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满十八之顺风车(7)

2021/6/11 20:04:00 作者:低地根系 来源:晋江文学城
满十八
满十八
作者:低地根系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这人别的没有,就是胆大。今年你我才十八,我年轻,你比我更年轻。”“那盒断掉的炭笔,是你送我的定情信物。”十八岁的爱情不讲道理,中二又矫情。长相阴沉专业大神攻x外热内冷认真懒散受佘攻余受啾~——————————排雷:1.主攻,1v1,HE2.扣题扣文案,十八岁少年成长纪事,日常平淡向,中二矫情之作。3.番外有老抽和佘女士,和正文无关,第二个番外为百合,可以不看。4.冷题材,写的是美术生,时间段为校考后去补习班到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中间有穿插一段校考。5.有考据,有私设,逻辑服务于剧情。6.六是

陈世光办公桌上的烟缸已经堆满了雪茄的烟蒂。

推开办公室进去,刺鼻的烟味,呛得眼泪直流。

秘书用手在鼻子处轻轻的扇了扇。走到落地窗前,推开透气用的那块玻璃,新鲜的空气瞬间涌进办公室。

“陈总,董事会的那些人已经离去了。”秘书轻声说道。

“哼!”陈世光冷哼一声,身体从办公椅上直起来。

“这些王八蛋,挣钱的时候,脸都笑烂了,平时屁都不敢放一个。现在一旦出了事,一个比一个会指责。”

“要是没有老子陈世光,这群王八蛋还在工地上住彩钢棚呢。也不知道有什么资格来兴师问罪。”

“全都是白眼狼。”

可能是感到太气愤了,他摸了摸雪茄盒里的雪茄,发现一支也没有了之后,又从新开了一盒,吧嗒吧嗒点燃一支烟。

“妈的。怎么秦昆偏偏就死了呢?除了他,死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这么麻烦。”

“这个叶无忧真是太可恶了。就算弄死他,也不能解我心头之恨。”

烟缸上冒着烟雾的雪茄,被慢步靠近的秘书掐灭。

“陈总,少抽点。抽烟有害健康。”

陈世光没有理会秘书的劝告,说道:“说吧!有什么事情?看你想说又不敢说。”

秘书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赵氏财团,打电话来了。”

眉头皱了一下,双手按住自己的太阳穴,面露痛苦的说道:“怎么说的?”

“赵家让你尽快把事情处理好。”

听完秘书的话,越觉得心烦。

“我明白了。你先下去吧。”

陈世光挥了挥手,又从新摸出一支雪茄。

突然,他又叫住了女秘书。

“等一下!”

“陈总还有什么事吗?”秘书疑惑的问道。

“林远联系的那几个越国人什么时候到?”

“最快明天中午就可以到!”

“好的,我知道了。”陈世光再次摆了摆手,继续道,“到了不用请示我。林远负责,直接就干活。三百万等下你就先打给他们。”

秘书应声走后,整个办公室只剩下陈世光满脸忧愁,透过弥漫的烟雾看着黑夜中的圆月。

他感觉得到!

今夜,几个财团注定不眠。

........

热闹的夜生活随着路边的几个呕吐声终止。

寂静的街,皎白的月光下,喧嚣后的凌乱,满地的垃圾。早起的清洁工,冒着初秋凌晨的微寒,一把自制的扫把,将原本的宁海市一点一点的擦出来。

维拉斯酒店。

已是凌晨一点过了!

叶无忧将手中的高脚红酒杯放下,把凝视街景的目光转移并定格在房门上。

‘咚’‘咚’‘咚’

是敲门声。

“嗯!”

叶无忧轻声的嗯了一声,敲门的人听见后,房门被推开。

宫源走进来,在五米外的地上站定。

“统领!你刚才交待去打听林新筠,她的消息已经查到了。”

“说!”他漫不经心的用手指弹着红酒杯的杯身,发出清脆的敲击声。

“明天她就要订婚了,在海悦酒店举行订婚宴。”宫源谨慎的说完,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叶无忧的表情。

叶无忧的表情在一刹那间有一丝遗憾闪过,很快,几乎没有停留在脸上,稍纵即逝。

汇报完了消息,再没有任何交流,宫源便轻手轻脚的退出房间,顺带将房门轻轻拉上。

房间仅剩下叶无忧一人,伟岸的身形,稍显孤单。

‘叮’‘叮’‘叮’。

清脆的玻璃声,有节奏的,像是有人在优雅的演奏着钢琴。这个声音带着叶无忧的思绪渐渐远游。

“咳!”

