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大唐:从十万英灵中复活开始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6/12 6:08:20 作者:新朝王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唐:从十万英灵中复活开始
大唐:从十万英灵中复活开始
作者:新朝王来源:飞卢小说网
李夜,大唐旧太子。他本是李世民的皇长子,也是最受人尊崇敬佩的太子殿下!三年前…他奉命镇守幽州,却被人陷害,引突厥骑兵奇袭,李夜血战到底,最终全军覆没,十万英灵,血染大地!三年后…太子新立,幽州事件被人遗忘。浩劫再起,突厥大军入侵边疆。却在此时,一位少年,一身血衣,从幽州走出!一切,从旧太子李夜归来开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话说陆长鸣回自己屋后,却似“掉了头的虾蛄”一般,没精打采的,别人与他说话他却是也不理,与昔日的“话唠子”陆长鸣判若两人,只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竟似痴傻一般,同屋的师兄弟们都猜他怕不是疼傻了吧,想着过一阵子就好了,便不再去自讨没趣。

想不到的是这陆长鸣当天晚上就恢复了,只是话不似平时那么多就是了。

当夜,戒律堂师兄奉道一师父之命来给陆长鸣送两颗药丹,陆长鸣注意到盘子里还有四颗药丹,便问是给谁的,戒律堂师兄说这都是给大师兄的,道一师父自觉早上对大师兄下手太重(毕竟挨一下戒鞭比挨十下戒板都疼),甚是后悔,因此多给了两颗。

陆长鸣似乎能想象到早上大师兄“受刑”的凄惨之状,那一下下的戒鞭似抽在自己心上一样疼,于是索性将自己的两颗药丹又放回盘中,说道:

“那把我的这两颗也给了大师兄罢!”

“这。。。”戒律堂师兄显然有些为难。

“没事儿!我陆长鸣可是铁打的身板,早上那几下不碍事儿的,不信你瞧,一点也不疼!”说着陆长鸣甚是用力地在自己身上拍打了一番,依旧是一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模样。

“好吧,那陆师弟早些休息。”说完戒律堂师兄便退了出去,轻轻将门掩上。

门合上的那一刹那,陆长鸣便似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软在床上,随之而来的是周身剧烈钻心的疼痛,到了夜里更是疼得难以入眠,不过他却是连呻吟都不敢呻吟一声,生怕“漏了陷”。古语云“自作孽不可活”,说的便是这陆长鸣了罢。

第二日,陆长鸣不似往日那般早起,想是昨晚折腾了一夜无眠,竟是睡到日上三竿才醒,醒来时屋里已没有人,师兄弟们都修习早课去了。陆长鸣伸了个懒腰,正欲打开门迎接阳光,两张人脸却是直愣愣地扑入眼帘,陆长鸣险些被吓死(其实陆长鸣的胆子比老鼠还小,很容易被吓到,尤其是见到诸如蛇这类可怕的动物,他可以当场吓晕,平日看起来胆大不过都是他逞强装出来的罢了)。仔细一看,原来是西边禅房的小师弟悟星和悟尘二人,陆长鸣对他们是再熟悉不过了,他们时常一左一右跟在道一师父身边,若道一师父是老阎王,那么他们便似阎王身边的“小判官”,所以陆长鸣私下里经常“小判官小判官”地称呼他们。

“你俩个不去跟着道一师父念经,来我屋里作甚?”陆长鸣没好气道。

“道一。”悟星说道。

“师父。”悟尘接道。

“命我们。”

“来。”

“看管。”

“你。”

只听这一句话陆长鸣的头便来回转了六次,怕是再说下去该得颈椎炎了,这也是陆长鸣不爱与他们两个说话的原因,每次与他们说话前务必记得先纠正他们,让他们一个人一口气把话全部讲完才行,否则必会得颈椎炎。

“你们一个人一次性把话讲清楚!悟星你来说!”陆长鸣道。

悟星点点头一本正经道:

“道一师父是这样说的:‘陆长鸣这小子本性横竖是改不过来了,昨天的惩罚明显没有让他长记性,必须要给他来点狠的!干脆就禁足他三个月不准出寺庙好了!’所以派了我们两个来监督你陆师兄。”

看着悟星愣头愣脑一本正经地复述道一长老的话,陆长鸣笑到肚子疼,他问道:

“道一师父真这么说的?”

