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系统商店之邪神宗在线阅读牛奶

2021/6/12 2:05:31 作者:北抌 来源:纵横中文网
系统商店之邪神宗
系统商店之邪神宗
作者:北抌来源:纵横中文网
在宗门危难之际,捡了个系统,从此,叶邪便踏上了寻找父母,和兄弟一起纵横天地,顺便带着系统这个孤儿成为绝世强者的道路。

徐井年到家的时候大概是十点,徐酒岁还没回家。

等他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徐酒岁已经坐在沙发上了。她赤着脚,缩着腿整个人团成团陷进沙发里,长牛仔裤捞到膝盖上方,张牙舞爪的纹身露出一条锦鲤和半拉武士猫的猫屁股。

她正满脸乐呵地在微信跟人聊天,聊天对象是姜哥,说是有个哥们要来做纹身。

【姜宵:那人刚失恋,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处于一念成佛,一念成魔的关键阶段,所以想肩胛部位来个唐僧,提醒自己要摘下绿帽,放下屠刀,做个好人。】

【岁岁平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儿!】

徐酒岁笑出猪叫。

【姜宵:图么你看着设计啊,要半僧半魔,黑白,魔的那半拉眼睛是红的。】

【姜宵:最好复杂点,扎得他嚎啕大哭,给他一个宣泄的机会——以上来自我个人建议与发言。】

【岁岁平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

【姜宵:虽然我个人觉得这么个创意吧,佛像纹身上到底好不好啊,不会背不动遭灾吧?】

【岁岁平安:你真的是接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养出来的退伍军人吗?】

【岁岁平安:纹身不迷信,迷信不纹身,晓得伐?】

【姜宵:晓得,我错了大姐。】

【姜宵:我管我妹要校服了,她答应了。】

【姜宵:我已经看过了,还是全新的,我他妈就呵呵了,她都高二了,校服还是全新的!】

徐酒岁笑嘻嘻地跟姜宵道谢,跟他约好下周五去他的酒吧拿校服,并拍着胸脯表示一定好好安排他的哥们,不把人扎哭不算完。

这边正扯犊子,便感觉到肩膀上落下一滴带着香皂味的水珠,她偏头,发现徐井年正凑在她旁边盯着她的手机屏幕,好像是看了好一会儿了。

感觉到徐酒岁扭头,他抬手指了指她的手机屏幕,面无表情道:“这男的是不是想泡你?”

徐酒岁扣了手机,把他的脑袋推开。

徐井年顺着她的力道坐直:“这谁啊?”

“你同学那个哥哥,来我这做《水墨山海》系列之傻雕……那个。”

徐井年“哦”了下认真想了想,试图把这号人从记忆力挖掘出来,想了半天想起来了:“就开酒吧那个?从武警部队负伤退伍的?”

“嗯。”徐酒岁漫不经心应了。

“把你逗得咯咯得像只智障母鸡,不是挺好的吗?你说你就跟这种人在一起多好?”

“哪好?”

“风趣,高大,强壮,富有。”

徐酒岁“嘶”了声:“富有?老娘饿着你了怎么着?”

徐井年看她龇牙咧嘴的,懒得跟她闹,用毛巾擦了擦头,正想说什么,这时候家门被人敲响了——

姐弟二人对视一眼:他姐弟俩都到位的情况下,家门基本没人另外来敲响过。

徐井年想了想,大概知道是谁了,推了徐酒岁一把让她坐好,站起来去开门。

门口果然站着薄一昭,他也已经洗了澡,换上了一件短袖T恤和牛仔裤,头发吹干了有些蓬松,不像是平时那样一丝不苟的……看上去比白日里年轻且稍微没那么严肃了些。

见徐井年开门,他也没有往门里看,只是特别规矩地目视前方,对门里的少年道:“我有事出去一下,家门开着,你一会直接过来,客厅有书桌,自己开灯。”

那略微清冷的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徐酒岁已经跳起来了——

她手忙脚乱地从沙发上弹起来,跳着把自己捞起来的牛仔裤裤脚放下来,穿上拖鞋,噼里啪啦一阵鸡飞狗跳!

等她伸手扒拉凌乱头发,三步并两步冲到门口,徐井年转过头冲她嘲讽地掀了掀唇角:“别窜了,人都走了。”

徐酒岁挤开他伸小脑袋看了眼,走廊上果然空无一人。

她把脑袋缩回来,斜睨徐井年问:“你去他家干嘛?”

“写卷子,”徐井年用一根手指推开她凑过来的脑袋,“也不知道谁害得,老子今晚一晚上脑子里就剩‘开普勒第三定律’,长那么大头一回让老师给开小灶,丢人不丢人!”