敲击的玻璃声,戛然而止!

披在叶无忧身上的风衣被这一声咳嗽震落到地上。

血!

叶无忧又咳出了一口血。

他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双手虚按,匀长的吐气。把下一口汹涌而来的气血硬生生的压了回去。

旧伤发作!

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刚刚结束的塔克拉干三年之战,叶无忧其实已经累计了无数的旧伤。

对战的每一位宗主所拥有的实力都是能翻天覆地的存在。

而夏国,仅仅只有叶无忧一人出战。

可想而知,一个人一次性面对十三位宗主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并不是说夏国就必须要叶无忧出战。当时的叶无忧,已经脱离军部,刚刚组建好‘龙魂’,不拥有任何夏国的编制。

当然,也不是说夏国除了叶无忧,其他人就没有一战之力。

奈何他们都不露身形,选择躲在了暗处。

这也没有什么。

叶无忧明白,也就没有去怪他们。

毕竟到了他们这种层次。选择!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所有人都知道。

一旦选错,万劫不复。

虽然面对那样的处境,没有任何的帮手,叶无忧依然不惧。

一人对十三人的战场依旧形成,并且在塔克拉干沙漠中心形成了一个只有十四人的空阔地带。

强大的能量向外辐射。

除了投掷的食物,无人敢进。

开始的前两年,用迂回战术,叶无忧逐个击破,一共击杀了五名宗师。

最后一年,八位宗师见势不妙,选择共同联手。

叶无忧也毫不退让,和他们大战了不下十次。

最后才抓住一个契机,将他们一举灭杀。

回想最后那一战,沙漠中风起云涌,黄沙漫天。卷起的黄沙形成了一条条巨龙,撕绕缠杀,屏蔽天地。

观战的人犹如看电影一般,见识了这场看不见人影的旷世之战。

如今,‘龙魂统领’的威名在一部分人心中被牢牢谨记。

更有在某些程度上的人将叶无忧称作‘夏国第一人’。

但是在这场战斗中所留下的伤?

都不得而知,便就无人问津!

叶无忧估摸着自己的伤势。

可能最少也要两年的时间,才能彻底恢复。

两年?

叶无忧目光坚定,紧闭着猩红的嘴唇。

不可能再等两年了!

过去的十年,他错过了太多。

包括自己的父母,自己的亲人,又或者本该属于自己的爱情。

而且,自己的弟弟也不可能再等两年,他现在在哪里?还是一个谜,是生是死?同样是一个谜。

叶无忧当即决定,不管自己的伤势如何。

就任性的为自己活一把吧!

为了自己的弟弟,同时也为了自己马上就要逝去的青春。

至于现在宁海市因为他而蠢蠢欲动的势力,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想到这里。

他伸手抹掉嘴角的血渍,举起酒杯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初恋明天就要和别人订婚了。

打听事情的同时,怎么也得送上一句祝福吧!

————————————————

也就四五个小时的深度睡眠。

叶无忧便恢复了全部的精力。

这几乎是他十年以来睡得最沉的一次。

故乡的风水,多多少少,都让他感到一点心安。

洗漱完毕,推开房门,宫源已经等候在门外了。他似乎早就知道叶无忧今天会出门。

“统领!车准备好了。”

叶无忧点了点头,披上黑色的西装外套走出房门。

电梯门恰好在这个时候打开。

一道目光从电梯里面看了出来。

同乘的电梯里面有一个人。

准确来说是一个女人。

她带着一副墨镜,瓜子脸,有美人痣。身材高挑匀称,一身休闲的衣服配牛仔裤将性感的身材充分的展现了出来。

这是一个美女!如果进入电梯的不是叶无忧,而是其他的男人,不是去看她没墨镜挡住的这张脸,单单凭着这凹凸有致的身段,就能愣在原地,浮想翩翩。

见到叶无忧走进电梯,她警惕了一下。发现他并没有注意自己后,瞬间有点好奇,开始打量着叶无忧。

这是她第一次遇见陌生人把自己当成了空气。

难道这个人不认识自己吗?

