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九界之主之噩梦般的夜晚

2021/6/12 5:59:03 作者:笑残锋 来源:纵横中文网
九界之主
九界之主
作者:笑残锋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皇大陆,东部神州,地域领主,万盛盟州,大龙城,北方九牧之一的南宫牧主的义子,林木洋,莫名其妙的被人陷害,从此打开了人生的新征程…

漆黑如墨的夜里,一辆汽车行驶在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上。

汽车的后备箱发出一阵阵的撞击声,而车里的人并不为所动,依然向前行驶。

半山腰隐秘的山洞中,一个全身都隐没在黑色衣服里的人,此时正半跪在地上,语气里充满了愤怒:“主人,林小姐这次真的太过分了,竟然用跳崖自尽威胁您来到这种地方,又对您使出这种手段。”

他面前的年轻男子此时正蜷缩在地上,俊美不凡的五官因药力的作用而痛苦的扭曲在一起:“冷煞,一定要守住洞口,千万不要让她进来。她以为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我就一定会非她不可我,我是不会让她得逞的。”

“可是现在您这个样子,如果不找林”

“随便哪一个女人都比她强上千倍百倍。”

“是的,主人。属下明白该怎么做了。”

汽车行驶到一处宽敞的平地前,从上面下来了三个身材魁梧,满脸凶相的男人。

其中一个打开了车子的后备箱,从里面拎出了一个被捆住手脚,蒙着眼罩的女人,狠狠地摔在地上。

脊背重重的撞击到地面,顾云熙觉得脊柱都要断了,疼得她浑身一阵痉挛。

纤细皓白的手腕由于剧烈的挣扎而勒出了一道道血痕。

男人们猥琐的笑着,为首的光头哥蹲到她身前,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的曼妙身材,啧啧了两声,然后用粗粝的大手捏住了她小巧莹白的下巴:“果真是个性感的尤物,小妖精,听说你还是个处女,今天就让大爷我给你开开光。”

“头儿,现在的处女可是比处长还少呢。你瞧这小娘们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看着可真诱人。”

“荒山野岭才好玩,哎呦,想想都觉得刺激。”

“你们要干什么?”顾云熙颤抖着身子,靠手臂挪动着往后移,一边还在思考着逃脱的办法。

“干什么?当然是你了。”光头大哥一步步的的靠近顾云熙。

“你们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

顾云熙不记得自己曾经得罪过这样的人。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我们的身份?”光头大哥随手扯掉了她衣服的袖子,露出娇嫩吹弹可破的瓷白肌肤。

顾云熙大惊,努力的往后退着。

光头哥眼冒精光,馋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几步上前:“不过我倒可以让你知道,是你的妹妹把你卖给了我们。”

“姗姗?”顾云熙有些不敢相信。

“不错,要不是顾姗姗欠我们的赌债太多还不起,我们大概也品尝不到你这样的尤物了。”

“你们不要过来!”顾云熙声音嘶哑地喊道,几近哀求。

“不过来才怪!大爷我已经好几天没开荤了,今天一定要好好享受享受。”光头哥一边解自己的腰带,一边扑向顾云熙:“小妖精,大爷来了。”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光头哥迅速的捂住了自己的裤子中央,他被顾云熙抬起的一脚踢中了。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把顾云熙的嘴角都打出了血,脸颊更是火辣辣的疼。

“臭娘们儿,竟然敢阴本大爷我,要是不好好教训教训你,我就没法在道上混了,兄弟们,给我上。”

另外两个接到命令,都朝她靠了过来。

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在沉寂无边的黑夜里蔓延。

他们才扒下了顾云熙的外衣,蓦然间一个黑影蹿来,他身手极好,闪电般的出手,只消片刻的功夫,那三个大汉就被他一个个打倒在地,磕头求饶。

冷煞没时间去理会跪在地上的三个无赖,转而一把抓起地上的女人,往肩上一扛,快速的朝一个地方奔去。

“你放开我。”顾云熙不知那人目的何在,她怕方出狼窝,再入虎口。

她在他的肩上用力的挣扎,捶打他,而男人就像是石头做的一样,一点都不为所动。

冷煞只顾着急奔,根本就没工夫理她,主人的性命要紧,他不敢有丝毫的耽搁。

“你到底是谁”

“真烦!”冷煞不耐,一个手刀劈晕了她。

山洞里,俊美的男人痛苦地几乎晕死过去。

“主人,你的解药来了。”

冷煞把衣不蔽体的顾云熙放到男子面前后,默默地退出了山洞。

男人体内的药效已经发挥到了极致,昏迷不醒的顾云熙就是他最好的解药。

于是,男人如同一头饿狼般扑向了她。

第二天,顾云熙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她的上衣早已不见了踪影,只有一件男人的西装。

上面有淡淡的问道,很好闻。

不过她确定不是扛走她的那个男人身上的。

家里静悄悄的,养母李翠花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经过了昨天,身体还在隐隐作痛,即使从未经历过那种事情,她也知道自己已经不是清白之身了。

当下她最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男朋友敷衍。

她该要怎么和他说?该怎么去面对他?

身上很酸很疼,她觉得身子骨都快要散架了,她想回房换身衣服,再休息一下。

在她经过顾姗姗的房间时,却听到了另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姐姐哪里有你好,就她那整天一副清高无比的样子,别说睡了,亲一下都得哀求她半天,我早就受够她了。哪有你这个小野猫这么惹人爱。”

这个声音正是她的男友敷衍的,原来他们早就苟合在一起了。

心,被狠狠的撕碎。

顾云熙心中气愤至极,抬脚就进了洗手间。

三十秒后,她的手里多了一个红色的水盆。

一脚把门踹开,不待床上的人有所反应,盆子里冰冷的水就朝颠鸾倒凤的他们泼去。

顿时两人不得不停止了他们羞耻的动作,浑身湿淋淋的,连身下的大床上的被褥都湿的透透的,水顺着床沿往下滴。

“顾云熙!”床上的顾姗姗一脸吃惊,冻得身体直抖,却只能抓住一截冰冷的被角,朝她大吼:“顾云熙,你干什么?”

