼李巧英。

“我家什么余果,那贱丫头可不是我家的,谁愿意去山里送死。”

“别说了。”

张善忠今日也过来了,连忙拉车着李巧英的衣袖,轻声说着,却被李巧英给甩开了。

“有何不可说的,我就要说。”

张善忠脸色难看不已,对上妻子的怒视还有娘亲的警告眼神,他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低下头去了。

村长看了眼张善忠,轻咳了一声。“都别争了,每家出一个男人,立刻去山里找,其他妇人在村里找找看。”

此言一出,即便是赵丽娟也不敢再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的送自家男人进山。

余果正在山里吃着果子,在溪水便附近逛了一圈,顺便也找到了一些草药。金钱草、葛根、柴胡.随处可见一般,全都是野生长的中草药,余果看得眼睛冒光。费了好一番劲才控制住自己不去立刻将那些中草药给采摘了,她目前的小身板,即便是采摘了那些草药,她也没能力搬运回家去。而且,那些东西她现在弄回去也无法将之变现。

从山里的情况看来,显然这些草药并不是经常被人采摘的,即便留在这里,往后她再过来采摘也是不会丢了去。

不过,余果想到自家后院的地,那里全都种菜有些可惜了,有她的佛珠在,到时候种上些草药去,特别是名贵的如果能找到人参、何首乌之类的名贵药材就好了。不管是在哪个时代,这种名贵药材都不会失去它的价值,她现在需要钱钱钱,需要安身立命的资本,需要自保的能力。

看到的每样草药她都连根挖了一两株出来放在背篓里,准备带回去种上。

等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她这才去将佛珠从溪水里拿出来,看到佛珠的颜色变得深了不少,余果脸上绽放出一抹灿烂笑容。

果然是她预想的那般,佛珠还是那枚佛珠,具有神奇效用的佛珠。

小心的将佛珠戴在脖子上,放入衣领内,这才背起背篓原路返回。她不敢在山里逗留太久,再者也怕周婶子跟袁朗中去家里找她,不见她人会着急。她本想着给他们留言的来着,谁知找遍了家里,没见到纸笔,她也很无奈啊。

余果正想着,周婶子跟袁朗中应该不会这么早就去茅草屋那边找她,便听到了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武侠]武功盖世第二章

    林府深处,一座极为富丽大气的院落中,贾敏看着镜中的自己微微失神。镜中的女子约莫三十五六岁的年纪,穿着蜜合色对襟褂子,葱黄掐金裙子,青丝盘起,梳成简单的随月髻,别着一支赤金扁簪,再无花翠,一张比梨花还白的素颜,眉黛远山,眼颦秋水,妆容清雅却不失贵气,可眉目间却总能看出几分憔悴来。抿了抿鬓角,看着镜中的

  • 叹剑在线阅读第三章

    “嬴哥,我这么叫你吧,你看行不”郑天想了半天才尴尬的说道。“可以”嬴政微微一笑道。“那个...赢哥,我叫郑天,你叫我小天就行了,你来这里的目的我已经知道了,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就由我来负责做你的导游”“既然已经到了此处,那么当然一切都听你的了,小天”嬴政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打量起四周的建筑来。好吧,果

  • 为了钱途去修仙在线阅读第五章

    吆西,决定了!目标是考上雄英好好打相泽消太一拳!话说那个叫绿谷出久的怎么还在被骂啊……还是帮他一下吧。“啊,打扰一下。”明日香拍了拍绿谷身前的英雄,“我和他还有点事,可以先走吗?”“啊好的,可以。”“谢谢。”明日香把本子递给绿谷,“一起走吧。”“是!”绿谷一下子就振奋了,接过本子跟在明日香身后。“美

  • 开局成了邪神大佬入世历练

    伍逍遥凝望了一会老道士,突然,对他跪下了!咚~咚~咚,“老头子你要保重身体”伍逍遥跪在老道士面前,磕头了三个响头,然后红着眼说道。他知道老头子是认真的。“呜呜呜”小白抱着伍逍遥的裤脚叫道,小白大概也知道要和他离别了“好了,孩子,好好照顾自己,教你的东西千万不要落下,来拿着,这块玉佩是当初佩戴在你身上

  • 浅陌の蝶之舞(东邦 网王)之女警李小青

    李小青正漫步走在一个偏僻的巷子里,她的身份不足为外人所知,甚至如果知道会引来许多麻烦。因为...她是警察!三个月前,在一个酒吧里死去了一位女性,此后又再次死了两位,死者皆因身体血液枯竭而死,脖子上的动脉,出现了两个血洞,让人不禁想起吸血鬼来,为了防止再次出现受害者,警方挑选了五位身手矫健的女警察,进

  • 穿书后我在八零当神医在线阅读第七章

    天机阁这个古老到不知从何说起,且最为神秘的势力。没有人知道它的根基在何处,也没有人见过其展现实力,但是每逢至尊大帝现世都会拜访天机阁。在天机阁没有种族之分,据说不论是人类兽族还是幻妖,甚至连异人和妖兽都可以成为天机阁的成员。而每隔十年一届的英才联会成了世人眼中天机阁选举成员的唯一时刻。每次起源世界有

  • 『综文野』我为幸福所伤金府命案

    地藏菩萨又名地藏王为地狱之佛,教化众生,救渡一切地狱之灵。地藏菩萨有一坐骑,名谛听,善听人心,陪伴地藏王已有万年,受佛法熏陶,耳濡目染,终有一天变化成凡人形体。地藏菩萨见状道“这实属天意,我身在地狱不便管人间之事,此时正值释迦摩尼佛灭度,新的弥勒佛尚未降生,六界大乱,人间疾苦,你既已成人形,你可替我

  • 网游之神域剑魄第一章在线阅读

    有马贵将把公寓钥匙放在玄关的矮柜上,回身注视这曾短暂属于他的居所。这是一间简陋狭小的单身公寓,不到十坪,堪堪满足一个人的日常起居。除去厕所之后的空间更是小得可怜,单人床、矮桌以及衣柜差不多将整个房间挤得满满当当,站在玄关就可以一览无余所有的光景,甚至不用转动眼球。三个月前他来到这里,带着库因克、任务

  • 至尊仙路:渡缘之第四章(4)

    4.“但他没想到的是,死人也许没死。”小天狼星伸出闲着的一只手,在斯内普脖子后边轻轻的捏了捏,“告诉我马尔福都在策划些什么,西弗勒斯。”“他的计划……。”斯内普从他的胳膊间把自己抽离出来,斯莱特林挨着格兰芬多,在窄窄的床上勉强地躺了下来,“这可真是该死的暖和,布莱克。”“不用谢。”小天狼星咆哮般地笑

  • 白羽传说帮帮我……

    后座的赫凌尧倏地起身抢过方向盘,急转弯,“呲……”轮胎划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昏暗的道路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黑痕。赫凌尧弓着身子,近190身高的他,修长的双腿还在后座。他弓着上身俯在驾驶座上的安桥身旁,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周身寒气萦绕!安桥睁眼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被这么一闹,安桥本回了些神,可这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