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炮灰女配重生了之洞房

2021/6/12 1:39:25 作者:官秋 来源:晋江文学城
炮灰女配重生了
炮灰女配重生了
作者:官秋来源:晋江文学城
入v公告:6.18从第20章开始倒v,感谢大家支持呀。与京都第一豪门贵公子傅远联姻后,花芙每日都像活在梦里。小姐妹玩耍不去了,星不追了,整天琢磨怎么做好傅太太,结果有名无实的傅太太只当了半年,就被车祸终结了。死后被扔进炮灰回收站的花芙才知道,原来的世界只是一本书,整本书都是讲述她丈夫和女主的爱恨情仇,而她,只是一个出现不过两章的炮灰原配。不愿做炮灰的花芙机缘巧合下重生。重生后,花芙每日三省:搞事业了吗?追星了吗?打男主脸了吗?事业:花芙可努力了呢^-^星:坑死我了呜呜呜男主傅远:……啪啪啪阅读指

姜水谣摸着下巴,看来她重生后,回了别人的身体,变成了一个健硕的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将军。

幸福来的太突然,从一个农家女变成将军,她是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复仇了?

也不知这将军属下又多少兵马,身旁护卫武功怎么样。不过回头一想,就赵氏那体格,随便一个护卫去了也能将她给打趴下。

姜水谣幻想着虐赵氏的情景,忍不住邪魅的笑了起来,被仇恨冲昏头的她,已经过早适应了这个将军的身份。

阿秀瞧见她是有影子的,又壮胆摸了他的手腕,确认了姜水谣是活人,高兴的痛哭流涕:“太好了,将军你活过来了,快跟我去老爷和老夫人那去,自从你出事,他们双双晕倒,现在还未醒转。”

姜水谣没有反抗,这小婢女眉清目秀,而且还是一脸可怜楚楚的模样,听她的语气,应该跟这具身体的主人关系还不错。

路过姜水仙的身旁时,她忍不住踩过她的脚背,以表达自己的狠意,忽略了她这具身体是会武功的,姜水谣用了很大的力。

昏迷的姜水仙痛的醒来,手掌的骨头差点被踩碎,刚睁了眼药说话,看到姜水谣抬手从供桌上抓了两块糕点,一块塞到嘴里,一块塞到袖子里。

诈尸?偷吃?

感觉背后有目光注视,姜水谣回头对上姜水仙的眸子,立刻翻了白眼,做出一个面目狰狞的鬼脸。

姜水仙眸中的泪珠子还挂在眼帘上,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白眼一翻再次晕倒。

那“咚”的一声沉闷的响声已经是第二次响起,姜水谣瞪着她,心想着摔不死你!

阿秀领着姜水谣一路走过长廊,穿过假山,这才到了主院正房那里。

天色虽晚,扔不打扰她观赏精致,长这么大何曾见过这样的气派的大宅院,还有数不清的屋子。

门口那守卫看到姜水谣,眼睛都要瞪出来,直到阿秀领了姜水谣进去,他俩还没回魂,刚才听人吆喝将军诈尸了,他们还训斥了那人,现在自己居然也看到了。

想想就感觉毛骨悚然,俩人互相递了一个眼色,一溜烟跑的没影,哪里还敢守在这里。

老将军和老夫人早已得到消息,这会正在屋子里面悉悉索索的穿着衣服。

死去的儿子回来了,老天开眼啊,老夫人谭氏已经五十岁高龄,这会激动的没拿拐杖就要跑出去,跟二十岁的小姑娘一样矫健。

老将军也不甘示弱,推开搀扶的人大步迈了出来。

进了门,姜水谣一眼就看到正扶着老夫人往外走的姜水仙,她妹妹这腿脚果然比嘴都不逊色,自己还未到,人家话都说上了。

老将军攀胜虽年过五十仍精神抖擞,一脸威严的站在那里。老夫人谭氏风韵犹存,满脸春风,二人看到姜水谣破涕而笑,对着他伸手。

在路上的时候姜水谣趁机向阿秀套了几句话,现在已经确定,她这是回到她未来夫君樊子期的身体内了,怪不得她妹妹会哭的那么痛。

虽然在心里已经盘算好怎么开口,这会见到两位老人她嘴巴怎么也张不开,管陌生人喊爹娘,她还需要在心里练习几次,所以这会就只能傻笑应对。

如果是旁人看到她的样子,没准就以为她是脑子有问题。

谭氏率先开了口,走过去握着姜水谣的手,“儿啊!真是老天有眼啊,下午你出事后,娘就连夜让人去了普济寺请了慧仁大师过来,本打算为你念经超度,没想过却让你活过来了,改日娘就上山去,捐出万两白两,重修普济寺。”

万两白银?这将军府真够有钱的,姜水谣打量起老将军和谭氏,觉得眉眼之间跟她在黄泉看到的那个男子有些相似。

她怀疑,自己看到那人会不会就是樊子期?

