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怕你过分美丽之发现空间(4)

2021/6/12 6:16:02 作者:麦小冬 来源:红袖添香
怕你过分美丽
怕你过分美丽
作者:麦小冬来源:红袖添香
小粉丝想当大明星,苦练舞技只为一朝扬名!谁知遭遇暖心大总裁温柔插刀~一票否决梦想泡汤,前途堪忧吃饭成愁……小粉丝成了小助理,大明星变身大总裁“老板,我觉得你在玩我。”“怎么会?我从来不潜规则。”兜兜转转,偶像成老板,稀里糊涂,老板成老公!“听说你十年前就对我芳心暗许了?”“别冤枉我!”“那不然是谁苦练十年舞技,混进公司来接近我?”“……少血口喷人!”十年沉淀,一朝陌路成夫妻,两厢算计,意外促成美姻缘!“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说你不适合当舞者的原因了?”“你是对的。真正的舞者,应当能做到身体不动,但灵魂

晚上送走了在家里混了一餐晚饭的锦绣,洗了个香喷喷的热水澡,揉了揉走了一天酸痛不已的脚脖子,宋简儿直叹真是老了,想当年她和锦绣还有过从早上7点一真逛到下午6点,晚上还能顺便走走夜市的壮举,今天只是走了半天就成了这样,真是岁月催人老呀,不能比啊!

宋简儿突然想起早上在市场上买下的那根木簪,一把抓过包在里面翻找起来。这根木簪样式极为简单,只是在簪尾隐隐刻有祥云,宋简儿轻轻抚摸着木簪,感觉它滑不溜手,摸上去木质非常细腻,而且比一般的木头感觉要重了很多,摸上去有种似木非木,似玉非玉的感觉。但早上那种让的心中起悸的感觉倒是没有再出现。

宋简儿顺手就要将它放到床头,晃眼儿过好像看到簪子上有一宫装美女,宋简儿以为是自己眼花,急忙拿到眼前仔细看。

细看只见木簪祥云纹刻之中好像有金光浮动,赤金色的光线若隐若现,变幻无常穿梭于祥云之间,宋简儿揉了揉眼睛,以为是自己眼花。

忍不住凑近了仔细观察,手也跟着光线抚了上去,这些光线似乎慢慢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文字,字体看起来十分玄奥,但具体是什么字却认不出来,宋简儿像着了魔似的将手点到字中间。

一阵比早上更强烈的心悸由心底升起,接着指尖感觉如遭电击,这种感觉由她的指尖直向心脏传来,宋简儿想将手指收回,却发现好像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样,无法控制。

“见鬼了”这是宋简儿最近的记忆,接着她眼前一黑昏了过去,昏迷中的宋简儿身上不时闪过暗金光芒,她却不知道。

不知过了多久,宋简儿醒了过来,明亮的光线刺得她的眼前发花,宋简儿一下子弹了起来,看看自己,很好,木有缺胳膊少脚,接着好像想起什么急忙一把扑过去拿起手机,还好只是星期天下午5点,只是睡了一天而已。全勤保住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个(*+﹏+*)~@)

接着眉毛一竖,开始在床上翻找起来,想找出害她昏迷了一天的那根木簪,却发现什么也没有找到。不会是真的见鬼了吧,宋简儿一张清秀的小脸刹时皱成了一团。

这时,宋简儿感觉自己的胸口处传来灼热的感觉,低着一看,心口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祥云赤金暗纹,宋简儿万分肯定自己从小到大胸口是没有这个胎记的,那现在出现在她身上的这个是什么?伸出手在这片祥去上擦了擦,一阵失重感传来,宋简儿原地消失无踪。

失重感慢慢消失,宋简儿感觉自己的双脚踩在了地上,半眯着眼睛打量起四周来。

宋简儿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奇怪的地方,不得不说这里真的很美,比起大城市的繁华,这里多了一份静谧,脚下是一座精致的竹楼,竹楼后是一片飘渺迷雾映称着这里如梦似幻。宋简儿就站在竹楼的门口,竹楼很奇怪,与一般竹楼不同,竹子仿佛充满生机,竹叶向阳凝结出晶莹的露珠。

竹楼下方是一个莲花池,池水泛起阵阵薄雾,朵朵莲花长于其中若隐若现。莲花也与宋简儿平时所见不同,至少她可以很肯定地说她没见过花瓣上镶了一圈金边的莲花,这不是假花,这个宋简儿非常肯定,可能是一种变异品种吧。

莲池上一座弯弯的木桥连通竹楼与地面,竹桥与竹楼一样,竹体清翠,如碧似玉,充满生机。宋简儿踏上竹桥,穿过薄雾缭绕的莲花池,前面是大片的耕地,土地黝黑中泛着紫光,看得出来非常肥沃,地上种着不知道是什么药草,虽然宋简儿没有种过田,但至少她还是可以认出这种的不是庄稼。再过去是一片闲置的农田,让宋简儿大呼可惜,要是种上些小白菜什么的就好了,果然是吃货的第一反应。

