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网游之盗版侠灵之第一卷 龙岗火狼篇_第五章 与猪共舞(5)

2021/6/11 20:16:52 作者:迷失的小蚂蚁 来源:飞卢小说网
网游之盗版侠灵
网游之盗版侠灵
作者:迷失的小蚂蚁来源:飞卢小说网
曾经他是王者,后来因为被谋害失去了身体操作的反应,成为普通玩家,一款游戏《神域》出现,他将会以一个内测组身份名动世界!(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五章 与猪共舞

良久,连星抬起头来看着司徒先生,静静道:“我去。”话语中充满了坚定。

司徒先生眯起双眼,“你真的要去?”

连星点点头,沉声道:“这个自然。”

司徒先生点点头,道:“既然这样,我准备准备,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司徒先生目光看向众人,问道:“各位,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的话,就委屈各位,先在舍下暂住一宿。”

连星连忙道:“司徒先生客气了。”

忽然小龙女道:“不要影响了司徒先生的家人休息。”

连星听小龙女奇峰突出地来上这么一句,不知她有何用意,心中微感奇怪。

司徒先生却不以为意,微微一笑,道:“这倒无妨,司徒某孤家寡人,无牵无挂,只有这三间草屋尚可容身,诸位倒无需多虑,尽可在这里歇息就是。司徒先去村里告别乡亲父老,明天好陪各位上路捉火狼,失陪了。”说罢,转身走了出去。

小龙女转身看着大魁,嘴角边微微含笑。何阮君也是脸露微笑。

连星正自奇怪,却见大魁目瞪口呆,喃喃道:“他奶奶的,真奇了。”

连星不明就里,问道:“怎么?”

何阮君微微一笑,把进门前小龙女和大魁打赌的事情跟连星说了。

连星肚里暗笑,脸上强自忍住。

小龙女笑道:“历大哥,咱们的赌注就算了吧,留些力气明天好去捉火狼。”

大魁正在犹豫是不是兑现诺言,侧目一看,连星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由得脸上大窘。当下大声道:“这怎么行,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一伸手,拿起地上的行李。顶在头上,转身奔出门外。

小龙女急忙喊道:“历大哥,小妹是和你开玩笑的,你别当真。”伸手去拦。可历彪脚步不停,早已奔出数十丈外。

小龙女急得连连跺脚,道:“连星,你快去拦着他,别让他跑了,我不过是随口那么一说,当不得真的。”

连星笑着把小龙女拉进屋,道:“龙儿,你放心,大魁没事。跑完了他自然就回来了。”

三人在司徒先生的屋中静候。过了一炷香的工夫,小屋门“砰”的一声打开了,大魁满头大汗地跑了进来。一伸手,把头上的行李扔在地上,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呼呼直喘。

连星拍拍大魁的肩膀,笑道:“大魁,你的轻身功夫见长啊,这么一个山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能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就跑完了三圈,足见你的轻身功夫非同一般。”

大魁狠狠地瞪了连星一眼,转身对小龙女恨恨道:“龙姑娘,你哪天和连星也赌一把,让他也尝尝你的厉害。”

小龙女看了连星一眼,抿嘴一笑,没有说话。

连星连连摆手,道:“她是女诸葛,我可不和她赌。”

四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间已到天黑。当晚,四人就在司徒先生的草屋里住了一宿。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司徒先生就招呼四人起来,洗漱完毕,收拾收拾就向村后密林中出发了。

司徒先生向那黑压压的树林一指,道:“这片林子叫野猪林。”

大魁一听,失笑道:“野猪林,那水浒传中不是也有一个地方叫野猪林吗?不会是这里吧?”

司徒先生笑道:“自然不是。这个野猪林是因为这里经常有野猪出没,所以我们这里的人就管它叫野猪林。”

大魁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五人迈步向那黑压压的树林中走了进去。野猪林中到处都是三四人合抱的大松树,不时有一两只松鼠在松树上蹦来蹦去。

林中的空地上积满了厚厚的落叶。脚步落在上面,便发出沙沙的声音。

司徒先生在前面带路,其余四人紧随其后。五人正行之间,忽听前面传来隐隐的哭声。

司徒先生停住脚步,脸色凝重,回头看了看连星。

连星和司徒先生目光对视,心中都是暗自纳闷,不知这荒山野岭之中缘何竟有人在此哭泣?这其中必有古怪!

