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燃灯吻我[娱乐圈]之怪异的老中医

2021/6/12 2:16:09 作者:窗书幌 来源:晋江文学城
燃灯吻我[娱乐圈]
燃灯吻我[娱乐圈]
作者:窗书幌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完结,全订只需四块钱】【下一本《酣梦与你》在专栏求收藏w】二十岁深夜,喻沅芷赴了一场鸿门宴。被打包逐出家门、被迫联了姻。只不过联姻对象,是她曾暗恋五年的清冷少年。同居第一天,她洗手作羹汤,跃跃欲试端给封御南尝。一碗汤下肚,#顶流影帝突发入院#直爆热搜,男人薄唇紧抿,肤色苍白,眼下的那颗泪痣愈发醒目。同居一月后,喻沅芷心灰意冷,拖着行李箱去参加一档小屋恋爱综艺。封御南受节目组邀请作为观察员,与嘉宾共同观看录制内容,猜想小屋里的恋情走向。男一号为国民校花涂口红,封御南在屏幕前眸色渐沉。男二号和

在一条不知名的街道旁,竟出现了反常的热闹景象。人们排着长长的队伍,似乎都在焦急地等待着什么。在队伍的尽头,是一个将近七旬的老年人,留着长长的花白胡须,穿着有些邋遢,破烂。如果不注意到他头顶上的那一面写着“周氏中医,无病不医。”的旗子,恐怕大多数人都会以为是古代的江湖骗子。值得一提的是,老人的头上居然找不到一根白发,但看样子又不像是染上去的。况且对于年过七旬的一个老人来说,又有什么将头发染黑的必要呢?

“请问,周医生,真的什么病都可以治吗?”

“那是当然,只有你想不到的病,没有我治不好的病。”

“那心病呢?”一个年轻的女子落寞地问道。

“心病也是一种病,并不是不可能痊愈,只要找到正确的方法对症下药,方可达到药到病除的目的。”

“你指的药是……”

“姑娘,我是中医,当然是中药了。”

“我不信,我的病没有任何药可以治好,你纯粹是在忽悠我们,大家过来评评理,哪有心病可以用中药治好的。”顿时,这个狭窄的小巷挤满了更多人了,把小巷围得水泄不通。

“姑娘,话不能说得太早,也不能说得太绝对。”老头不慌不忙地说着。“你的心病无非是由你的最在乎的那个人引起的,你很爱他,他也很爱你,你们约定了一生一世用不分离。但是奈何造物弄人,你心中的那个他没能兑现承诺,早一步先离你而去了……”

“你……你……你怎么知道的?”女孩惊讶地瞪大了双眼质问他,然后眼眶中开始泛起了热泪。

“所以说,我说一定能治好你的病,不管你相信与否,我都建议你试一试。药不多,每天三次,饭后吃,开水泡着喝。不过两个星期,你自然就会走出来,去迎接新的生活了。”老中医边说着,变从密密麻麻的药柜中翻出了一种黑色的药草,抓好剂量给了那女孩。

“好……好,谢谢医生。”女孩显然被医生刚才的那一番未卜先知的话给吓到了还没有回过神来,然后东倒西歪地走了出去。女孩显然是忘了给钱,但老中医好像也忘了收钱似的,开始给下一个病人看病。

“好,下一个……”

…………

“正雄,那个梦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了一成不变了,现在它几乎每天都在改变,只是大体的剧情没有变,只是这些天我也慢慢发现了一个规律,这个梦似乎和现实有很大的联系。”

“什么关系呢?”徐正雄一脸不解地问道。

“就是当那天宝宝不哭不闹,基本都在睡觉的时候,我就不会做这个梦。如果那天宝宝哭得厉害,那梦里的画面就会是一片恶劣的暴风雨,那人也会边哭着边向我冲过来。如果宝宝那天经常笑,那梦里的画面就会是一片晴空万里,那人也会笑着向我冲过来。如果那天宝宝生病了,一直不吃不喝,那梦里的那人便一追不到我,以为他变得很虚弱,根本跑不快。如果……”

“额……乐宜,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哪有这么神乎其神的事,会不会这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

“不会的,正雄,你没有经历过这个梦,你很难明白,这绝对不是巧合,我感觉很真实,仿佛梦里的内容和宝宝有着很大的联系,而且可能还会有其他的内容,只是我暂时没有遇到。”经历了无数次的梦境重复之后,张乐宜也渐渐变得坦然起来。当母亲的这几个月以来,她变得成熟了很多,似乎这是一场人生中最宝贵的一次历练。

“那……我们再去华西开一点药?”