跨过这片耕田,是一小片桃花林,林中桃树很无语的一部份正鲜花怒放,一部分果实累累,这里的果树成熟是不分时间的吗?宋简儿满头的黑线。一条铺着透明五彩石子的小路弯弯曲曲通向桃林深处,里面却是迷雾重重。宋简儿走近细看,这哪里是什么石子,分明是一颗颗翡翠,简儿倒吸了一口寒气,好奢侈的路。

踏上这条林中小径,宋简儿的嘴角抽了一下,想起之前那块种水一般,但中意很久却因价格要到小2000足有她一月工资而舍不得买的玉佩,现在她居然将种水比它好上千倍的的翡翠当做石子踩在了脚下,宋简儿就有一种世界玄幻了的感觉。

走过入桃林,穿过一小片迷雾,在小路的尽头是一汪清潭,而这汪潭水四周由一圈白玉围就,一冷一热分两侧汇于清潭,并在清清潭汇合中心形成一个小旋涡,潭水看起来并不深,潭底看上却也是铺满了白玉。入水口由两条山涧组成,山后一片雾濛濛看不清有什么,潭水看到入水口却看不出出口,只是感觉水不停汇入,水位却不见升高,显得有点诡异。

“对了,是声音!”右手握拳锤了一下左手心,宋简儿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这里非常安静,林间没有虫鸣鸟叫,水中不见鱼虾,更没有蜂蝶起舞,显得这里就像是一幅静止的画面,走了这么久才发现不对劲,让人不得不佩服宋简儿神经之大条。

虽然宋简儿很想试试那个温泉,也想尝尝树上挂着的大桃子,可是这诡异的情景到底拦住了她探索的欲望,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宋简儿想到了那座竹楼,那里会不会留有什么线索?宋简儿咬了下牙,转身往回跑。

第二次站在了竹楼门前。

“里面有人在吗?我可以进来吗?”宋简儿咬了咬牙,伸出手轻轻敲了敲门。

回答她的是一片静谧。

“没人在家吗?那我进来了哟!”小心地推开门。

眼前所见让宋简儿不由得张大了嘴巴,与外面自然野趣不同,屋里见雕廊花柱显得富丽堂煌,布置精美,置身其中仿佛进入了千百年前古代宫殿之中,精雕细刻的家具做工考究,呼吸间隐约闻到木质特有淡雅香味,每一件都仿佛带着历史的厚重感,宋简儿虽看不出到底是哪朝工艺,但并不妨碍她欣赏这栩栩如生的雕工,就是椅子的把手处都有精美图案,让人无比赞叹。

主位后面是一个巨大屏风,穿过屏风后面是阶梯直通二楼,阶梯的天井两边是两个小耳房,正中似乎是一间大茶室,品茶用具一应俱全,墙上挂着一把白玉制成的琵琶,前面是一张琴桌摆放着一架古琴,两各有两把看着有点像竖琴一样的乐器,简儿没有认出那是什么乐器,只是冥冥中觉得这之前一定住的应该是一位多才多艺的风雅之士。

沿着阶梯步入二楼,在楼口却出现了一首五彩光芒组成的墙,五色光芒不停旋转并于光墙的正中间交汇形成了一种灰色,这种灰色好像要可以把整个人都吸进去,宋简儿仿佛受到呼唤似地朝那伸出手,接着整个人就溶入这些色彩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是一瞬,又仿佛已经万年,宋简儿慢慢地又从墙的另一面出来,这次真真切切地站在了二楼的地面上。

与一楼的富丽堂煌同不,二楼显得十分简朴,堂屋正中摆放着一个香案,下面是一个藤草织就的铺团,上面供奉着一位谪仙似的女子,三千青丝并未全部挽起,只是发根处簪了一根木簪,看起来跟她之前所买的那根木簪一样,脸颊两旁各留了一缕长发自然散落,光洁的额头正中有一盛开的莲花形印记,浅绿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优美的颈项和隐约可见的锁骨,足下并未着鞋袜,晶莹如玉的脚趾就像是用上好的白玉精雕细琢而成。仙女绝美出尘的脸上最引人的还是那一双明眸,仿佛带着无数星光闪烁,久看似乎可以将人的魂魄都吸走。

宋简儿倒吸了一口凉气,用力晃晃脑袋,不敢再看。

低下头再仔细看前面的香案,香案上只摆放着一个香炉,旁边放着三根香,除此之外并没有摆放其他什么供品,不管怎样,宋简儿感到到底是闯了别人的家室,有失礼仪,给人上柱香也是她一片心意。

宋简儿跪在正中间铺团上,端端正正地行了三拜之礼,之后起身再拿起炉旁的三根香,香梗突然无火自燃,宋简自心中打了一个突,但到底她自觉只是失礼误闯,并没有乱动主人的东西,问心无愧,恭恭敬敬地将香插在了香炉之上,再返回垫子上重新行礼。

