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无限外挂在线阅读第5节

2021/6/12 5:43:53 作者:qaz2521414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限外挂
无限外挂
作者:qaz2521414来源:飞卢小说网
凭借外挂,穿梭于万界,收集美女,提升实力,看叶子轩如何成为无上主宰。(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万枯山的风景比名字要好,主峰举日擎天,峰顶平缓广阔,万枯山两侧青黛山峦无数。我圣教总坛所在便是这万枯山主峰了,正中偏后位置自然是我邪王殿,左右是两大护教法王宫,周围还有“一堂三殿一药庐”,下有教徒千千万,势力范围绵延万里,别处还有分坛。

副教主以及无极殿、封魔殿、无神殿三位殿主都已死于我手,“蔽日”、“遮天”两大护教法王与鬼医却还在。

我并不是回去找鬼大夫的,那家伙杀人的手段比治人要好很多,我只听说过他把人折磨疯的,可没怎么听过他把人治活,除非你杀人的手段在他之上他惹不起你。

万枯山上灵丹妙药无数,定能助我早日复原,我也想回到一切发生的地方,好好研究一下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如今很难有人认出我来,要小心被当成闯入者杀死。

我低头看看自己这双手,没有刀疤、没有茧子、没有伤痕,哪里还是邪王的那双手?若是鬼大夫知道妖姬养的毒虫汁液沁入我体内,而我却没死,他一定会把我切开看看是怎么回事,或者把我当药材炼了丹药。

当不了邪主不算什么大事,被鬼大夫捉到可就惨了。但是圣教里面再弱肉强食也不会比我落入正派武林更危险,更羞辱,所以这个风险还是要冒。

山路崎岖,我仰着头眯着眼睛看看太阳,估计天黑前还是能够到达山顶的。低头看路,却见到本该是喽啰驻守的地方东倒西歪的都是死尸。

难道这么快就开始内讧了?

我快步上前查看。

死的喽啰虽然是各殿的都有,然而从伤口来看却是死于一人之手,魔门妖女琼花。这手法我已经很多年没再见到过了。

魔教是另一个被正派武林不齿的教派,十几年前曾被我师父打得一败涂地,差点被我圣教吞并,后来一路逃去了邻国逐渐被人遗忘,近些年来才从武林边缘重新崛起。听说他们新一代的魔帝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堪比师父当年,我本想魔功圆满之后约战魔帝,可惜如今只能是妄想。不知此时魔教前来滋事为的是什么。

山上巨石之后隐约有窸窣声,我刚一走近就被一只手抓住了脚腕。

“告,告诉……魔帝来了……”

那喽啰眼睛圆睁着,声音断断续续的听辨不清,说完这句话就断了气。

真是废话,我看他尸体也能得出这样的结论,真不明白他挣扎着一口气怎么就不能说些有用的?比如魔教来了多少人?哪些人?什么目的?

跟死人生气也没什么用,我一脚把他仍抓着我脚腕的手踢开,然后俯身查看尸体。

他是被魔帝的招数余力震死的,筋脉断了能有四个时辰以上了,和其他守卫同死于一招。我看到石头后的污渍,估计魔帝来时他刚在这里方便完,躲了个好位置可惜依然躲不了死亡的厄运。

这山脚附近有几家民居,位置并不在上山的必经之处,我却偏离了方向往那里走去。

果然如我所料,这些平民也都死了,死亡时间却近了许多,像是魔教的人从山上下来时做的。

房子都塌了,看起来这魔帝从我圣教出来之后火气不小。我已经不需要知道山上的情况了,如此快速的从我圣教杀进杀出还能有此余力屠杀平民,山上的人估计已经被他们都当废物除掉了,不知道魔帝留了多少人驻守。

我沿着只有自己知道的密道潜回殿中,阴暗的圣教总坛里没有一个魔教的人看守,我走在暗道里,挨个地方查过,各处都七扭八歪躺了尸体,其中不乏一些教中主力。鬼大夫阴气森森地倒在地上,后背上插着六七八样兵器,周围还有被他各种□□杀死的魔教成名的高手,我将鬼大夫的尸体搬了出来,放在他平时配药的座位上,就像是他累睡着了那样。

