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惑仙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6/12 1:15:25 作者:费忘 来源:17K小说网
惑仙
惑仙
作者:费忘来源:17K小说网
我想让这世界有个真。我想找找人生的意义。我想在这个世界存在。我想看看,什么样的价值与价值观无关。……

“因为欲,是人的本性。你可以不看它,不触碰它,假装它不存在,但它永远都在那里。追求‘无欲’的境界,本身就是执念。”

那一刻,那个人就要转身了,路小蝉的呼吸都拉长,他借着小少年的眼睛想要看清楚那人的样子,可梦里的一切倏然破灭。

梦醒之时,路小蝉这一场大病,莫名其妙就好了。老乞丐都说他福大命大。

路小蝉却气店小二倒下来的花生米,老乞丐全吃了,路小蝉一粒都没吃到。

老乞丐毫不在意地说你病得连嘴都张不开了,哪里咽得下花生米啊!

路小蝉预感梦中挂满瓶瓶罐罐的少年就是自己,而那个不苟言笑的谪仙一定是对他非常重要的人。

当他把自己的梦告诉老乞丐的时候,老乞丐却开玩笑说你上辈子过奈何桥的时候肯定是撒了孟婆汤。要不然就是听故事听多了,把自己也放进故事里了。

路小蝉却认定那不是故事,说不定自己出身仙门,梦中那个冷清却仙气四溢的身影就是哪家的玄门宗师,能治好自己的眼睛。

老乞丐又笑了,对他说看不见也有看不见的好处,不会被美色迷惑,谁知道路小蝉梦中见到的男子是仙还是魔。

老乞丐还神叨叨地说什么“一念成神,一欲入魔。”

路小蝉不理睬老乞丐,时不时就守在酒肆之下,盼着有一日能再饮一口“醉生梦死”,他并不好酒,可似乎只有大醉一场,兴许能再见梦中的谪仙一面。

只是没想到,三日之后老乞丐就是吃花生米把自己给呛死的。

路小蝉对花生米没有怨念,却忘不了梦里面的身影。

可在这之后七八年过去了,路小蝉哪怕偶尔喝上一两口“醉生梦死”,都没有醉过。

不醉,就无梦。

无梦,自然撞不到仙。

路小蝉笃定,肯定是酒肆老板黑心,酒里面不知道兑了多少的水,才让人喝不醉。

正胡思乱想着从前做过的梦,路小蝉就听见酒肆对面传来喜极而泣的声音。

“阿宝!阿宝!为父走遍大江南北,终于找到你了!”

路小蝉一惊,阿宝也是一个乞丐,他们两个,一个瞎一个哑,岁差不多,经常为了抢吃的大打出手。

按道理瞎子和哑巴打架,瞎子肯定吃亏,但是路小蝉总能把阿宝打的满地找牙。每次都是阿宝可怜兮兮看路小蝉吃东西。

但没想到阿宝竟然时来运转了?

父子二人当街相拥大哭。

“阿宝!你慢点吃!慢点吃啊!我们罗家良田千顷,最不差的就是吃的!”

“唔唔唔……”阿宝此时狼吞虎咽,他老爹说什么,他压根就听不进去。

“我可怜的儿子啊!还好有你脖子上的枫叶胎记,不然为父我真不知道如何寻你了!你放心,就算你口不能言,为父也会好好待你,给你取几个媳妇,好好照顾你!”

罗家的家丁给阿宝换了衣衫,他老爹亲自背着阿宝上了马车,就这么走了。

路小蝉愣坐在那里。

店小二支开窗子,笑着调侃:“喂,路小蝉,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啊!从前是你欺负阿宝,这会儿阿宝的亲爹来寻他了!人家就要去过吃穿不愁的好日子了!你再看看你……诶诶诶!路小蝉,你怎么哭了啊!”