不应该呀!以自己现在的知名度,还会有人不认识自己?

她想到了一种可能。

这两人是装的吧!进来之后发现是自己,就打算用这个办法引起自己的注意吧?

真是幼稚!还玩这种弱智的游戏。

电梯的下降的速度很快。

十几秒钟的时间就到了车库。

叶无忧率先走出电梯,宫源随后。这个墨镜美女此时更加纳闷了。

按照剧本,不是该找个机会搭讪吗?就这样就走了?

“车库的人请注意,田怡小姐刚刚偷偷溜出去了。一旦发现她,无论如何将她拦下来。”

就在他们刚刚跨出电梯门,一阵对讲机的声音从车库角落响起。

“收到!收到!”

墨镜美女蹙眉,脸色瞬间不耐烦,又带着一点焦急。

“怎么哪里都有人。上个街都被限制自由,真是烦死了。”

她低语道,四处张望。

对讲机的还在交谈着,里面的人分别为大厅,后门等地方的人下着口令。而且距离她的位置越来越近。

怎么办?自己马上又要被抓回去了。好不容易来一趟宁海,难道就要在酒店把时间浪费了?

她看着叶无忧的身影,心生一计。

随即!

她迈着快捷的小碎步,迅速靠拢叶无忧。

躬着身子,手臂即将腕上叶无忧的胳膊。

但是,眼看就要成功的时候,叶无忧却突然停步,转过身来。

她紧急刹住自己的步伐,好不容易才在距离叶无忧几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满脸惊骇的脸对着一张冷漠的脸,两人的位置近到连对方鼻子呼出的热气都能感受到。

“有事?”

叶无忧的声音冷淡,没有任何感情。

“收到!”

对讲机的声音越来越近,让田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她赶紧后退一步,虽然心跳还跳的很快。但是马上故作镇定的说道:“你好!我叫田怡,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说完后,田怡得意洋洋的伸出自己的右手。

这次听见我的名字,肯定要震惊一下吧!

“我有事,没空!”

叶无忧连她伸出的手,看都没有看一眼,转身就走上了宫源拉开车门的商务车。

田怡不可思议的站在原地。保持着伸出右手的姿势,一动不动。

拒绝了!自己竟然被拒绝了!

对方连自己看都懒得看一眼。

这到底是谁呀?家里是没有电视机吗?

此刻,她对叶无忧产生了浓厚的兴致。

“大厅没有看见田怡小姐。”

对讲机的声音已经从拐角处走来,只要拐过来,一眼就能看见她。

不管了!先离开这里再说。

尽管叶无忧拒绝了她,她还是朝着已经启动的商务车跑去。

拉开车门,坐在后座。

“就搭一截顺风车!求求你了!”

上车之后,她双手合十,表情略显调皮,小声的请求道。

刀飞和宫源同时转过头来,不理解的看着后面的两个人。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只要出门就会有女人往着车上来?

昨天也是,今天也是。难道这个车是有什么魔力吗?

“开车!”

叶无忧命令道,同时也算是默许了田怡的要求。他没有时间在这里拖拖拉拉。

刀飞一脚油门,驶向车库出口,中途与拿着对讲机的安保擦肩而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红烧三国在线阅读第六节

    王英极顾名声,她不愿意让大家知道自己虐待小女儿,所以对小女儿的欺压都是背着人的。原主前世一直到死,大家都不知道王英的真实面目。那么今天,就由她帮原主揭露出这个毒妇慈母的假面具吧!念央眼里迅速的闪过冷光,她缩着脖子,一副吓坏了的样子,牙齿拼命地咬住下唇,强忍的泪水一直在眼圈里打转,“妈,难道我说错了吗

  • 我,凭本事借的钱之第四章

    当冉萌把青春公寓的大门用钥匙打开后,一人自然的从她手中接过唐冬了的行李箱,冉萌便顺手指着这人介绍道:“喏,这就是潘强。”“你好,我叫唐冬了。”唐冬了微笑着向潘强伸出手。而潘强先是摇头笑了笑,接着也伸出了自己的手和唐冬了握了一下,之后便开口道:“美女,哪个年代的人啊,穿越过来的吧,这么打招呼!”“那我