“不,上次华西的医生说是由于我刚生完孩子导致的内分泌失调引起的。但现在看不是那么回事了,现在我并没有内分泌失调,但还是开始在做那个梦,我感觉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这个梦仿佛在引导我去发现一些事情。”

“乐宜,你这有有点太……封建迷信了,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你怎么还信这个……”

“总之……我也不知道我的猜想是不是正确的,或许真的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吧,那样再好不过了。”张乐宜被徐正雄的一番话仿佛从无穷无尽的幻想里拉了出来,开始对自己的想法产生了一点怀疑。

“那这周末我们就去看医生吧,不去华西,去别的地方看看。”

“反正,我……就是不想去看医生嘛。”

“那你总不能一直让梦这样折腾你啊,这短时间你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上班的时候也提不起精神,肯定是因为这梦导致的。”

“那……这样吧,再给我半个月的时间,如果半个月还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一切都听你的。”

“这个……”

“好不好嘛,正雄,你就答应我吧!”张乐宜用着期待的小眼神看着徐正雄。不停地撒着娇。

“好吧好吧,经不起你的软磨硬泡,你呀,一撒起娇来我就完全没有抵抗力了,以后得想想办法怎么治治你了。不过你要答应我,半个月后还做梦的话,就去医院看病。”

“好的,遵命!老公。走吧,赶紧洗漱,我们上班去了。”

半个月后……

周氏老中医的门前依旧热闹,这一次,除了来看病的人之外,还有不少人是来感谢的。他们有的带来礼品,有的送了锦旗,有的则是大老远过来专门表示感谢的。当然,这其中还包括了上次那个得了“心病”的女孩。

“周医生,真的谢谢你,若不是有你,我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可能也带着绝望已经离开了人世了。你说的没错,我回去吃了一段时间的草药之后,果然慢慢想通了。人死不能复生,为了他,我更要好好地活着,精彩的活着,这也是他在天之灵最想要看到的事情。现在,我一直都用百分之两百的热情来迎接每一天的到来,真的很谢谢你。”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自己吧。”

“周医生,这是一点心意,请您一定要收心”说着,女孩大包小包的东西王周医生的身上堆。周医生也没有客气,顺势就全部收下了。

这时,有一男一女在小巷的尽头张望着。男子身高1米75有余短袖陪牛仔裤,戴着一副传统的金属框架的眼镜,留着当时很流行的中分头。女子身高1米65有余,穿着粉红色的齐膝连衣裙,一头深邃的,瀑布般浓密的长直黑发,手中还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小孩。老中医一下子就注意到了他们,就像设定好的程序一样,眼睛直直地盯着他们,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

张乐宜和徐正雄此刻正走在去医院的路上,因为今天是他们约定好的日子,张乐宜那单曲循环般的噩梦仍然没有消散。走着走着,张乐宜似乎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对徐正雄说道:

“正雄,你看,那边怎么那么多人,以前怎么从没看见过那小巷有那么多人。”张乐宜好奇地说,并指着前方那人头攒动的地方。

“是很奇怪,以前这个巷子在我的印象中好像练人都很少见到一个,而现在这些人都好像是凭空出现一样,是不是那里新开了一家店什么的。”

“走,我们过去看看吧!”

“好,走吧。”

徐正雄和张乐宜走了过去,在人流的尽头停了下来并开始观望了起来。看见里面是一个挂着旗子的老中医。突然,在这般拥挤的人海中,那老中医眼神竟锁定在了他们两人的身上,并且是直直地盯着他们。张乐宜感到有一些不自在,对徐正雄说:“我们走吧!”