“老天没有亏待我们樊家……”老将军只说了一句就老泪纵横,老来得子已是不易,还出了那么大的祸事,他几乎扛不住,要将府中一众人等都给斩杀,还好老天有眼,让儿子回来。

寒喧之后,谭氏把怔住的姜水仙推到姜水谣怀里,还拍着她的手背吩咐:“爹娘没事了,你赶紧跟水仙回去吧,因为你出事她这眼睛都哭肿了,今晚是你们的洞房花烛,不可错过,水仙可得加把劲,为娘生个大胖孙子出来。”

“对、对!”老将军附和,捋着胡须一脸慈爱。

姜水仙害羞的点头,拿出自己被踩红的柔荑去拉姜水谣,想博取同情。

姜水谣视若未睹,心里暗自得意,这个身份太好用了。

莫名其妙而死,现在看到这个妹妹她气还没消,哪有心情给她好脸色。不过为了查出自己的死因,她打算把姜水仙给灌醉,从她嘴里打听出来自己受害的事。

“咳……爹、娘,你们早些安歇,我和水仙就告退了。”姜水谣有些紧张的道,低头时偷偷瞥了一眼姜水仙的脸色,白嫩分润,哪像是伤心的样子。

姜水仙,你等着瞧,你最好跟我的死没有关系,要不然,哼!

告别二老,姜水谣让阿秀去准备酒菜。

府中众人虽已听说将军活过来了,可谁也不愿靠近,只有阿秀一人忙前忙后的奔跑,大冬天的累的满头大汗。

姜水谣把一切看在眼里,第一次有人伺候着,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酒菜摆放停当,姜水谣亲自给她妹妹姜水仙倒了酒,哪知姜水仙酒量太差,居然一杯就倒了,任凭怎么唤都没反应。

姜水谣心中气愤,想给她两个巴掌,后来碰到她染了红晕的脸又忍了下去,君子报仇需光明磊落,不能偷偷伤人。

折腾一天,她都有些乏了,直接踢掉鞋子跳上床,把刚才藏进衣服里的供品拿出来吃。

吃着供品,她想到了在冥府遇到的男子,也不知他是不是樊子期,如果真的是就太可惜了,好歹也是自己的夫君,长的那么好,年纪轻轻就死了,还是自己福薄,无福消受。

她吃的正香,身后冷不丁的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抢了我的身体,还要这里吃得欢,你真够阴险的,在黄泉那会为何不喊我?”

姜水谣跳下床,提心吊胆的躲到了帘幔后方,一双眼睛在房间何处打探:“谁,给我出来?”

被她这么一喝斥,腰间那枚刻着神兽纹理的玉佩,突然散发着幽光,一闪一闪的照亮了身后的墙壁,上面还模糊的看到一个人影。

姜水谣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奇状,忘了害怕,连忙要去摘那玉佩,“你这东西都成精了吗,居然能开口说话了。”

“姜水谣,你明知道那阴差勾错了魂,为什么当初不喊我?”墙上那个阴影再次不悦的问道,声音幽冷瘆人。

姜水谣这才想起是有这么一茬的,绿光突然环绕她脖颈,勒的她喘不过起来。

“咳……别冲动……”姜水谣被那道绿光掐的上不来气,生怕又会没命了,惊恐的胡乱叫道,“将军……大爷……大哥……夫君……”

情急之下也口不择言起来,胡乱喊起了称呼。

樊子期听到最后一个称呼才松了手,他现在周身几乎都是透明的,旁人根本看不到他,而姜水谣也是因为摘掉了玉佩,才看到他的模样。

如果不是姜水谣提醒,他都要忘了这个女人才是她的原配。

“天呐……我居然看到鬼了……”姜水谣又喜又怕,泪都惊了出来,她退回到床旁,唯唯诺诺的冲樊子期道:“好歹夫妻一场,将军不会跟我着小女子过不去吧,不过我为什么能看到你?”

樊子期面色缓和,坐在她身旁向她解释:“因为我是中元节那日出生的,所以这身体跟常人不同,我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后来一个法师赠了我这枚玉佩,有玉佩在身,我这身子才与常人无异,你占了我的身子当然也能看到了。”

姜水谣惊魂未定,擦了把额头的冷汗,也就是说她现在如果出了这间屋子,说不定是会看到一些例如吊死鬼、淹死鬼什么的,想想就觉得可怕,她抓了玉佩慌忙往腰间拴去。

“慢着!”樊子期制止她。

姜水谣被吓了一跳,看到一只修长的手按在自己手上,那种碰触之下,居然没感觉到冷,反而不好意思起来,她紧张的问:“你干嘛?”