悟星仍是一本正经地点头,似乎并不觉得自己的话有多好笑。

陆长鸣依旧笑个不停,直到最后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才罢休。

果真,悟星和悟尘不愧对得起“小判官”这个封号,接下来几日,无论陆长鸣走到哪儿他们都会跟得紧紧的,寸步不离,弄得陆长鸣反而浑身不自在起来。

一日,陆长鸣欲进茅厕,悟星悟尘也要跟进去,陆长鸣不耐烦道:

“干甚么干甚么?!我就出个恭——!你们至于嘛?!我又不是要从那茅坑里钻下去!”

两人方才作罢,不过也只是蹲守在茅房外等待着,不敢远离。

在大师兄养伤期间,陆长鸣几乎每天都会去看望他,只是因为大师兄屋里总是有人,便一直不敢进去,只好在远处观望着。一个月之后,大师兄终于可以下地走路了,但他身边依旧围着许多人,陆长鸣便不敢靠近,不过心里着实为大师兄的康复感到快乐。

只是陆长鸣注意到,大师兄走路时总是一瘸一拐的,不知何故,刚巧又遇见了前几日提醒自己别去大师兄屋里的好心小师弟,便上前问道:

“嘿!小师弟,上次谢谢你了!我可否向你打听件事儿?”

那位小师弟一见是陆长鸣在与自己讲话,登时又激动得不得了,两眼一翻险些晕过去,陆长鸣便顺势扶了他一下,心里却是十分同情与无奈,想着这位小师弟许是有什么“顽疾”罢。

其实并不然,这位小师弟法名叫悟茗,因为家里太穷供养不起便入寺当了小沙弥,只是这孩子与其他师兄弟有一点不同,他是个天生的“话唠子”(这点和陆长鸣倒有几分相似,只是他的毛病要比陆长鸣更甚许多),成天爱到处讲话,正所谓“言多必失”,这悟茗便是因此得罪了许多师兄弟,成为了众多师兄弟茶余饭后追打的对象,几乎没什么人喜欢和他一起,因此他也总是孤身一人。他老早之前便听说了陆长鸣的“大名”了,只是不似其他师兄弟那般对陆长鸣嗤之以鼻,他反而十分佩服陆长鸣,具体原因他虽然自己也说不清,但总是在心中将陆师兄当成“偶像”一般。

“小师弟是否太过疲劳,需要回屋休息一下吗?”陆长鸣关切道。

“不不不!”悟茗赶紧摆手道,“陆师兄想问什么尽管问好了,悟茗知道的一定回答!”

“哦——!原来你叫悟茗啊!茗即为茶,清正和雅,茶如其人,人如其茶,真是个好名字啊!”陆长鸣笑道。

一听自己的“偶像”这么夸自己,悟茗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对了,悟茗,我想问你的是,你可知大师兄的腿怎么了吗?”陆长鸣正经道。

悟茗一听陆师兄问起此事,表情立时变得夸张起来,他把那长颈鹿般的脖子左摇右晃,似是有什么重大机密怕被偷听了去,又似在故弄玄虚,一双鬼机灵的大眼睛似会说话般将人牢牢吸引着,等确定周围没人后,悟茗清清嗓子道:

“陆师兄,这你恐怕问对人喽!那天事发之时,正是风起云涌,沧桑变幻,我正要往香积厨去帮厨,不巧路过了戒律堂,只听戒律堂传来道一师父‘哇呀呀呀呀’一声大吼,那声音似雷公一般,当时我手中正端着一水盆,被吓了一跳,手中的盆登时落地,然后戒律堂又传来道一师父的大喝:‘觉空啊觉空!陆长鸣那小子脑子进水了方且不论,你脑子是也进水了吗?!’”悟茗一边说着一边学起了道一师父凶神恶煞的架势来,把陆长鸣逗得直乐。