两人刚准备走,老中医说话了,而且明显是针对他们的。

“两位陌生人,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如果你最近经常做同一个梦的话,我想你应该来这里来,我帮你看看,开点药,然后你的症状就会完全消失了。”

和半个月前的那位女子一样,张乐宜和徐正雄都被吓得不轻,刚想转身离去的身体突然定在原地不动了。仿佛时间定格住了一般。过了许久,张乐宜缓缓转过身对那名老中医说到:“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想这个梦一定困扰了你很长时间了,你也曾经在医院里开过药,但最终还是没有什么效果,来我这里才是正确的选择,来吧,过来吧,不用排队,马上给你开药。”

张乐宜此时此刻便得更加惶恐了,而且十分纠结。她想拉着徐正雄马上逃离这鬼地方,因为这个看起来有些邋遢的老中医着实把她吓得不轻。但好奇心又让她留了下来,这个老中医一定知道一些事情,一些关于这个梦的事情。张乐宜坚信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玄机。

张乐宜示意徐正雄一起过去。

“乐宜,你真要过去吗?我们还是走吧!”

“走吧,没准这老中医还真的能治好我的梦呢!”

两人径直走到了老中医的面前,长长的队伍都注视着他们,但没有一个人说话,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们走过去。

张乐宜将孩子交给徐正雄抱,然后坐在了老中医的面前。

“那个梦是不是最近经常变化,而且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与一个什么事物又或者是人有关。”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你到底是谁。”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治好这种状况。还有能告诉我这个梦是和什么有关吗?”

“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既然你都不告诉我你是谁,那我也没有义务告诉你。”张乐宜明显对眼前的这一个人起了很强的戒心。

“好吧,好吧,没关系,只要你按这个佩方上的说明按时吃药,我保证一周之后你的这个梦就会消失不见的。”说着,老中医递给了张乐宜一包形状奇怪,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中药,然后还有一张纸,上面写着几行字。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就是不想让这个梦消失,我也不会吃你的药的,鬼知道里面有什么?”

“如果你执意这样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但不过我要提醒你的事是,如果任其发展下去,短期内你的身体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会不停地感冒,长期的话,很有可能性命不保……”

“你说什么,你这个骗子,你凭什么无缘无故地诅咒我?我现在就要到警察局去告你。”张乐宜十分地愤怒,徐正雄也是第一次看见她如此生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说着,张乐宜起身就往外跑,连徐正雄和孩子也不顾了。徐正雄连忙去追,刚要开始跑,突然瞥见了桌子上老中医开的那副药,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来了。顺势扔给那老中医一塌钱,然后说了声谢谢就走了。

徐正雄追上了张乐宜之后,拉着她,张乐宜生气地拜托了束缚,嘴里还念念不忘道:“我现在就去警察局告他。”

“好了,我们回家吧,你去警察局告也拿不出证据啊,这件事就交给我解决。我一定会给你讨个说法的,我们现在回家,好吗?”

徐正雄一路小跑着,边跑边说,最后还是搭上出租车和张乐宜回了家。

回到家,张乐宜还在生气着。为了不让她看到那副药,徐正雄特意把它给藏了起来。

“好了,今天晚上我亲自下厨给你做饭,不要生气了,我的小宝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限量专宠:禁爱总裁,请温柔第九章在线阅读

    自从在惨无人道的数学公式里挣扎出来后,突然发现原来那么无聊的数学课还是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的过分,由于李媛同学的清醒绝招在我的身上实验成功后,周公什么的就和我绝缘了,只要我上课的时候敢有那么一点点的异动,下一刻迎接我的就是一只看似温柔的爪子,随后就是我冲破云霄的惨叫。有时候实在忍不住在上课的时候眯了一下

  • 恶魔王子的复仇公主第二章在线阅读

    地球某处!“阿嚏~~谁又在念叨我了?”一个二十三四岁的青年,身穿T恤和短裤,背着一个双肩包,脚上穿的是凉鞋,从他这一身就能看出平时绝对是个没有户外经历的死宅,但是是不肥的那种。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看了看前方的潺潺溪水,快步走了过去,在阴凉处找了个石头坐下。把双脚伸进水里再捧起溪水洗了把脸,阵阵凉意让