“看你们火气太大,给你们浇浇火。”

顾云熙往旁边的凳子上一坐,好整以暇的看着床上冻得打颤又惊慌失措的男女,嘴边浮起了一抹笑意。

渣男贱女,一个害的她失身,一个背叛了他,凭什么让他们好过?

还是傅衍的眼尖,发现了她身上的那件西服并非普通的货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仙界当月老之第一章

    你站在一家造型极为奢华暧昧的店门阶梯下方,白皙的小脸染上了浅浅的红晕,用手指紧张的捏着裙摆,神情显得极为局促和窘迫。一名侍者打扮,样貌俊俏,额角却长着一对弯曲的漆黑犄角,背后一双尖尖的黑色蝠翅折叠收拢在背后,垂下的翅尖长的近乎贴近了地面,本应乖巧的垂落在身后的三角形的恶魔尾巴翘了起来,左右晃了晃,似

  • 新珸之大陆在线阅读第二章

    从便利店出来,雨还是淅淅沥沥的下着,不大,但淋在人身上也是轻易就能淋湿,苏柏柏看到前面那道美丽的背影在雨幕里行走着,脚步不紧不慢的,就像在散步一样,他去的好像也是地铁的方向,苏柏柏连忙打开伞,往他那儿追过去。“先生,等等!”苏柏柏小跑着,脚下溅起不少水花。似乎听到有人唤自己,云越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

  • 海贼之神级复制在线阅读第2节

    马车行了小半日,肖铎约莫若不走水路登船,今日是回不去京城了,便在顾瑾的应准下,在一家驿站停了歇脚住店。天色已晚,客房不够,随行的侍从挤了一间,留给顾瑾的也只剩一间了。好在房间干净,只是床褥被子,顾瑾一一不用外面的。只好由盈秀亲自来更换。她的手如今却不行,做事不够灵巧,铺床时被角总在跑,急出了汗,滴到

  • 明楼修仙传在线阅读第三章

    新婚第二日,梅馨独守空房。本以为天黑了丁忠会回来,梅馨一直等到子时,都不见他的影子,问了家仆,丁忠一整天都没回家,好像是去了花柳巷。梅馨心里苦,晚饭时老夫人特意交代了白喜帕的事,本应该在新婚之夜就完成的,这都第二天了,梅馨总共就见了丁忠两次,她一个人,怎么完成?困意一点点吞噬了梅馨,她倒在床铺上睡了

  • 穿成修仙文里的圣母女配父亲

    当严汐再度醒来时,已是一天后的晨时。他又回到了那间已渐渐熟悉的卧房,浑身几乎缠满了绷带一样的医用布条,身体依然很沉,可知觉却敏锐了许多,尤其是痛觉,他现在每有一点大的动作就迎来一阵钻心入骨的疼痛,像是把之前没能及时体验到的痛苦全部叠加到了一起似的。床是下不得了,他只好乖乖地原地摊着发呆。偶然间,他偏

  • 不死战神之那些遇见你的日子(3)

    初三是中考的备战和冲刺阶段,每个人都很忙碌,而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的快,好像一眨眼就到了中考的考场上,陈见依旧很紧张,不过她放慢了做题的时间,对有把握的题先做,没有把握的多看两遍题目,有时候题目看第二遍突然就又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果然老师说的心态很重要,是对的,平常心是不可能的,但是不要太过于纠结

  • 皇上请答应在线阅读第五章

    望边城地处北地郡,因为是王朝内最靠近北境蛮族领地的郡城,所以妖族祸乱不断。除了在漠北黄沙战场上有曾经隶属于老将军唐璜的白马铁骑剿杀越界蛮族和妖族,同时在郡内也有江湖势力汇聚而成的统一机构负责组织猎杀偷偷窜进王朝领地的妖物,这些机构被江湖好汉们统称为酒馆。初春时节,柳树抽芽,百花齐绽,本应是万物复苏的

  • 娱乐之传奇在线阅读第4节

    天道恒而人无恒,故明无明。《人皇道经-无明篇》“齐霞,修缮县衙和监狱都需要钱,你觉得这些钱应该怎么来?”坐在陈旧的椅子上,李星梦一边吃着外面买来的小吃,一边对着齐霞询问着。“目前紫瑰的财政收入有点紧张,至少需要两年才能有盈利,想要凑齐修缮县衙和监狱的钱,起码得五年。”齐霞这些天一直在处理县衙的财政以

  • 网游之神一样的队友在线阅读神针出现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今天是苏修第一次杀人,不过他更关心的是父母现在情况如何。他心里十分忐忑不安,苏修快速的跑下了山,拦截了一辆出租车,向着家的方向出发。苏修的第六感是对的,来迎接他的只有母亲。“苏儿,你去哪里了啊,警察局来人说你死了,我始终都不相信,你回来

  • 少年派:天子门生第八章在线阅读

    在家暖气足,楚戈踏着黑色人字拖,一件连帽衫,眉眼懒洋洋耷拉着,和在学校时不大一样。“知道什么,”他瞥一眼江驰的膝盖,“知道你很有礼貌?”我靠?江驰:“?你再说一句?”楚戈嘴角微压,重复:“有礼貌。”江驰:………楚戈有点被他表情取悦了的意思,转头进屋。从楚戈先一步知道大家底细、从江驰摔的那个大马趴,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