  • 玄幻:自动提升满级在线阅读第二节

    吃完晚饭,又洗了澡,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苏合点了一只蜡烛,坐在书案前悠闲的翻着书看。看了半个时辰的书,他琢磨着时间差不多了,从旁找来一小截蜡烛,点亮了放进灯笼里。吹灭了书案上的蜡烛,突然变得漆黑一片的屋子里就只有灯笼在发光了。只是这截小蜡烛是苏合之前用剩下的,火光微微弱弱,只能照亮灯笼周围一小片,还

  • 网游之拳通天下第一章在线阅读

    “冰糖葫芦嘞——晶莹剔透酸甜又清香嘞——”“上好的护身玉佩——只要五颗银晶就能保您平安富贵——”“哎哟公子您瞧这灵宝的上好光芒,这实在是最低价了……”“正品水系封魔戒——驭灵者即可使用——”这里是贸易街,是吴国京城——团圆城里通往冒险者之家的三条街道之一,而这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就是从路两旁小商小贩那里

  • 网络一线牵之第八章

    “我也没问你啊,你那么急干什么?”讲话的语气滑滑的,嘴里像是灌了油。“闭嘴。”车辆驶过昏暗的路段,蒋小落看不清他的神情,只听到他清晰有力地吐字。齐兴识趣地闭上了嘴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东边天际线上凉起了一道明黄,彩霞的万丈光芒洒向这片冰封一夜的大地。齐兴又开口了,“我说,大明星,你昨晚去哪里了?我来

  • 陌路天堂第1章在线阅读

    姚彤偷了根鹅腿。这是她从一整只胭脂鹅上扯下来的。轻车熟路地溜出后厨,姚彤足尖蹬地,犹如燕雀似的腾跃而起,稳稳地坐于屋檐之上。穿着绣花鞋的足尖,掠过墙角那枝迎春花的梢头,惹得花瓣簌簌而动――转瞬,便落了一地碎金。脚下,橘红色的瓦片粼粼如波。而眼前,铺陈开的满城明灯,则辉煌如陨坠的繁星。姚彤眺望远方,一

  • 空间之农女无双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同学聚会青春是一场永志的劫数。【3G书城】也许你的青春并不伟大,甚至有些渺小。但它对我们每个人而言都很重要,因为,一瞬间,我们就会在风中长大……而起风了,将会是我们永远回不到的过去。很多人很多事,都只能……回味。而且,再找不到完美的理由,和当年暗恋的对象共进晚餐。所以,同学聚会产生了。这天,林

  • 电子竞技没有直播第九章在线阅读

    看来今晚只能歇在此处了。这河神庙本不算大,加个贡台之后更显狭窄,四个人进去又加个火堆,再无几多空隙。这密林中水汽很甚,树木参天,浓雾不散,天空更显阴郁。十三看着鬼气森森的树林,不敢一个人去解手,非要怀明陪他。怀明不由恼他:“大白天的怕什么呢,瞧你怂的,真给咱们公子丢人。”虽骂着,但也陪他去了。这时梁

  • 猎人世界的墓园在线阅读第四章

    1白天,杨凡由于要忙于收花检验,几乎无暇思考自己个人的事情,只有等到晚上躺上床上独自睡觉时,才有机会放飞思绪的翅膀任其无拘无束地翱翔。眼看还有两天就要正式开庭了,虽说杨凡已经预先知道法院对自己的判决结果,但一想到从今而后将独自面对的漫漫刑期,个中滋味实令他难以下咽。追溯自己大半人生之路,杨凡真有往事

  • 万界之位面城管之小天地(6)

    边伟军和文秀消失了几个月以后又回来了,最大的变化就是这个家突然就没那么拮据了,边伟军甚至还抽的起中华烟,每天的伙食都好了不少,文秀还给边席俊买了很多新衣服,给艾涟换了一个更百搭的书包。更有甚者,边席俊初中还没毕业,就拥有了一台智能手机。虽然说不上无忧无虑,但是艾涟的小学生活很快就过去了。拍毕业照那天