路小蝉的脸上落下两行清泪,一双眼睛也红了。

店小二在这窗下见过他无数次,照面打多了,也有些情面,见他忽然哭了,竟然不知道怎么安慰了。

“你……你别哭了……兴许,你也有什么爹爹娘亲在寻你呢?只是,只是还没找到你而已!”

路小蝉眼瞎心不瞎,他知道自己之所以会成为乞丐,说不定就是因为生下来眼睛就有问题。他的亲爹亲娘怎么可能来寻他?

“普天之下,我就欺负的了哑巴阿宝!现在阿宝跟着他亲爹走了!我就没人可以欺负了啊!”

店小二顿在那里,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大概没有人能体会路小蝉此刻真正的心情。

虽然他平日里和阿宝总是打架抢饭吃,可彼此却是个寄托。

阿宝现在跟着他的亲爹走了,路小蝉只怕再不会有朋友了。

没过多久,那辆马车又转了回来。

阿宝从车上跳了下来,冲向路小蝉。

店小二赶紧拍窗:“赶紧跑!阿宝来找你寻仇了!”

走过路过的都围上来,要看路小蝉倒大霉。

谁知道阿宝飞扑进了路小蝉的怀里,唔唔唔的哭着,哪里是要寻仇,明明难舍难分啊!

路小蝉叹了一口气,拍了拍阿宝的后背:“阿宝,你去吧,我就不跟着你去了。”

“唔唔唔……”阿宝摇着脑袋,拉着路小蝉的胳膊。

路小蝉把阿宝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小声道:“阿宝,你听着,富贵人家不比寻常百姓。你爹丢了你这么许久,肯定不只你一个儿女。你爹对你心怀歉疚,一定会找大夫治你的哑病,你且记住,就算能说话了,也不要叫人知道。吃饱喝足,凡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阿宝泪如雨下,还是要拽着路小蝉走。

“你此去,吃穿不愁,但是必然寄人篱下。我路小蝉自在惯了,眼睛又瞎,看不到别人的脸色。

你记住我说的话,也许能一世平安。”

阿宝的亲爹也下了马车,他知道儿子是舍不得朋友,本来只要儿子能开心,多养个瞎子乞丐也没什么,但回去免不了会被现在的夫人嫌弃。

路小蝉不跟他们走,也算有眼力了。

阿宝的爹扔了一袋银子给路小蝉,算是谢过这些年路小蝉对阿宝的照顾了。

路小蝉有了钱,摸了半天正要递给店小二,买上几坛“醉生梦死”,有人从他的身边疯跑而过,把那袋银子给顺走了!

“娘的——”

路小蝉气得吐血,好不容易就要喝到嘴边的酒,又没了!没有酒怎么到梦里见他想见的人!

江无潮就站在离路小蝉不远的地方。他修行多年,听力比凡人敏锐了不知道多少倍。

他本来以为这个躲在医圣神像里偷东西的小乞丐一定会跟着那个阿宝走,但没想到他不但没走,还对阿宝说了那样一番话。

此刻那一整袋银子都没了,他也没高声喊捉贼,只是叹了口气又坐回了原处。

江无潮走到了路小蝉的面前,半蹲了下来,明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路小蝉却勾着嘴角笑了一下:“哈哈哈,江无潮,你来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

“你身上的梧桐清香啊。”

江无潮颔首一笑。执梧山庄位于执梧山巅,山上满是梧桐树,大多都生长了千百年,自然也有了灵气。

江无潮从小在执梧山庄长大,身上免不了不沾染了梧桐清香。

“那人抢了你的银子,你为什么不喊?”

“我为什么要喊?”路小蝉歪了歪脑袋,“就算有人把贼人拦住了,抢下了银袋,谁会把银子还给我?当然,除了你,江无潮。”

“你也太悲观了。好心人还是会有的。”

“我在这里长大,这里每个人的性格脾气我都了解的很。我一个混吃混喝终日不劳作的瞎眼乞丐,忽然得了一大笔钱银,他们都会怎么想?”