徐酒岁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转。

徐井年立刻说:“你不许来。”

徐酒岁“嘁”了声:“他人都不在,我去干嘛?”

徐井年见她拒绝得那么干脆,一脸不在乎的样子,稍微放下心来,狠狠瞪了她一眼以示警告,长臂一伸捞了自己的书包,开门去隔壁了。

……

关门声响起,徐酒岁也转身干自己的活儿去了,姜宵的朋友加了她的微信,而且第一时间就把设计稿定金三千块打了过来。

徐酒岁想了想,顺手给徐井年转了一千块,暗示他别老想着把自己的姐姐嫁给土地主吃香喝辣,还能饿死他不成?

弄完了一切,徐酒岁放了手机,转身回了书房——

说是书房,其实也算是她的工作室,只是里面还摆了一张书桌和一个书柜,桌子给徐井年写作业用的,书柜放着他要用的参考书。

剩下的地方就都是徐酒岁的了,一个巨大的绘画工作台,上面扔着草稿纸,笔,水墨彩颜料,还有调色盘,桌子上零散散落几张她随手画的一些小物件。

徐酒岁坐在桌子前,构思了下客户要求的“半魔半佛唐三藏”大概的模样,心中就有了一定的想法……

低下头,没一会儿就沉浸在工作里。

铅笔在纸张上飞快勾勒,发出“沙沙”的声音,没一会儿,打型完毕,一副人像便出现了——

那是一座半身像。

男人肩上披着袈裟,头上戴着僧帽,大耳垂眼普度众生状,是标准的佛像应有姿态。

而这只是他的左半边脸。

男人的右半边脸,却完全是恶鬼的狰狞,金刚怒目,额有独角,肌肉上挑,獠牙阴森……

只是那也不完全是恶鬼相,伴随着寥寥数笔勾勒,在恶鬼相面部又被勾出几笔,像是斑驳的墙龟裂落下后留下的裂痕,恶鬼面具之下,是佛光洁的平和与仁慈。

徐酒岁低着头,想了一会儿,顺手在草稿的右下角落了个“《蜕佛》”定下主题,一副纹身稿的草稿就有了雏形。

徐酒岁长吁一口气,放下笔,揉揉肩抬起头发现,已经十一点了。

把草稿发给客户,徐酒岁走出书房来到客厅,通过自家的铁门缝隙看了眼对面门,门还开着,里面透出一点点光。

她想了想,转身进了浴室洗澡。

洗完澡出来十一点十五,她去厨房煮杯蜂蜜牛奶,给徐井年端了过去。

小心推开门,做贼似的东张西望——

隔壁的装修以暗色调为主,木地板,茶几前铺着厚厚的白色仿裘皮地毯,一股子性冷淡风扑面而来的。

薄一昭还没回来,徐井年坐在客厅角落的书桌上,头也不抬地说:“进来吧,做贼啊?”

徐酒岁脸上出现一点点笑容,脱了鞋赤脚踩在木地板上,走过去把牛奶放了:“给,祖宗。”

温热的牛奶落在书桌上,这边徐井年手中的笔,在倒数第二题一大堆公式后面飞快地落笔,龙飞凤舞地写了个“a=3”,得出这一题的准确答案。

“还没写完?”

“这才多久,半个小时?班里那些人一个半小时才写完这张卷子。”

“那你很棒棒了。”徐酒岁看了看他手里的笔想了想说,“我就随便问问,你别着急,反正你明天又不上课。”

今天周五呢,明天学校不上课。

十八中就这点好,说是重点中学,但是周六从来不补课,高三也不,徐酒岁还读书那会儿开始就这样了。

“嗯,明天出门等我,我去你店里帮忙……你先去坐着,一会儿我写完一起回去。”

徐井年已经开始读手里卷子最后一题的题干。

徐酒岁老老实实去沙发上坐下,也不敢乱动,只是双手放在膝盖上坐得笔直,四处张望着周围——

薄老师家里就像他本人一样,充满了自律的味道。

所有东西放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的。

桌子上放了把车钥匙,车标来看是挺贵的车,徐酒岁伸出指尖在上面蹭了蹭……

然后不敢让它移动分毫,又缩回手。

就像是对这把钥匙的主人。

憋足了劲儿想撩他。

又他妈有点怕他。

徐井年读完题干,发现这题还真有点难度,可能要用到微积分,刚想抬头跟徐酒岁说一声这题要些时间……就看见她腰杆笔直地坐在那里,脑袋转来转去,像只刚钻出洞的狐獴。

又蠢又可爱。

徐井年瞬间被她逗乐了:“你干嘛呢,薄老师又不在,至于像个小学生似的吗?”