只是行礼中的宋简儿并没有看到,画上人儿的嘴角似乎向上一勾,笑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主角们为我疯狂崩人设之沙华失踪(7)

    “张姐,长孙沙华回去了吗”拿起电话拨通了保姆的电话。“太太?不是跟您出去了吗”张姐疑惑的声音响起。抬手看了手表,凌晨5点,也就是说一夜未归了。终于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打了一个电话。“灿,帮我查长孙沙华的行踪,尽快给我回复”打完电话,看了眼楼上,没有回去和林瑾儿解释。直接回了公司。“被人绑架了,现在人

  • 王途第9章在线阅读

    夜晚,林明宣掏出了手机。悄悄拨打了一个电话...“喂!圣主大人...有什么吩咐。”对方声音卑微至极,透过电话都能感觉到对方已经开始流汗发抖了。这是什么事情,竟是轮到圣主亲自联系。“破军,去给我办件事情。”“圣主大人,请尽管讲,能为您办事实属荣幸!”“...”翌日。林明宣今日反常的从沙发上起来没有去送

  • 霸道黑帝求放过在线阅读第10章

    孟思宇一走进房里就看见看见必勒格蒙着被子睡觉,他的两眉皱起,因为孕夫这样的睡觉姿势是很没有安全感的表现,故而,他便坐在床沿上稍稍拉下被子,然后像哄没有安全感的小孩一样拍了拍必勒格的后背以示安抚。而睡梦中的必勒格也好像感受到了孟思宇的安抚,双眉渐渐舒展了开来。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没有安全感?又

  • 惯偷在线阅读第六节

    卫东打来电话,问姜皙忙吗?姜皙让他直接到家里来。女人穿了一件真丝的白衬衣,轻如薄翼的布料下,透出一寸一寸若隐若现的曲线,下身是一条裸色素皮的A字型系带长裙,头发扎起,几缕碎发不经意垂下来。整个人高挑又很有味道。卫东觉得胸腔的烟雾更浓郁了,他移开目光。“饿了吗?”姜皙看着男人的脸,过后轻轻点头,“嗯。

  • 魔道祖师蓝大重生之拯救阿瑶计之第六章(6)

    膳堂众人早就听说明心阁昨日来了一位头戴帷帽的沈家三小姐,此人不仅武艺高深,凭一把乌金鞭击败了林飞泉的得意弟子,还胃口极大,吃光了自己和弟弟的两份晚餐都没饱。他们琢磨着这种既能吃又能打的女孩子最适合来膳堂了,不仅顿顿管饱,还不怕受人欺负。不过也就是想想,膳堂三年未进新人,这帮老伙计早就麻木了。却没想到

  • 仲夏纳微凉前言

    神州浩土,滋养万物。万物生“灵”,皆入道庭。道家有云“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渺之门也。”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乃天地之根本,道生万物法则,道生恶,亦可生悯。九天之下

  • 我们的十年之同路

    婚礼结束后谭睿和何妍各自回去收拾东西,约好了在汽车站会和。谭睿到得早些,就先到售票处买好了票,正要往外走,忽然听到旁边有人叫他的名字:“……谭睿?”谭睿怔了一下,不太确定眼前牵着男孩的女子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李慧?你是……李慧?”李慧是他的高中同学,后来考上了也位于A市的师范大学。大一时他们走

  • 落日领主[基建]第一个世界→→→

    今天是周末。李毅在男朋友家里过的夜。男朋友叫孙肖,和他同岁,他们在一起已经半年有余。因为正处于高中毕业的假期,李毅时间很多,经常跑来和男朋友腻乎。男朋友很温柔,他的眼神总能让李毅溺死在其中。只是……他隐约察觉到这种温柔是男朋友的假象。孙肖的控制欲很强。特别是在某些时候,喜欢用不容拒绝的命令语态指挥他

  • 火影之霸王崛起普罗米的怀疑

    现在正是农忙时节,等几人吃完了饭,过了好一会,这户人家的其他几口人才借着最后一点余晖摸回家。“孩子他娘,饭好了吗?”“娘!我要饿死了!”“叫什么叫,小点声,有客人来了。”房间外面的声音骤然降低,但离门口最近的哈里森还是能听到他们低声的交谈。“客人?现在又不是商队过路的时节,再说那事之后不是没什么人来

  • [龙族同人/BG]黎明曦光在线阅读第三章

    “好强的感知能力!”一名男子从一棵树后走了出来。明明是个男人,那人却生得极其漂亮。黑发和衣都是飘飘逸逸。天生的桃花眸里仿佛有一湾深潭,深不见底。若惜千羽冷道:“前辈有何贵干?”那人比女人还要艳上三分的红唇轻勾“也没什么,觉得你这丫头有些有趣。”有趣?若惜千羽冷笑“哦?那敢问前辈我哪有趣了?”“像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