路小蝉勾着嘴角,那双眼睛却是流光溢彩,带着狡黠。

江无潮环顾四周,看见那些男女老少,果真没有人对路小蝉有一丝同情,街边小贩甚至都在幸灾乐祸。

“我只是丢了一袋钱银,没有人为了这袋银子谋我的性命,已经是运气了。而且罗员外给我那袋钱的时候,说的是多谢这些年对阿宝的照顾。我自问没有照顾过阿宝,无功不受禄。这袋钱,没了,便没了呗。”

江无潮叹了一口气,开口道:“你倒是生性洒脱。我们修仙讲求‘割欲’,心无邪欲,才能登峰造极。如果你的眼睛看得见,倒是修仙的好料子。”

“什么?割欲?我有欲!我要每天都吃得饱饱的!穿的暖暖的!最重要是每日喝上几坛‘醉生梦死’,到梦里会我的美人!修仙什么的不适合我!江老哥你慢慢来啊!我等你修成正果好照拂我啊!”

江无潮低声笑了,随即又一把扣住了路小蝉的手腕,简直要把路小蝉的腕骨都捏碎了。

“我问了很多人,没有人听过离澈君的故事。你说谎骗我!”

路小蝉挣不脱对方。

“一千多年前无意境天之战,寻常的说书先生岂能知晓?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从哪里听来的!”

“你……你快放手……快放手……我告诉你就是了!”

江无潮这才松开了路小蝉。

“确实不是听说书先生说的……”

“那是听谁说的?”

“是曾经收养我的老乞丐,讲给我听的!不就是些玄门剑宗的传奇,半真半假!”

“那个老乞丐人呢?”

路小蝉抬手指了指天空。

“他……他飞升为仙还是为圣了?是哪家的掌门?”

“他死了。被花生噎死的!”

江无潮哽在那里。

“你不是来自仙家名门吗?这些作古的先贤先圣的故事,还不比我清楚?”

“家师对当年的事极少提起,但是他一直对离澈君心怀敬意。身为他的弟子,我也很想知道当年在无意境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能找到离澈留下来的仙迹,慰藉家师。”

“原来是这样。可是老乞丐跟我说的,都是些传闻,肯定还少不了他的瞎编乱造啊!”

“就是那样,我也想听。”

“那行。你请我吃酒,我讲故事给你听。”

江无潮摁住了自己的额头:“这酒是有多特别?让你念念不忘?”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喝了这酒,大醉一场,能看见美人!不然怎么能叫‘醉生梦死’呢?”路小蝉一脸认真地回答。

江无潮哼了一声,将他拽了起来。

“美人?你一个瞎子,确实只能在梦里见美人了!”

弯起嘴角一笑,路小蝉相信,梦中人只要肯转身,定然能让天地都失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迷路[终极三国同人]在线阅读第7节

    梦千落带着两个丫鬟适时地走了进去,薛姨娘一脸的震惊。梦千落,你到底想怎样!都已经被人抓到现行了,自己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没什么,就是想把当年薛姨娘告诉千落的话,和薛姨娘说一遍。姨娘,从今天起,你要乖乖的,不要做什么让千落不开心的事情。说话做事都要谨慎,不该你做的事别做,不该你说的话别说!否则,你吃的

  • 科幻:在降维打击之后崛起在线阅读眠龙勿扰

    萨拉查·斯莱特林仍然记得老斯莱特林从古印度回来的那个下午。他给自己的孩子送了一条小蛇作为礼物。在这之前,自老斯莱特林离开当时怀孕的斯莱特林夫人已经十年了。老斯莱特林年轻时,狂放不羁,喜欢各种新奇事物,到世界各地去游历。在非洲,他捕猎过狮子,去金字塔里盗墓;在海洋上,他坐过幽灵船,见过巨大的海怪;在欧