“我立即预感大事不妙,赶紧去看,只听见戒律堂里传来‘啪’,然后又传来‘啪啪’,然后又是‘啪啪啪啪啪’,只见大师兄跪于中堂,任那戒鞭在他身上肆意横行,任是那后背血流如注,他却是隐忍不语,那个场面啊!却是。。。啧啧啧啧!”话未说完,悟茗却是又卖起了关子。

“却是什么?!”陆长鸣急忙问。

“却是血雨腥风!惨不忍睹!!天地为之变色!!!鬼神为之哭号!!!!盘古为之垂泪夸父为之太——!息——!啊——!!!!!”悟茗把语气越越拖越长,到后面险些没气儿了,陆长鸣便赶忙为他拍了拍背。

悟茗已讲到不能自已的境界,却是声情并茂,似在讲一个旷古传说,夸夸其谈,滔滔不绝,只是没一个字儿是讲到点子上的。陆长鸣见悟茗如此投入,便不忍打断,看他表演倒是看得饶有趣味,心里想着这孩子真是个人才啊!

终于,等悟茗曲尽词穷,累得气喘吁吁后,陆长鸣才问道:

“那大师兄的腿究竟是怎么了?”

“废了。”

“废了?!!!”陆长鸣嘴里似塞了一个柠檬。

“是啊!他左腿上的七经六脉给道一师父的戒鞭震碎了,郎中来诊断过,别说练剑了,就连走路可能也成问题了。”

“走路怎么也成问题?”陆长鸣追问。

“就是不能走太久啊!走得太久会伤及经脉,怕是以后连站着都成问题了,唉——陆师兄你是没看到大师兄当时那绝望的神情啊!天妒英才啊!”

陆长鸣霎时惊出一身冷汗,心头顿时涌起一股怒气,只是这怒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他将双拳愤然砸向自己的双腿道:

“怎会这样?!便是把我这双腿砍了换大师兄那一条腿也值得啊!!”

“陆师兄?你怎么了?”

“没。。。没事,悟茗你先走罢!”陆长鸣却是对着悟茗笑道。

悟茗也果真是个天真少年,以为陆师兄是真的没事了,便蹦蹦跳跳地离开了,不过行至一半却又回过头来,两手做喇叭状对着陆长鸣喊道:

“陆师兄——!谢谢你听悟茗将那么多话——!你是第一个不嫌悟茗烦的人——!陆师兄是好人——!大大的好人——!”说完,悟茗便似兔子一般跳走了。

陆长鸣痴痴一怔,倏然间只觉一股暖流自心底里涌出,如沐三月春光。

这是第一次有人夸他好。

时光似流水般又过去了几日,这天,盛光明媚,百鸟齐鸣,陆长鸣正兀自坐于屋顶,发呆。

“乐天——!乐天——!”

陆长鸣正于虚无之境游历,一听这呼唤声竟觉得如梦似幻,当真个跟做梦一般。

“是我在做梦罢,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不可能是大师兄罢。。。他该是不会原谅我了。。。”想到此处,陆长鸣发出一声苦笑。

“乐天——!乐天——!陆乐天——!再不回该削你嘴皮子了!!”

陆长鸣顿时惊醒,循声望去,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人竟真个出现在了眼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开局成了邪神大佬入世历练

    伍逍遥凝望了一会老道士,突然,对他跪下了!咚~咚~咚,“老头子你要保重身体”伍逍遥跪在老道士面前,磕头了三个响头,然后红着眼说道。他知道老头子是认真的。“呜呜呜”小白抱着伍逍遥的裤脚叫道,小白大概也知道要和他离别了“好了,孩子,好好照顾自己,教你的东西千万不要落下,来拿着,这块玉佩是当初佩戴在你身上

  • 浅陌の蝶之舞(东邦 网王)之女警李小青

    李小青正漫步走在一个偏僻的巷子里,她的身份不足为外人所知,甚至如果知道会引来许多麻烦。因为...她是警察!三个月前,在一个酒吧里死去了一位女性,此后又再次死了两位,死者皆因身体血液枯竭而死,脖子上的动脉,出现了两个血洞,让人不禁想起吸血鬼来,为了防止再次出现受害者,警方挑选了五位身手矫健的女警察,进