  • 通天大帝在线阅读第八节

    轰轰轰!罗苍逐渐适应了和观气境的战斗。起初,两人还是平分秋色。渐渐,吴宽发觉到不对可是已经晚了。竟然,自己开始处于了劣势。因为,罗苍慢慢加强了九牛之力。呼!罗苍几乎完全在牵着吴宽的鼻子走。“是时候结束了!”就在这时,罗苍突然将云逍步身法运转到极致,同时大成的波纹拳蕴含着极为恐怖的九牛之力,呼啸而至。

  • 快穿无CP文在线阅读第四章

    “你想走?去哪?离开这个村子?”沈沛儿被随侍伺候着,整个如被摆弄的木偶,用不着她动一根指头,随侍们便替她更换好衣裳,洗漱完成。她的起床,只需要抬一抬眼皮,以及动一动嘴皮子。佟因默默自己穿上外衣,努力忽视沈沛儿植物人似的生活方式,笃定道:“对,我想走。”村子外的世界肯定很大,小说故事围绕村子发生,只要

  • 穿越忍界之旗木黑音第八章在线阅读

    数日后,白倾月得到苏墨恒在监狱里疯了的消息,同时苏家和欧阳家因涉嫌犯罪被查封。一切看似都已尘埃落定。余熙月看着白倾月,觉得有点儿不真识,那个害自己受尽苦难委屈的人终于遭受了报应,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人带来到。余熙月突然笑了笑突然觉得就算是死也无遗憾了。白倾月感受到余熙月的注视,目光也变得柔和起来,两人

  • 在逃生游戏和老攻奔现后[星际]之约定

    “小凡,吃的呢?拿来”大胡子略微调息一下,睁开眼说道。“哦,有有……”张凡连忙从怀里拿出酱肉递给大胡子。“大叔,真的不是我们带他来的……”大胡子挥挥手,“我知道,你没那个胆子,嘿嘿……”对于今天发生的一切,大胡子瞬间一想就明白了前因后果,几个乞丐每天能买的起肉,只要不是傻子,稍加留意就能看出这里面有

  • 穿越者管理员在线阅读伏金将军

    隔壁屋内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尉迟玹连玉坠都未来得及挂在腰带上,便匆匆赶了过去,留岑鬼一人于屋中晃神。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开始那股急可不耐想要现形的冲动劲显然是要缓和了不少。岑鬼到底是个鬼王,知晓什么事情做得,什么事情做不得,自己面对尉迟玹时很容易就丧失了分寸,这种状态十分要命,在战场上是最要不得

  • 快穿之反攻略系统在线阅读第4节

    陈耘静静地依靠在在爷爷怀里,睁大眼睛,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内心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有些小激动,恨不得打开门,好好看看修真界的高手过招。只是爷爷不允许,略微有些许小失望。大战之地,莫欺人看看了看岳松亭,摇了摇头,干涩地说到:“小兄弟,你不想为你的父母报仇吗,现在就是个好机会,你的大仇人已经被我

  • 我有一家旧书店之她心中的男主(7)

    今天是周四,田橙背着自己的兔子包包脚步轻快的走在宽敞的街道上。早上她很早就起床了,一爬起来就开始写文,之前唯一的一章存稿昨天已经发了。今天她打算出去找小伙伴玩,只好早上起床写。昨晚已经发誓以后要每天更新一章,她说到做到。她出门的时候才八点半,正打算叫车,贺啡刚好出来,然后她坐了贺啡的车一起出来。她让

  • 被黑后还是成了天下第一在线阅读第五章

    秦霍以为两人至少得明天才能见面,没想到律屿清掐着午饭这个时间点儿带着一队医生护士浩浩荡荡地过来了,那场景颇有点霸道总裁的意思。“律医生?”秦霍瘫着脸说,但熟悉他的人如一旁的小白清楚,队长这简短的问句里绝对埋着喜出望外的情绪。“没事没事,别担心。”律屿清怕他们一堆人涌来,让秦霍误以为伤情加重,于是赶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