“帮我找到杀害我的凶手!”樊子期眼神冷肃,凝视着她。

嘴上说帮,但是语气就是命令的,一点也不客气。

姜水谣心底莫名的惊恐不安。

“将军大人,不是我不帮你,是我有自知之明,就我这文不能破案,武不能抓人的,怎么帮你查案,你就饶了我吧。”

她刚说完,绿光那再次袭击她的脖颈,她难受的喘着气,无力翻着白眼:“你这是谋杀亲夫……亲妻啊……在黄泉那会是你把我推了出来,我们两清吧,你有对不住我的,我也有对不起你的。”

樊子期收了手,觉得这样欺负一个弱女子有些不光明磊落,他该另想它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灯下黑之我是半神之天网

    “哎呀,忘记告诉你了,老师制作的墨斗,连空间也能弹,哈哈哈……捆仙绳!”江寒手中,出现了一根闪烁着五彩光芒的绳索。“捆仙绳,”黑袍青年呆呆地重复了一遍,“上捆诸天神魔,下捆九幽阴灵,此等宝物,竟然落在你的手里。唉!”他长叹一声,“没想到啊,没想到啊,数兆载的光阴,百世轮回,我却依然不是你的对手,既生

  • (日娱)嗨!地表最强助理第七章在线阅读

    坛子狐妖慢慢抬起了头,两颗虚化的眼睛红丢丢的,里面充满了怒气与怨气,整个狐妖的身体比之前大了将近三倍,嘴里伸出长长的獠牙,两双手此刻已经化成两只长长的利爪。吴用看的冷汗直冒,以前听老爹说过狐族的人要是使出九尾追命,想都别想能跑多快跑多快,但现在这个场面跑是不可能跑,蛮子还在旁边看着呢,就算被打的满地

  • 逆仙九歌在线阅读异色瞳老板娘

    开店的都希望门庭若市吧!偏偏有人就不想。怀古市,市中心有片做旧仿古的商业区,是在之前的四合院群的基础上改建而成的,那可是怀古市的商业黄金地段,寸土寸金的。这年头生意难做,有些店刚开,好不容易死撑了一年,新一年的房租没赚到不说,投入的金钱就跟石沉大海一样,半点瞧不见。即便这样,这片区域照样长盛不衰,更

  • 她莫得感情在线阅读第9章

    甘砂举目四顾。有推着婴儿车的年轻母亲排队时分神哄哭闹的小孩,收银台前不会用移动支付的花甲老人从零钱袋里抠钢镚,穿蓝色马甲的超市员工收集丢弃在出口的手推车,一切都像普通清晨该有的样子。她侧头问游征:“发现有人盯着吗?”不假思索,“有。”甘砂警觉,“谁?”“我。”“……”甘砂又拿手肘撞他肋骨,游征机警后

  • 网王-恰好相遇第10章在线阅读

    柳苍南很久没有练功了,这天晚上,他一个人悄悄地走去花园,想尽情地舒展筋骨。在差不多走到厨房时,发现一个人从厨房的门缝里探出头来,鬼鬼祟祟地向四处张望,因为一群花木阻挡,他没有看见柳苍南。柳苍南借月光一瞧,这个人正是宋来。柳苍南不明白,宋来这么晚到厨房干什么。随后,他看到宋来手提一个篮子,向自己的房间

  • 嗜血交缠在线阅读第4章

    原来她就是月夕!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华夏军工企业龙头的SFO集团第一顺位继承人。月夕,二十六岁,毕业于华夏最高学府J大,占据J大群芳谱第一长达六年,不过,她可不是好看的花瓶而已,而是一个能力与相貌处在同等级,曾今一份提案就让SFO集团年利润增长十个百分点的的才女,是一个集家世,相貌,才华于一身的传奇

  • 邪神断天在线阅读第1节

    疼,头疼。林青木还没睁开眼就感觉头上撕心裂肺的疼,手晃晃悠悠的伸到了头部打算揉一揉。“嘶~”倒抽了一口凉气,林青木看着手上粘稠的血迹,有一瞬间的晃神。他头上怎么会有血?要知道他最注重的就是这张脸,要是破相了,他还怎么在娱乐圈里混?平时脸上就是起个痘他都能惆怅半天,经纪人也会对着他像个唐僧一样的说个不

  • 千金来袭之傲娇竹马请接招在线阅读向小卖部进发

    周昊把仅剩的水装进了矿泉水瓶子里,才装够两瓶,而米也只剩一个小塑料袋这么多了,这几天光吃白米饭周昊都快吃吐了。不过无所谓,只要能到胖子那里,食物和水都不是问题。其实从这里到小卖部不过也就两三千米,不过在这个活尸密布的街道走过去,难度实在太高。又放了一套衣服,身上穿了一件冬天的棉袄,把自己全身裹得严严

  • 落虹剑之第四章(4)

    第四章越仲山接到叫他“滚回家”的电话时,已经接近十点钟,越宅如今只剩下两个老人,平常这个时间,早已经熄了灯火。等他的车进了大门,伺候他奶奶的付阿姨就在台阶上等着。这幅场景很熟悉,是被派来给他透风的。“在书房,看着不太生气,待会儿要是说你,别出声就行。”越仲山点头答应一声,被她领进门,帮他挂外套,又拿

  • 太古武王在线阅读第九节

    白皙的后背涌现出诡异的花纹,甚至形成了一个图案,很像是一个大章鱼坐在一个人的头上。力量!青阳这一瞬间感觉到无穷无尽的力量,自己的魔力在这一瞬间就仿佛可以填满深渊,假如掌握九级魔法的咒语,青阳甚至可以感觉自己能够释放出来。不过此刻,魔法的诡异出现了,他感觉到了,自然界的魔力正在稀薄,甚至部分元素狂暴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