  • 穿书后我在八零当神医在线阅读第七章

    天机阁这个古老到不知从何说起,且最为神秘的势力。没有人知道它的根基在何处,也没有人见过其展现实力,但是每逢至尊大帝现世都会拜访天机阁。在天机阁没有种族之分,据说不论是人类兽族还是幻妖,甚至连异人和妖兽都可以成为天机阁的成员。而每隔十年一届的英才联会成了世人眼中天机阁选举成员的唯一时刻。每次起源世界有

  • 『综文野』我为幸福所伤金府命案

    地藏菩萨又名地藏王为地狱之佛,教化众生,救渡一切地狱之灵。地藏菩萨有一坐骑,名谛听,善听人心,陪伴地藏王已有万年,受佛法熏陶,耳濡目染,终有一天变化成凡人形体。地藏菩萨见状道“这实属天意,我身在地狱不便管人间之事,此时正值释迦摩尼佛灭度,新的弥勒佛尚未降生,六界大乱,人间疾苦,你既已成人形,你可替我

  • 网游之神域剑魄第一章在线阅读

    有马贵将把公寓钥匙放在玄关的矮柜上,回身注视这曾短暂属于他的居所。这是一间简陋狭小的单身公寓,不到十坪,堪堪满足一个人的日常起居。除去厕所之后的空间更是小得可怜,单人床、矮桌以及衣柜差不多将整个房间挤得满满当当,站在玄关就可以一览无余所有的光景,甚至不用转动眼球。三个月前他来到这里,带着库因克、任务

  • 至尊仙路:渡缘之第四章(4)

    4.“但他没想到的是,死人也许没死。”小天狼星伸出闲着的一只手,在斯内普脖子后边轻轻的捏了捏,“告诉我马尔福都在策划些什么,西弗勒斯。”“他的计划……。”斯内普从他的胳膊间把自己抽离出来,斯莱特林挨着格兰芬多,在窄窄的床上勉强地躺了下来,“这可真是该死的暖和,布莱克。”“不用谢。”小天狼星咆哮般地笑

  • 白羽传说帮帮我……

    后座的赫凌尧倏地起身抢过方向盘,急转弯,“呲……”轮胎划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昏暗的道路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黑痕。赫凌尧弓着身子,近190身高的他,修长的双腿还在后座。他弓着上身俯在驾驶座上的安桥身旁,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周身寒气萦绕!安桥睁眼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被这么一闹,安桥本回了些神,可这男

  • 一剑红尘了七日游

    易子小姐来通知正式队员的选举时间。爷爷桑岛慈悟郎决定让善逸去。善逸:“不行不行不行,我肯定不行。我不去,我会死的!”师兄看他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十分来气,说道:“这种废物去了也是送死,不仅会死,还会丢干净师傅的面子。”桑岛慈悟郎不高兴道:“狯岳,你不要这样说他。你们师兄弟应该互相扶持才对。而且,他现在

  • 彪悍的人生宫宴

    南楚众人行礼道:“见过大魏皇帝。”皇上目光灼灼地盯着南楚公主,似乎要透过一层面纱,将美人盯出两个洞来,忽道:“把面纱摘下,抬起头来,让朕看看。”这南楚的公主性子似乎很冷,但还是依言摘下了面纱,李明舟未曾抬头,可仍旧听见场上传来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遂下意识地抬眼,正巧同正对面坐席的顾铮目光相接。仅仅这

  • 大神是不用开挂的第四章

    阎寒是被李轩的惊呼声吵醒的。他睁开眼睛,突然而至的冰雪世界瞬间将他的心俘获。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虞雪会对冰川情有独钟。无尽的蓝色,那是天空;无尽的白色,那是冰雪。李轩兄妹俩已经下车了,探险队的其他成员也陆续从其他车上下来,卸下东西准备就地搭建营地,这也是他们这次行程的起止点。“哇!太漂亮了!太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