“……”徐酒岁尴尬了,抬起手摸摸鼻尖,“你别说,心动是心动,姐姐还真有点儿怕他这类人……大概是高中天天被教导主任站在楼下抓迟到,抓出的后遗症。”

她上高中那会儿就是迟到狂魔,打断腿都改不了硬要磨蹭到上课铃响才进教室那点臭毛病。

徐井年又瞅了她一眼,徐酒岁已经换上了睡意,白色的长裙,吊带的,但是裙摆盖住脚裸,挺保守……小姑娘往深蓝色沙发上一坐,深浅对比,让人有些挪不开眼睛。

她正垂着眼摆弄手机,乖得很。

“我马上好。”徐井年又强调。

徐酒岁头也不抬地应了声。

少年低下头继续解题,等沉浸进题海里,瞬间就忘记了时间概念,连屋外进来人也没发现——

薄一昭进家,第一时间就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

只是这个人明显是规矩过了头,除了不远处,正埋头写题的少年手边多了一个杯壁上挂着牛奶残液的空杯子,家里每一样东西都摆在它们原来的位置——

其余的,包括他回家时随手扔在茶几上的车钥匙在内,纹丝不动,角度都没变过。

小姑娘穿着白色的睡衣长裙,这会儿抱着腿,缩成一团像个雪球似的窝在沙发脚裸,脸放在区起的膝盖上,睡着了。

睡裙下摆露出一对白兮兮的脚丫子,脚指头莹白圆润,肉乎乎的,脚底微微泛红踩在沙发边缘。

她嘴微张,垂到唇前的头发伴随着她的气息微动,眉毛舒展,睡得特别香甜的样子,脸蛋上有粉色的红晕,婴儿似的嫩,让人想掐一把。

“……”

薄一昭定眼看了一会儿,发了片刻的愣。

这才收回目光,径直走过了她,来到书桌跟前。

“写完了没?”

他没发现自己说话的时候却是下意识放轻了声音的。

徐井年还是被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薄一昭回来了,他叫了声“老师”,然后清了清嗓子回答:“马上,这就好了。”

说好也是真的快写完了,最后还差一个方程解开就完事那种。

薄一昭看了看手表,他出去了大概一个半小时,徐井年应该只用了一个小时甚至更少时间就完成了这张试卷,如果晚自习他精神也这么集中,应该是第一个上来换卷子的。

薄一昭心里给了肯定,嘴巴上还想敲打两句提醒他以后学习要集中精神,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就听见后面沙发上传到窸窸窣窣的声音。

回头一看,原本蜷缩在那的小姑娘醒了,那双眼角微下垂的杏眸此时睡眼朦胧,脸上还带着自己手压出来的印子,脸上的粉色还没褪去,懵懵逼逼的,毫无设防。

徐酒岁抬起头一脸懵逼,就和薄一昭平静的黑眸对视上。

徐酒岁:“……”

徐酒岁:“呃?”

这一幕来的有点突然,徐酒岁第一反应是就是摸了下自己的嘴角有没有口水,然后飞快地弹起来:“老、老师,你回来啦?你饿不饿?我看你今晚只吃了面包?喝牛奶吗?我家还有牛奶!”

博一昭挑了挑眉,没说话。

在他后面,徐井年咬着牙的声音响起来:“徐酒岁,你给我下来!”

徐酒岁愣了下,半秒后反应过来——

视角不太对。

薄一昭明明比自己高大半个头呢,这会儿她在俯视他。

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捏着裙摆,赤着脚,站在别人的沙发上。

徐酒岁整个人灵魂都放空了三秒,一瞬间身上所有的气血都冲上了头,一张脸从刚才泛着睡意的粉红变得通红,她尖叫一声,跳下沙发。

地板被她踩得发出“咚”的一声巨响,像是哥斯拉一脚踏上太平洋沿岸,她脸都快烧起来了,只想死亡。

夺门而出的时候,耳边还听见男人低沉又平淡的声音提醒:“穿鞋……”

后面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越忙越错,听见他的声音,她只条件反射,无比洪亮且斩钉截铁地回答:“我不!”

……

徐酒岁跑走后,薄一昭家中很长时间处于一种窒息的死寂。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这么久,男人的目光从门口收回来,转身,用困惑又迟疑的声音问身后少年:“她说什么?”

徐井年:“……”

徐井年面无表情,把姐姐的壮举重复了一遍——

“‘我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卡召唤之出道战!