连星向小龙女,大魁,何阮君摆了摆手,让三人放慢脚步。五人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越往前走,那哭声就越是真切,听声音似乎是一个苍老男人的哭声。

连星他们听在耳中,竟然颇为熟悉。再往前走出数十丈,眼前出现了一幕奇景,众人心里忍不住一阵阵发寒。

只见远处三四十丈开外,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蹲在地上,双手抱住一个巨大的蜘蛛,正自号啕大哭。

那蜘蛛有三四个磨盘那么大,七只毛茸茸的脚爪粗如人臂,仰面朝天,躺在地上,早已毙命多时。

那老者抱住那蜘蛛的脑袋,一边哭嘴里还边喊着:“我的儿啊,你怎么就死了呢?”声音撕心裂肺。

这老者和蜘蛛,连星他们都认得。就是日前半夜里在那守林的茅屋中所遇到的那诡异老者和那夜半偷袭的巨型蜘蛛。

当日这老者突然消失,无影无踪,想不到却在这里赫然出现。而这老者竟然抱着那巨大的蜘蛛不住呼唤。这一幕场景诡异莫名,虽然在大天白日,但也让连星他们五人感觉到脊背一阵阵发凉。

那老者不住地嘶声呼唤。呼喊声撕心裂肺,叫得数十丈外连星五个人心中发毛。

大魁再也忍耐不住,飞步冲了过去,向那白发老者喝道:“死老头,还在这里装神弄鬼?”其余四人急忙跟了上去,将那白发老者团团围住。

那白发老者抬起头来,眼神中充满了怨毒之色,一字字道:“又是你们。”

大魁厉声道:“不错,就是我们。你这个死蜘蛛被我们双枭咬死了,你不服气吗?”

那白发老者恶狠狠的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低声道:“都来了,都来了,正好!”忽然仰天一声长啸,啸声凄厉,宛如群鬼夜哭。啸声远远地传了出去。

连星目光闪动,低声道:“不好,大伙注意,他这是在呼叫同伴。”

其余四人围住那白发老者,凝神戒备。那老者不见有何异动。却听远处传来“轰隆轰隆”的声音。

远处的树木一棵接一颗地倒下。五人脸上尽皆变色,不知所来何物。那隆隆声越来越近了!

沉重的脚步声来到近前,只见远处那两三人合抱粗的树木喀喇一声被撞折在地上,一个庞然大物从树后钻了出来。

只见这庞然大物像一头大象一般,估计得有上千斤重。全身披着一层厚厚的鬃毛,黝黑发亮,四肢又短又粗,嘴中两根长长的獠牙冒着冷森森的寒光。

连星他们五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这竟然是一只野猪,一只跟大象一般大小的野猪!

白发老者看这巨型野猪盯着五人,忍不住嘿嘿冷笑,大声道:“老大,老大,还不快上,给老二报仇。”

听他话中之意,似乎这巨型野猪和蜘蛛王都是他的子女一般,而他说话的语气更是仿佛在和自己的子女说话。

五人听在耳里,既感觉古怪,又感觉诡异可怕。

巨型野猪仿佛听得懂白发老者的说话一般,猛然发出一声低低的吼叫,那叫声就像雷鸣一般,震耳欲聋。这吼声一出,仿佛就连天也暗了下来,众人脸上尽皆变色。

那巨型野猪一吼之后,张开巨口,便向五人所站的地方冲了过来。野猪身形未到,两根长长的獠牙就已经带着逼人的寒气扑面而来。

那两根长长的獠牙足足有一丈多长,要是被它刺中,不死也是重伤!五人急忙四散开来。

那野猪眼看一击不中,硕大的猪头上两只小眼骨碌碌转了转,一低头,就像大魁撞了过来。

大魁大骇,心里暗暗骂道:“他奶奶的,这两天走背字,怎么野猪和蜘蛛一样就认准了自己?他奶奶的,我脸上又没有刻花,难不成真的看我膘肥体壮,吃了我能多搪些时候?看样子以后一定要减肥!”肚中暗骂,脚下丝毫不敢停留,转身就跑。

连星和小龙女也是暗自好笑,不明白为何这巨型野猪和蜘蛛一样只是死死地盯着大魁。二人急忙赶了上去。

司徒先生和何阮君一使眼色,两人一左一右慢慢向白发老者围了过去。

白发老者脸上微现慌乱之色,口中喃喃低语,不知在念些什么。

司徒先生和何阮君越走越近。突然俩人眼前一花,白发老者赫然消失无踪,就在二人的眼皮子地下陡然间消失了!