  • 万界之王在线阅读第3章

    云安手持长剑,脸颊微红,眸子却明亮。一袭红衣更衬得她英气勃勃,她抓紧剑鞘,丢掉手中的酒壶,拽住戏莲,气汹汹的向如意酒楼走去。“小二,把你这里的酒,都摆上来!”云安说着昂首阔步向二楼走去。“小姐,小姐。”戏莲努力想要拦住自家郡主,奈何自家郡主怎是她能拦住的。“这这这……”小二也有些摸不清头脑。“这什么

  • 北纬30度之哀隆古国在线阅读第八章

    夏知知绝望时,小夏正在跟方管家学插花,外面的风雨没有飘进她的世界。方管家似乎立志要将小夏培养成一个淑女,品茶、插花、礼仪,小夏的功课渐渐多起来。她本就笨拙,学起来格外吃力,一朵朵娇艳的花被她插成了墙角没人打理的野花,毫无美感意境可言。小夏不知道哪里不对,她觉得这样就很好看,但方管家总是不满意。她亲自

  • 三国∶将帅无双在线阅读茅庐清出始为民(上)

    在国家版图中,平山县是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小县城,真的,连个点都不会有。昆仑群山四周散布者大大小小好几个县市,平山永远都是不耻最后的那一位,县城也是小的可怜,由拱山和平流两个区组成,当地人自嘲:出门上车眨个眼,城市已在身后边。虽有夸张,但基本属实,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县城范围虽小,该有的县级城市机构配

  • 困兽在线阅读第9节

    “伊鲁卡老师,这次是我赢了吧!”只见那个偷袭鸣人却伤到了佐助的“油女志乃”挤开木然发呆的同学,兴奋的冲入场中,样貌一阵变化,不是鸣人,又会是谁?伊鲁卡心中暗暗一惊,鸣人刚刚的变身术,竟然连自己都没有察觉。他是什么时候变化成油女志乃的?这份对查克拉的掌控力,已经达到中忍的水平了。而且,刚才那个诡异的分

  • 最强英雄之王之谈心(6)

    翌日,白真因着伤,醒的着实是迟了些。一睁眼就瞅见折颜坐在桌边看他,桌上放着药碗,带起一屋子的苦味儿。折颜饶有兴味的看着真真瞬间垮下来的俏脸,毫不留情地把药碗递了过去。白真待要开口讨个饶,又想起两人这是在吵架,只好皱紧眉头做出一幅视死如归的样子接过碗,一口喝了下去,被苦地眼泪汪汪。忽见,折颜把手探过来

  • 斗罗同人之重生第二章在线阅读

    闻言,男子略有深意的看了少女一眼,不过二十三岁的年纪,有这般心性倒也难得。看着焦急的老人,男子沉声说道:“你可知你孙女是何病症?”老人闻言,微微一愣,不解这话是什么意思,这病是她与生俱来的,这些年来遍寻名医,他们也均只是说是先天疾病,至于究竟是什么病,那她还确实不知道。男子见老人不说话,便看向苏绾,

  • 混沌天地炉第5章在线阅读

    储物戒的空间不大,只有大概10立方米的样子,但东西可不少。其中最让李鸿心动的便是那一堆的灵石。他用意念大概扫过,在他的感知里有两种灵石,其中一种应该是下品灵石,那另外一种灵力浓度要高很多的应该就是中品灵石吧。毕竟天王留下秘境时好像要去打一场恶战,好东西肯定都留在身上了,而不会放在秘境里。即便如此李鸿

  • 宇宙空间立方在线阅读第十章

    “或许有机会,活人身上有三盏阳火,分别位于两肩和头顶。阳火全部熄灭,人就死了,但是如果头顶的阳火还在,那么只需要有人帮忙用阳气催动,或者等待一些时间,养活就会自然恢复。”白晓萱说。“那我阳气旺盛,岂不是可以帮他们重燃阳火?”我问。“虽然是这样,但是他们魂魄不齐,你很难帮他们复原,即使复原,也会很快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