    “假面骑士Build…?!”“不…!”手捧着书一脸紧张的沃兹摇了摇头否决掉了月读的认知,“那家伙不是假面骑士Build的变身者,至少在这本书上面的记载中不是。”“魔王陛下…!”沃兹站在了庄吾的身前,发现事情并不简单,来自于Build的可不是一同作战解决掉异类骑士的邀请。而是充满了敌对意味的戏谑!——

  • 万界之铁血魔团在线阅读第六章

    “师尊的意思是,玄墨尊者……是我的父亲?”宋凌脸色怔了怔,愕然问道。“是。”清云真人颔首。宋凌实在想不通,她不是没想过自己的父母,可前世三百多年都没听说过有关自己父母的消息。而现在,却忽然得知,玄天剑宗的前宗主,那位声名赫赫境界高达渡劫期的玄墨尊者竟然是她的父亲。“可玄墨尊者百年之前就已陨落,而我今

  • 千常无珏第四章在线阅读

    连续修炼了几天,刘劫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好,以前他体质偏寒,非常怕冷,手脚总是冰凉冰凉的,现在全身上下每日如阳光普照般温暖舒服,身体也愈发强壮,这种清晰可见的变强的感觉真是太爽了,刘劫都快上瘾了。同时,他博览群书,从浩瀚的史书中也找到了修炼界的一部分蛛丝马迹,与脑海中的记忆相互印证。他发现,修炼界

  • 藏不住喜欢在线阅读钻心咒

    德拉科是最后一个下车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上已经没有人了。除了火车不时发出的沉闷的轰鸣声,就只剩下孤孤单单的几盏壁灯在古老的墙壁上散发着幽幽的光。德拉科略微站了站,一路穿出国王十字车站,没有一丝停留。大概是因为圣诞节的缘故,车站里等车的麻瓜也非常少。他们向这个穿着考究孤身一人的少年发出探究的目光,但是

  • 梦幻世界之征程在线阅读第一节

    第一章“轰!”一团烈火在少年的掌心熊熊燃烧,而少年仿佛感觉不到烈焰炽热的温度一样,甚至将手掌紧握,把烈焰攥住。让人震惊的是,烈焰包裹着少年的拳头,却丝毫没有将他的皮肤灼伤,仿佛生长在少年的皮肤上一样。御火法术!少年双目泛光,盯着手上熊熊燃烧的烈焰,满脸都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之色。少年名叫董遥,一觉醒来之

  • 女太子的小秘密之阮氏三雄

    这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赵有财时不时的拍拍张小明以防止他睡着,张小明也回应着轻拍赵有财两下。只是这等了也有半天功夫,那三个庄稼汉的呼声反倒是此起彼伏没有停过,张小明心中生疑,心想从入店到此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怕是二叔久不出门心中多疑了。张小明本想着凑近去叫二叔莫要多疑,早些睡觉,此时这赤脚铺上的三个庄

  • 开局评测核电池之神,请多多保佑缪斯!(2)

    “凛酱!”啊!是大家!听到有人呼唤着自己名字,凛从石凳上站起来眺望,能看到8人正往这里走来,凛十分高兴地冲她们挥着手,大家没有坐缆车呢!果然,爬山就是要一步一步走上来喵!“大家!凛捡到了一枚很有趣的……”“一个人走这么快可不行哦。”海未擦着汗,小小地责备了一下星空凛:“身体没事吧?”“哎?嗯……抱歉

  • 少盟在线阅读第三章

    时绛推门而出,只见那白虎脚底下踩着一具尸体,被一群厉鬼包围了,厉鬼形状可怖,有些四肢残缺,更有甚者,胸口被破开了个大洞,洞口要断不断地挂着几节肠子,夜风呼啦啦地从洞口穿过。“怕是血腥味太浓引来了厉鬼。”顾出白说完这句,从腰间取出软剑,飞身杀入战局。时绛走到一个水缸面前,一拂衣袖,水面中映出方才离开的

  • 我也不想开挂啊新发型

    秋暖回到家里已经将近11点了,刚一打开门,后妈便开口了,好像故意等着她似的。她看到秋暖的样子,明显一愣,但是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怪声怪气地说:“一个女孩子晚上回来这么晚,真是不自爱啊!”回来晚=不自爱?后妈这逻辑是怎么来的?秋暖不想和后妈吵架,只是淡淡地解释:“我去染头发了。”“呵,染头发?”后妈冷笑

  • 天使会降临在线阅读暧昧

    (罗老板视角)第二天,“C513”酒馆。我从我房间的床上醒来,看了看钟,六点。“才六点,再睡一会儿......”我又躺下了。不过好像有什么事来着。“淦!差点忘了”我急忙起来,匆匆洗漱后,给电钻留张字条,离开了酒馆。七点半,布拉斯公司楼下。“呼......”我长出一口气,总算赶上了,不然要被那个家伙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