二人都是一惊,停住脚步,面面相觑,不知这是何故。

司徒先生凝眉思索。何阮君转过身去,只见那头野猪旋风般卷到大魁身后,两根长长的獠牙往下一勾一挑,便向大魁的下三路扎了过去。

大魁狂奔之中,忽听后面野猪的脚步声腾腾地赶了过来,刹那间就追到身后,突地只觉一股寒气从后袭来。危急中,不假思索,一个狸猫扑鼠向前翻了过去。

这一下野猪又扎了个空。禁不住暴跳如雷。正要再次向大魁发起攻击,连星和小龙女已经赶到野猪跟前。

连星气沉丹田,劲凝右臂,右指端猛然发出一记斩鬼刀,这一刀结结实实的砍在巨型野猪的腰际!

巨型野猪吃痛,仰天一声大吼,一转头,恶狠狠地看着连星,身上却未见伤痕。

连星大吃一惊。自从搬山老祖历开山传授这斩鬼刀以来,连星以斩鬼刀的无形气劲屡战屡胜,从未失手。斩千年巨蟒,诛夜帝元婴,甚至连鬼婆婆仆从的一只手也丧在这斩鬼刀下,可说从无败绩!想不到在这荒山野岭之中却在这巨型野猪身上首次失利!也不知巨型野猪身上是何构造,竟然不怕这无坚不摧的斩鬼刀!

连星微一迟疑,野猪挺着两根长长的獠牙猛然扑了过来!

连星施展移形换影的功夫,身形如鬼似魅,在这间不容发的一刻,倏忽间闪到野猪身后,拔出那柄削铁如泥的匕首,一匕首向那巨型野猪的屁股刺了过去。

匕首一插到底,直没至柄。连星心里一动,看来这匕首倒能克制这野猪,能破了这野猪身上厚厚的猪皮!

野猪连挨连星两下袭击,简直是怒发如狂!发疯般转过身来,张口便向连星咬去。

连星迅即闪开。野猪更加恼怒,四踢张开,旋风般向离自己最近的大魁冲了过去!

大魁这一惊顿时手足动弹不得!心里暗骂:“这回死了,这回死了。”想赶紧逃开,却偏偏手脚都不听使唤,眼睁睁看着野猪向自己直冲了过来。

眼看野猪冲到跟前,大魁双眼一闭。突觉自己身子陡然腾空而起,正好避过了野猪这致命的一击!

大魁急忙睁开眼,只见头顶一个巨大的黑影,原来救他的是双枭中的小黑。

小黑用嘴衔着大魁的衣襟往后斜飞出数十丈,来到林中一片空旷之地,这才将大魁轻轻放下。

大魁这一下死里逃生,忍不住摸着小黑的脑袋,对小黑赞不绝口:“好小黑,好小黑,回去我一定天天供着你,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想吃什么就给你什么。”

小黑似乎听得懂他的话,点了点头,“啊啊”叫了两声,张开翅膀飞了起来,向野猪又扑了过去。

野猪屡次进攻不中,站在原地,呼呼直喘,鼻孔中不断往外冒着白气。

小白在半空中并拢双翅,箭一般从半空俯冲而下,铁喙如钩,“扑”的一下啄在野猪身上。

野猪吃痛,猛然又是一声怪吼。小白未等野猪还击,已经飘然而去。野猪直气的鼻孔冒烟,两只眼睛血红,神情狰狞可怖。

野猪两只血红的小眼不住搜寻,慢慢地将目光落到小龙女身上。

连星看野猪望着小龙女,似乎要对小龙女发起攻击,忍不住为她担心,大声喊道:“龙儿,小心!”小龙女看看连星,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野猪再也忍耐不住,四踢腾飞,张开巨口,向小龙女扑了过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武侠]武功盖世第二章

    林府深处,一座极为富丽大气的院落中,贾敏看着镜中的自己微微失神。镜中的女子约莫三十五六岁的年纪,穿着蜜合色对襟褂子,葱黄掐金裙子,青丝盘起,梳成简单的随月髻,别着一支赤金扁簪,再无花翠,一张比梨花还白的素颜,眉黛远山,眼颦秋水,妆容清雅却不失贵气,可眉目间却总能看出几分憔悴来。抿了抿鬓角,看着镜中的