他桌子上的药钵里蜷着几只死虫子,正是从三个死去殿主身体里挖出来的蒙心蛊,看起来他这些天在研究我被背叛、失踪的真相。

我也不知触到他石头桌子上的哪个机括,咔嗒一声弹出来个一个暗格,其中藏着个小药瓶,金铸瓶身,镶嵌蓝红宝石,盖子被雕刻成仙鹤头颈,栩栩如生,小小的药瓶看起来甚为精巧珍贵。我晃了晃瓶子,骨碌碌药丹转动的声音,我这才放心地打开药瓶闻了闻,是一颗龙魂护元金丹。这是鬼大夫压箱底的宝物,无论是怎样的重伤剧毒疾病,必能使人在病入膏肓之际起死回生,可惜这药并不是仙药,无法将死尸变活。我将药瓶贴身揣着又到别处寻找。

我四处搜索自己能用上的东西,一些藏得明显的宝物都被魔教的人拿走,捡漏工作一定要非常细致才行。我将找到的一副袖箭绑在手臂上,小时候用过的一把匕首藏在靴子里,还有妖姬的一个没被用过的竹筒和一盒子淬好毒的吹针也被我揣在了怀里。我现在内力全无,这些暗器最低调实用了。

在这里总共的圣教教徒的尸体还不到我总坛十分之一,也许有的人被擒了或者逃跑了。我觉得更有可能的是杨颜派出来很多人到处找我,所以总坛的主力并未与魔教交锋。

魔教早有预谋而我圣教正处于群龙无首混乱之时,总坛被弄成这样也不算太丢人。踏平我万枯山后魔教更是势头正盛,杨颜绝对不能带兵立即反击,一定会让教徒们暂时散去其他分坛聚集,避其锋芒保存实力,他本人此时也许是在去往京城分坛的路上。

我圣教有两大护教法王。一个是从所谓名门正道降来的遮天法王杨颜,虽然杀人时下手狠戾却依然带着些以前的恶习,比如良心还没丧尽、容易被人道德钳制等。用我师父的话说就是:脑子不住在脑壳,脑壳里全都是泡沫,只一刹的花火。

另一个是蔽日法王范奎,虽然本身特长有限却因为混了些资历掌握了很多人的信息而成为师父当年的左右手,是个众所周知的怕死鬼、顶级恶人里的异类。

蔽日护教法王殿里是死人最多的地方,范奎武艺低微,却很怕死,因此随身的侍卫随从最多,如今都层层叠叠地在他殿中死着。我圣教总坛俨然成了一个毫无生机的大棺材。

我跨过尸体,顺着一路的血迹,最后来到后山的守缺殿。

这里是我闭关修炼的所在,比其它几个殿小很多,平时也没人守卫。

此时,殿中间的位置趴着一个染满血污衣着华丽的人,像是被打伤之后从别处一路拖到这里来的。看背面还挺像范奎的。

“邪主有难,魔帝杀我。”他手臂边上歪歪扭扭得写的血字,已经凝成了黑色。

我将他翻了过来正面朝上,八字眉八字眼八字胡,这倒霉货果然是我家老法王范奎,他居然没有逃走?

我连忙上去探他颈脉,居然还有一息尚存。我连忙用手指往他喉咙里填进刚才找到的那颗龙魂护元金丹续命,然后毫不可惜地随手把药瓶丢了。在范奎身上翻出几张银票来,揣在自己身上收好。

翻出我闭关吃剩的肉干,打了一桶山谷的泉水,放在他身边。

我如今自身难保顾不了他,以后如何,全是他的命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灯下黑之我是半神之天网

    “哎呀,忘记告诉你了,老师制作的墨斗,连空间也能弹,哈哈哈……捆仙绳!”江寒手中,出现了一根闪烁着五彩光芒的绳索。“捆仙绳,”黑袍青年呆呆地重复了一遍,“上捆诸天神魔,下捆九幽阴灵,此等宝物,竟然落在你的手里。唉!”他长叹一声,“没想到啊,没想到啊,数兆载的光阴,百世轮回,我却依然不是你的对手,既生

  • (日娱)嗨!地表最强助理第七章在线阅读

    坛子狐妖慢慢抬起了头,两颗虚化的眼睛红丢丢的,里面充满了怒气与怨气,整个狐妖的身体比之前大了将近三倍,嘴里伸出长长的獠牙,两双手此刻已经化成两只长长的利爪。吴用看的冷汗直冒,以前听老爹说过狐族的人要是使出九尾追命,想都别想能跑多快跑多快,但现在这个场面跑是不可能跑,蛮子还在旁边看着呢,就算被打的满地