  • 叹剑在线阅读第三章

    “嬴哥,我这么叫你吧,你看行不”郑天想了半天才尴尬的说道。“可以”嬴政微微一笑道。“那个...赢哥,我叫郑天,你叫我小天就行了,你来这里的目的我已经知道了,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就由我来负责做你的导游”“既然已经到了此处,那么当然一切都听你的了,小天”嬴政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打量起四周的建筑来。好吧,果

  • 为了钱途去修仙在线阅读第五章

    吆西,决定了!目标是考上雄英好好打相泽消太一拳!话说那个叫绿谷出久的怎么还在被骂啊……还是帮他一下吧。“啊,打扰一下。”明日香拍了拍绿谷身前的英雄,“我和他还有点事,可以先走吗?”“啊好的,可以。”“谢谢。”明日香把本子递给绿谷,“一起走吧。”“是!”绿谷一下子就振奋了,接过本子跟在明日香身后。“美

  • 开局成了邪神大佬入世历练

    伍逍遥凝望了一会老道士,突然,对他跪下了!咚~咚~咚,“老头子你要保重身体”伍逍遥跪在老道士面前,磕头了三个响头,然后红着眼说道。他知道老头子是认真的。“呜呜呜”小白抱着伍逍遥的裤脚叫道,小白大概也知道要和他离别了“好了,孩子,好好照顾自己,教你的东西千万不要落下,来拿着,这块玉佩是当初佩戴在你身上

  • 浅陌の蝶之舞(东邦 网王)之女警李小青

    李小青正漫步走在一个偏僻的巷子里,她的身份不足为外人所知,甚至如果知道会引来许多麻烦。因为...她是警察!三个月前,在一个酒吧里死去了一位女性,此后又再次死了两位,死者皆因身体血液枯竭而死,脖子上的动脉,出现了两个血洞,让人不禁想起吸血鬼来,为了防止再次出现受害者,警方挑选了五位身手矫健的女警察,进

  • 穿书后我在八零当神医在线阅读第七章

    天机阁这个古老到不知从何说起,且最为神秘的势力。没有人知道它的根基在何处,也没有人见过其展现实力,但是每逢至尊大帝现世都会拜访天机阁。在天机阁没有种族之分,据说不论是人类兽族还是幻妖,甚至连异人和妖兽都可以成为天机阁的成员。而每隔十年一届的英才联会成了世人眼中天机阁选举成员的唯一时刻。每次起源世界有

  • 『综文野』我为幸福所伤金府命案

    地藏菩萨又名地藏王为地狱之佛,教化众生,救渡一切地狱之灵。地藏菩萨有一坐骑,名谛听,善听人心,陪伴地藏王已有万年,受佛法熏陶,耳濡目染,终有一天变化成凡人形体。地藏菩萨见状道“这实属天意,我身在地狱不便管人间之事,此时正值释迦摩尼佛灭度,新的弥勒佛尚未降生,六界大乱,人间疾苦,你既已成人形,你可替我

  • 网游之神域剑魄第一章在线阅读

    有马贵将把公寓钥匙放在玄关的矮柜上,回身注视这曾短暂属于他的居所。这是一间简陋狭小的单身公寓,不到十坪,堪堪满足一个人的日常起居。除去厕所之后的空间更是小得可怜,单人床、矮桌以及衣柜差不多将整个房间挤得满满当当,站在玄关就可以一览无余所有的光景,甚至不用转动眼球。三个月前他来到这里,带着库因克、任务

  • 至尊仙路:渡缘之第四章(4)

    4.“但他没想到的是,死人也许没死。”小天狼星伸出闲着的一只手,在斯内普脖子后边轻轻的捏了捏,“告诉我马尔福都在策划些什么,西弗勒斯。”“他的计划……。”斯内普从他的胳膊间把自己抽离出来,斯莱特林挨着格兰芬多,在窄窄的床上勉强地躺了下来,“这可真是该死的暖和,布莱克。”“不用谢。”小天狼星咆哮般地笑

  • 白羽传说帮帮我……

    后座的赫凌尧倏地起身抢过方向盘,急转弯,“呲……”轮胎划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昏暗的道路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黑痕。赫凌尧弓着身子,近190身高的他,修长的双腿还在后座。他弓着上身俯在驾驶座上的安桥身旁,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周身寒气萦绕!安桥睁眼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被这么一闹,安桥本回了些神,可这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