  • 逆仙九歌在线阅读异色瞳老板娘

    开店的都希望门庭若市吧!偏偏有人就不想。怀古市,市中心有片做旧仿古的商业区,是在之前的四合院群的基础上改建而成的,那可是怀古市的商业黄金地段,寸土寸金的。这年头生意难做,有些店刚开,好不容易死撑了一年,新一年的房租没赚到不说,投入的金钱就跟石沉大海一样,半点瞧不见。即便这样,这片区域照样长盛不衰,更

  • 她莫得感情在线阅读第9章

    甘砂举目四顾。有推着婴儿车的年轻母亲排队时分神哄哭闹的小孩,收银台前不会用移动支付的花甲老人从零钱袋里抠钢镚,穿蓝色马甲的超市员工收集丢弃在出口的手推车,一切都像普通清晨该有的样子。她侧头问游征:“发现有人盯着吗?”不假思索,“有。”甘砂警觉,“谁?”“我。”“……”甘砂又拿手肘撞他肋骨,游征机警后

  • 网王-恰好相遇第10章在线阅读

    柳苍南很久没有练功了,这天晚上,他一个人悄悄地走去花园,想尽情地舒展筋骨。在差不多走到厨房时,发现一个人从厨房的门缝里探出头来,鬼鬼祟祟地向四处张望,因为一群花木阻挡,他没有看见柳苍南。柳苍南借月光一瞧,这个人正是宋来。柳苍南不明白,宋来这么晚到厨房干什么。随后,他看到宋来手提一个篮子,向自己的房间

  • 嗜血交缠在线阅读第4章

    原来她就是月夕!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华夏军工企业龙头的SFO集团第一顺位继承人。月夕,二十六岁,毕业于华夏最高学府J大,占据J大群芳谱第一长达六年,不过,她可不是好看的花瓶而已,而是一个能力与相貌处在同等级,曾今一份提案就让SFO集团年利润增长十个百分点的的才女,是一个集家世,相貌,才华于一身的传奇

  • 邪神断天在线阅读第1节

    疼,头疼。林青木还没睁开眼就感觉头上撕心裂肺的疼,手晃晃悠悠的伸到了头部打算揉一揉。“嘶~”倒抽了一口凉气,林青木看着手上粘稠的血迹,有一瞬间的晃神。他头上怎么会有血?要知道他最注重的就是这张脸,要是破相了,他还怎么在娱乐圈里混?平时脸上就是起个痘他都能惆怅半天,经纪人也会对着他像个唐僧一样的说个不

  • 千金来袭之傲娇竹马请接招在线阅读向小卖部进发

    周昊把仅剩的水装进了矿泉水瓶子里,才装够两瓶,而米也只剩一个小塑料袋这么多了,这几天光吃白米饭周昊都快吃吐了。不过无所谓,只要能到胖子那里,食物和水都不是问题。其实从这里到小卖部不过也就两三千米,不过在这个活尸密布的街道走过去,难度实在太高。又放了一套衣服,身上穿了一件冬天的棉袄,把自己全身裹得严严

  • 落虹剑之第四章(4)

    第四章越仲山接到叫他“滚回家”的电话时,已经接近十点钟,越宅如今只剩下两个老人,平常这个时间,早已经熄了灯火。等他的车进了大门,伺候他奶奶的付阿姨就在台阶上等着。这幅场景很熟悉,是被派来给他透风的。“在书房,看着不太生气,待会儿要是说你,别出声就行。”越仲山点头答应一声,被她领进门,帮他挂外套,又拿

  • 太古武王在线阅读第九节

    白皙的后背涌现出诡异的花纹,甚至形成了一个图案,很像是一个大章鱼坐在一个人的头上。力量!青阳这一瞬间感觉到无穷无尽的力量,自己的魔力在这一瞬间就仿佛可以填满深渊,假如掌握九级魔法的咒语,青阳甚至可以感觉自己能够释放出来。不过此刻,魔法的诡异出现了,他感觉到了,自然界的魔力正在稀薄,甚至部分元素狂暴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